在水一方

[转载][炀羽]菖蒲 BY:御风汀

向下

[转载][炀羽]菖蒲 BY:御风汀

帖子 由 琴之仙音 于 周二 二月 04, 2014 2:25 pm

定国公府下的聘礼经过漫漫长路终于运到百草谷,全谷轰动。当然他家很有钱是众所周知的了。但是“谁他娘的想到居然这么有钱”BY 愤怒的人民群众。除了各种没用的金玉珠宝古玩熏香,有用的绸缎布匹起居器物,单送来的四时衣饰,可供闻人羽穿上八辈。百草谷凡是没事的人都去帮着搬箱笼,闻人羽院子放不下,放秦炀那。秦炀院子也放不下,最后堆在仓库。闻人羽自己反倒成外人,看着人进进出出,感觉插不下手。等到东西勉强安置,人都散去了,小心翼翼的掀起一角料子。光滑冰凉的丝绸。离自己太远,完全不相干,简直像是送给别人的东西,别人的事情。直到在山一样的箱笼里找到一个木头盒子。

盒子形状只是普通的盒子,盖上却有个难看的印章。闻人羽就笑了,看着上面那个锁,试着捏住两边,往中间一按。盒盖就轻轻巧巧摊开,竟然是个三层的妆台。里面好些个首饰,有些奇巧,有些却十分古怪。纵使闻人羽在这方面见识短浅,也明白这些东西是在全天下任何一家店铺,都不可能买得到的。这是出自偃师乐无异一人的手笔。答应过她的事情,无一不会做到。

盒子最底层的里面是一段不知用什么材料作成的花枝,上面疏疏的散着几个花苞。闻人羽拿起来端详半天,也不晓得这是做什么用。好在夹层里还有张纸条,乐无异在里面快活的告诉她,这是个很有趣的小玩意。“虽然不是真正的花枝,但你把它插在瓶子里,每天会开放一朵。等到所有的花都开放那天,我就去接你”——闻人羽想,乐无异这人真有意思。就跟最开始他拿出来那个偃甲鸟一样。满肚子装的都是猜不着的奇思妙想。放下盒子再看这满屋子乱七八糟的聘礼,似乎就没刚开始那么八竿子打不着了。







当然,百草谷不是被这么一吓就会心服口服的;事关百草谷的面子问题,同时正好大家都闲来无事,召开了紧急动员大会,经过讨论决定,一定要拿出分量相当的嫁妆,让定国公府也肃然起敬。当然,这个分量决非以钱财的多少来衡量,而是以象征的意义来论定,比如定国公府下聘金器一百件,百草谷回他武器十八般。除此之外还有兵法战书,偃甲图谱,另一种程度上的门当户对。这些东西自然也不是寻常人可触碰的了,会由十数位师兄亲自护送,到时候这场婚事如何开展,真是让人无法想象。闻人羽坐在房间里注视那枝花。花苞只剩下一个。秦炀在外敲门。

闻人羽说师兄你进来呀。

秦炀推门进来,连日忙的脚不沾地,脸瘦一圈,眼神飘忽,胡子长得堪比程廷钧,闻人羽自己帮不上什么忙,愧悔无地,赶快说师兄你坐,我给你倒茶。

秦炀说,师妹,我来给你看——

闻人羽说,什么东西师兄定夺就好了,不用给我看。

秦炀说穿的用的,我早不给你看了。你又不懂。虽然我也不懂。

闻人羽说,那师兄是——

秦炀说,我今天进了宫。

闻人羽眼睛亮了,秦炀接着说,圣上知道定国公家聘礼必十分丰厚,对师妹你表示了十分的关心,并送你件嫁妆,这样甭管他家千金万银都可抵得过了。





圣上御赐的嫁妆不大,是一对白玉的双鱼。鱼口中各衔一颗夜明珠,色泽格外柔和。秦炀说,圣上亲嘱,兵贵精不贵多啊,而且他要我告诉师妹,定国公公子那边他是啥也没给。

闻人羽说,真是让他费心了……。我是不是还得起个五更进去谢恩呢。

秦炀说,明天五更定国公公子好到了,你还是早睡吧。

闻人羽说,那也太早了。

秦炀严肃的说,然怕你今夜睡不着呢。





闻人羽看自家师兄用陟彼高岗我马玄黄的语气说着这话,就也老老实实的说,我是不太困。

秦炀说,那跟我去师父房中看看吧。





程廷钧的房子自从空下来后,就一直空着,无人入住。床帐陈设,皆是去时模样。秦炀和闻人羽不时便来打扫,非常的干净。闻人羽想自己去后,是否自己的房间也会一直这么干净下去。秦炀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箱子。说师妹,来看。

闻人羽走近前蹲下身,箱盖已落满灰。秦炀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小铜钥匙,费力的将箱子打开。内中有放置很久仍成色鲜艳的衣料,已干结的胭脂水粉,有手镯耳坠,式样都过时,然分量足得很。

秦炀说,这是师父这么多年给你零零碎碎攒下的。他去执行任务前把钥匙给的我。

闻人羽目瞪口呆,说,我怎么不知道……

秦炀说那是,能都让你知道了?他定国公家,财大势大。我师妹岂能叫他小看了去。那乐公子,我看着却还好。然往后不知怎样。他要欺负你,我就去揍他。
闻人羽说师兄你别这样,无异是好人……

秦炀带点笑意的说,人还没出嫁,胳膊肘子学会往外拐了。

闻人羽有点尴尬的说这不都是师兄你在讲嘛。

秦炀说,其实你不欺负人家就不错了不是。

闻人羽说,这话师父也说过。不能仗着我是天罡就欺负别人。







两人回到闻人羽屋内,外面打过二更。瓶内花骨朵,缓缓的开放了。你去看时,它是静止的,然而过一会,就发现那花瓣张开的角度比先前更为舒展。秦炀说,明天早点起,我让师姐妹们来给你换衣服。

闻人羽说不用换衣服,我跟无异约好了,迎亲的时候我不穿那么累赘,路上太麻烦,等到了长安再。

秦炀说,这都能答应。师妹,你能现在穿上么?我想看看定国公府送来的凤冠霞帔,究竟怎样非同凡响。

闻人羽说师兄啊,我一个人穿不上……

秦炀说阿羽,穿一次给哥看呗。

这叫法很久不用了。后来都规规矩矩的叫师妹师兄。谷内上上下下几百号人,无非师妹师兄。这时候秦炀这么说了,闻人羽就点点头。秦炀走出去,随手把门带上。百草谷今晚可能有月,可能没月。可能有雨,可能无雨。统统无所谓。他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听长草里散布的清亮的虫鸣。

过了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门吱呀一声开了。闻人羽满头大汗的站在那,一脸壮志未酬。说师兄,帮把手。

这果然是一个人不可能完成的工作。秦炀站起来,悲伤的看到他的师妹,带子在腰后打着死结。头发也没梳,仍旧是有点毛躁的马尾巴的样子,是个他认识的闻人羽,穿着他所不认识的衣服。纵使如此。纵使如此,闻人羽竟可以为一个人美到这个地步。



Fin.

传送门:http://driftsue.lofter.com/post/193b33_9f9ca0

琴之仙音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炀羽]菖蒲 BY:御风汀

帖子 由 南宫 于 周二 二月 11, 2014 4:15 pm

該怎麼說……好虐又莫名喜感……OTZ
秦煬這是嫁女兒的憂桑心情……可是又多了點什麼……TUT
avatar
南宫
清馨戏蝶
清馨戏蝶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4-01-1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