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则阮]見家長那回事

向下

[转载][则阮]見家長那回事

帖子 由 琴之仙音 于 周二 二月 04, 2014 7:23 am

◎本文以削夷則為中心思想。

◎裹標題《記一次痛心疾首的失敗見家長經驗》



謝衣這周的心情都不太好,除了沈夜一行三人以外沒有人敢接近他三尺之內。他那種全身散發出來的生人勿近的氣息已經讓整個八十九層的職員過了將近一星期戰戰兢兢的生活,生怕一個不小心惹到大魔王不高興,飯碗不保是小事……他們怕的是連小命也不保阿!

偏生和謝衣最熟稔的華月和瞳彷彿完全無感一樣,照樣把工作堆到他的案前,照樣吃飯,照樣上班下班,完全不把謝衣的壞情緒當一回事。

本來想著,估摸只是工作上的煩惱惹得他心煩,但是當一件又一件的工作進度慢慢完成,愈來愈接近周末,他的臉色已經跟焦炭一樣。

為了此事,八十九層的小職員為了能活著過周末在茶水間聚集起來。

「欸,你們說謝特助是怎麼一回事?那臉色愈來愈難看了欸。」

「對對對,我現在有文件都不敢直接交給謝特助,都拜託華月姊拿給他。」

直接隸屬謝衣底下的新進職員指著臉上的黑眼圈,更慘:「你們只是不敢靠近他!我每天都要在他身後工作欸,再說了,上司不走,我那敢比他先走阿……」

眾同事只能給她一記同情的眼神。

「是不是跟總裁房事不協調阿?」

「還是總裁又在會議上削了他一次?」

「……」

正討論得熱烈時,一把帶笑的女聲悠悠傳入。

「你們很閒?」

眾人一驚,連忙賠笑道:「華月姊……我們這不是關心謝特助是不是有困難需要幫忙嗎……」

華月挑眉,在咖啡機前利落的幫自己泡了一杯,就著咖啡飄上的熱氣擋住自己帶笑的眼神,離開之前丟下一句。「你們那麼想知道又不敢問他,不如……問問總裁?」

讓他們直接問同樣是大魔王等級的沈總裁,不是直接叫他們重新投胎比較快……嗎?







事情是這樣的。

那是一個悠閒的上周六,謝衣剛和沈夜結束一場歡愉的晨間性愛,沐浴完畢後接到一個電話。

是阿阮打來。

阿阮是謝衣在孤兒院撿回來的小拖油瓶,今年開始大學的生活,正在外宿,為了讓謝衣放寬心,她一般每周都會回來見謝衣一次以免他以為自己已餓死。

謝衣坐在床邊擦頭髮,將電話夾在臉頰與肩膀之間接起來。「這周末那都不去了,回來家裡哥給你做飯吃。」

電話那一句遲疑了好一陣子,才低低求饒:「……叫外賣不行嗎謝衣哥哥……」

謝衣一聽只是挑眉,「怎麼,才出去沒多久就對哥的手藝有意見嗎?阿夜吃了那麼久了也沒見他反映過?」

被點名的那個人在枕頭堆中抬起頭,發現話題與自己無關又倒頭繼續睡。

也不是每個人都像阿夜哥哥一樣有超凡的胃和忍耐力呀……這種話阿阮沒膽說出口,只能回:「沒、沒有阿……」

「嗯,」謝衣對答案表示滿意,畢竟是自己養大的閏女麼。「那周末早些回來。」

「好。」

「沒別的事我先掛掉了。」

謝衣正想將電話切掉的時候,阿阮急忙的叫著他。「等、等一下!謝衣哥哥!」

手已經不安分在騷擾沈夜的某人隨便回:「還有事?」

「那、那個,周末我帶個朋友回家可以嗎?」

「哦?」謝衣只是低低的笑了起來:「我們家阿阮終於在大學裡找到好朋友了嗎。」

謝衣只當是阿阮在大學中認識了些女生朋友,就像往時在高中認識到的好友一般帶回家裡給他瞧瞧。

畢竟,阿阮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缺乏安全感,即使相處多年之後,她做每一樣決定的時候都需要得到最信任的人給予的肯定。

「算、算是吧……」

「哦?那帶回來阿。哥給你瞧瞧。」

阿阮有些疑惑,她記得上次有男同學約她去看電影,結果害那男同學被謝衣哥哥嚇跑了啊。「真的嗎?謝衣哥哥,你不生氣嗎?」

「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們家阿阮看人的眼光一向是不錯的。」至少結交的都像是聞人羽之流的懂事小女孩。

「是阿,我也這樣覺得,夷則……是很好,很好的人。」

「嗯。」謝衣本來回得不甚專心,低好像在阿阮的話裡聽到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等等,你說夷則?……夏夷則?那個夏氏集團第三子的那個夏夷則嗎?」

本來正在床上抵死反抗謝衣的魔爪的沈夜聽到後也忘記動作,抬頭和謝衣對視一眼,眼裡也有著驚訝的神色。

「對呀,謝衣哥哥知道夷則?」謝衣哥哥好厲害!她都還未說夷則是誰,他就知道了耶!

什麼知道不知道!他當然知道!那個聲名狼藉、天天泡夜店的私生子!「妳怎麼會認識他?」

被謝衣突然嚴厲的語氣嚇到,阿阮小聲的回應。「我、我們念同一所大學,有一次我差點在樓梯上摔下來,是夷則救我的……」

「……」謝衣只是沉默,莫名其妙的覺得煩躁。

「謝衣哥哥,你不高興嗎?」

「……阿阮,我不是告訴過妳嗎。」謝衣重重的嘆一口氣。「一個人會討好妳,多半是想跟妳借錢。」

「才不是!夷則說他對我好是因為、是因為……他、他喜歡我……」

雖然謝衣沒看見,但他幾乎能夠想像出在講這話時,阿阮不知所措地臉紅的表情。這種事,讓他非常火!

「謝衣哥哥,你見見他啦,見見他,好不好。」

平生除了沈夜,謝衣想,這一生能將他治得如此窩囊外加貼伏的就是……所以……

「不見。」謝衣回得狠絕。

從來沒有反抗過謝衣的阿阮第一次向謝衣發脾氣。

「我不管!我就不管!這周末我就是要帶夷則回來吃飯!」說完,阿阮把電話切掉。

被掛電話的謝衣傻眼,對阿阮遲來的叛逆期痛心疾首的望向沈夜。「女兒養大了就不是自己的了?」

沈夜不語,深表同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摸摸謝衣的髮,以示安慰。







什麼是原則?

原則就是不容改變。原則就是謝衣的個人寫照。

他可以為了原則跟沈夜大吵大鬧然後離家出走,絕不妥協。

原則就是……什麼狗屁不通的原則!

謝衣盯著自己剛才發出去給阿阮的訊息。他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原則了。



『帶他回來吧。』

「好了,別再板著臉了。」沈夜自案上抬起頭,皺著眉瞥了謝衣一眼又埋首在文件中。「你這模樣會讓我以為公司下一秒就要倒了。」

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至於嗎。

「阿阮她從小到大都不曾忤逆過我的意思。」謝衣躺在沈夜的辦公室內的沙發上挺屍,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沈夜無語:「……她只是帶個朋友回來吃飯。」

謝衣看了他一眼,索性把手機的簡訊關掉,假裝自己不曾如此窩囊,然又打開了手機的小遊戲默默的玩,絲毫沒有在上班的自覺。「你知道我在反對什麼。」

「我知道。」這人心思能拐幾個彎,他還捉摸不到嗎。

一陣沉默。

沈夜再抬頭看了他一眼,他利落的在文件角落簽下自己的名字,確定告一段落的時候,他輕嘆,決定還是先開解謝衣。

「夏夷則從小生活在那種環境,太複雜,不好。」

他離開椅子,走到沙發前,把人輕挪開,自己也坐到沙發上。

謝衣很自覺的在沈衣坐下來的瞬間把頭枕在沈夜的腿上,滿足的瞇了眼。

「他在外的名聲……也不好。」想起那幾本從小曦那沒收回來的八掛雜誌,經常看到夏夷則當了封面男主角。

沈夜靠在沙發上,修長的指尖穿梭在謝衣的髮間,低眉,喃喃道:「雖不知是誰搞的鬼,如果一個想要爭奪繼承集團的人,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謝衣閉著眼,很享受這種兩人獨處的時間,接口:「他沒有心要參與繼承。」

一個不被承認的血統失敗後的光境一點都不難想像。所以一直把阿阮捧在手心才下意識第一個反應就拒絕。

沈夜從褲袋裡掏出手機,在螢幕上點了幾下,然後湊到謝衣的眼前。

「這是什麼?」謝衣問。

「我讓瞳去調查的。」他一頓,「知道你擔心卻不屑做這種事,只好我替你做。」

謝衣感激的看向沈夜。他又何嘗不知,驕傲如沈夜,也不屑做這種跟蹤***的事。那怕做的不是他自己。

「看著我做什麼,照片又不在我臉上。」沈夜道。

謝衣卻猛的一伸手勾下沈夜的脖子,在沈夜的唇上印上自己的,用低不可聞的嗓音道:「謝謝。」

沈夜唰的一下臉就紅了,嘴上再道:「胡鬧。」大白天的在辦公室想做什麼。

謝衣只是笑,點開沈夜的手機一邊看一邊念:「夏夷則,二十。……太年輕,怎麼能照顧好阿阮?K大企管系二年級,生母不詳。不詳?是夏家不讓他詳吧?」

「興趣是看書?瞳說的是原文書呢,還是***書呢?」

看一看覺得有些無趣,謝衣就把夏夷則的個人資料關掉,點開幾張***回來的生活照。

「夏宅,大學,圖書館,夏宅,大學,圖書館。」謝衣的眉頭緊皺。「新一代隱青?技術宅?這樣悶葫蘆的個性怎麼適合阿阮。」

我們家阿阮可是陽光型女孩阿。

「……」沈夜沉默,只是聽著他默默批評。

「還是瞳偷摸敷衍我?」那些重要的能讓阿阮死心的照片一張都沒有。比方說什麼抓什麼在床之類的。

謝衣愈看眉頭愈鎖愈緊。沈夜看了只能伸手撫平他眉間的皺摺。

「我懂,你怕將來阿阮真和他在一起,會吃苦。」

謝衣輕哼。「自作孽,我才不管她。」

他低低的笑了起來,「這種話你騙騙阿阮還行。」

「給她收拾了那麼多年爛攤子。把屎把尿般把她拉拔成長,現在才忤逆我,活該吃苦。」

話雖然說得很狠,但沈夜還是聽出了謝衣的不捨。

「放心,有我們給阿阮靠,她不會吃苦的。」

沈夜說的是實話。以他的能力為小曦和阿阮撐出一片溫室不難,那些心懷不軌的人還未走到她們倆面前,大概就被各種手段打壓下去了。

「……若不是為了阿阮,我還真不想見他。」謝衣小聲抱怨。這世界上排著隊見他謝衣的人還少嗎?夏夷則想見還非得讓他見上?他難道不知道,想要見他必須得和秘書約好時間,而且他的行程表已經排到二零四六年了嗎。

沈夜只能勸說:「總不能以貌取人。」傳出去說沈夜和謝衣連見都沒見過就捧打鴛鴦,能聽嗎?

「……」謝衣不語,完全是小孩子鬧別扭。

沈夜完全哭笑不得,提議:「你若真不喜歡他,等阿阮帶他回來的時候見過後,再讓他知難而退不就好了。」

謝衣翻身,算是勉強同意了。他將臉貼在沈夜的腰腹間低罵:「讓華月去告訴那小子,上一個想約阿阮出去的臭小子墳頭草都長得比他高了。」

沈夜應了一聲,眼裡全是謝衣看不見的溫柔。「好。」







於是周末那一天,謝衣出乎意料的沒有在清晨時份纏著沈夜,反而七早八早就把自己關在廚房裡整整一小時沒有出來。

終於忙完一周再加上不用應付戀人的沈夜樂得清閒的在床上閉目養神,等著晚點阿阮帶夏夷則回來展開一場論早戀的不切實際的辯論與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序幕。

廚房裡傳出類似化學作用一般的聲音,沈夜冷淡的臉龐終於泛起一絲笑容。在認識謝衣之前,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人真的天生對料理不在行,能把廚房當成工地一般使用,而且……煮了那麼多年沒有進步,無下限的黑暗料理。

但每每吃到那人親手煮的飯,他總是覺得很溫暖。明明是被眾人嫌棄到唾棄的料理,他居然甘之如飴。

在沈夜沉思的時候,謝衣捧著一碗東西從廚房走入臥室。

「阿夜,你看,我的得意名作福祿添壽大補湯。你覺得如何?」

沈夜側臥在床邊,盯著謝衣手中的黑得發紫的湯水。他認得這玩意。瞳說的謀財害命大毒湯。

他回:「甚好。」

謝衣滿意的點頭,「我也是這般想著。我再去準備兩、三個小菜。」

「好。」

謝衣又捧著湯正要出去,無意間看見手支著頭側躺的沈夜身上點點吻痕還有睡得凌亂的短髮,突然間呼吸一窒。「阿阮要回來了,快把衣服穿上。」

沈夜順著他的視線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然後不甚自在的別過頭,胡亂的應了一聲:「哦、好。」

然後謝衣急急忙的離開臥室。

禽獸阿謝衣!阿阮都要到家了還想這種事……

謝衣一邊咒罵自己一邊又進了廚房。

沈夜換好衣服出來的時候,電話響起,他隨手接起來。

「沈先生,樓下有您的訪客。」

管理員在講話的時候,略略傳來阿阮清脆高興的聲音。「沈夜哥哥、沈夜哥哥,快開門給我!」

每每看到阿阮,沈夜都會覺得,若是小曦不是纏綿病榻的話,也該是這個快樂的模樣。想到這裡,沈夜不禁語帶笑意:「讓他們上來。」

估摸過了兩、三分鐘的時間,足夠讓沈夜在浴室打理好自己,門鈴響起。

謝衣一心沉醉在廚房的小世界裡自然沒聽到門鈴的聲音,開門的這個責任便落在沈夜身上。

門一打開後,阿阮整個人就撲在沈夜身上撒嬌。

「沈夜哥哥,我可想你了!」說罷,阿阮拉著沈夜自體旋轉三圈半。

被拉著的沈夜苦笑不得,低低斥罵一句:「胡鬧。」

都成二十歲的大女孩了還跟從前一樣調皮。

他眼角餘光瞥向一直佇立在門邊不動的夏夷則,將笑容斂起:「進來,又沒人讓你罰站。」

沈夜將身邊那一隻小陀螺按停,雖語氣是一貫的冷清,但眼底卻隱有一抹淡不可見的笑意:「別轉,仔細頭暈。」

他牽著阿阮,將夏夷則留在後頭,帶著他們經過長廊來到了客廳。

一心撲在沙發上打滾的阿阮這時候才想起:「咦?謝衣哥哥呢?」

沈夜回:「他在廚房給你做飯。」

聽完這一句,阿阮打了一個寒顫,擔心的看著緊閉的廚房。「沈夜哥哥,謝衣哥哥是不是很生氣?……可是我真的很想、很想讓你們見見夷則阿!」

沈夜只是笑笑不說。

一直端坐在沙發另一端的夏夷則聽到自己的名字之後,與沈夜對上視線,終於成功插話:「那個,沈先生。」他遞上一個果籃。「第一次登門拜訪沒準備些什麼,這是一點點心意,還請笑納。」

沈夜看了一眼,然後示意放下,點點頭。「客氣。」

那邊阿阮還是扯著沈夜的衣袖不屈不饒:「他是不是生氣?是不是生很大的氣?我不是故意掛他電話的啦……誰讓謝衣哥哥說不見夷則……」

沈夜摸一摸阿阮的髮,輕聲安撫:「他沒生氣,他若真生氣,夏公子怎能進這門?」

「可是謝衣哥哥他……」她下意識的又望向廚房。「他是準備下毒殺夷則吧?」

「……別亂說。嚇到夏公子了。」沈夜斂眉。

這時,謝衣從廚房走出來。

他飛快的看了沙發上三人一眼,然後定格在茶几上的果籃,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誰讓你們見家長帶拜祭用的三牲素果上來?!」

由於吃飯的過程實在太過血腥殘酷,於是這場飯局便在沈夜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與夏夷則故作鎮定的模樣下結束。

至於吃飯的途中詭異的沉默,只聽得見碗筷碰撞的聲音和夏夷則好幾次都忍不住借用了洗手間的事嗎……暫時壓下不婊。

飽飯過後,四人移動到客廳,面對面的坐。

阿阮擔心的望向夏夷則比平常更蒼白的臉。「夷則,你還好嗎……」

夏夷則給她一記安心的眼神。「我沒事。」

對比起夏夷則不適的樣子,沈夜和阿阮顯得無比正常。基於初次見面總不能讓他死在謝衣手下的原因,沈夜大發慈悲的順手泡了杯茶,放在夏夷則面前。「慢用。」

「多謝。」

一陣尷尬的沉默漫延在客廳。

謝衣沉痛的看著那個果籃,輕咳一聲:「那什麼,阿阮,去切些水果出來。」

阿阮應聲:「喔,好。」

她捧著果籃進廚房時,一步一回望的看著夏夷則,彷彿是擔心只要她關上廚房門的那一刻,謝衣就會將夏夷則密室殺人一舨,而夏夷則只是笑看著她,揮揮手讓她安心去。

看到這個畫面的謝衣再次痛心疾首的發現──原來女兒養大了還真不是自己的。

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必須讓夏夷則深刻的體會到辜負阿阮的下埸會有多麼慘痛。

於是謝衣坐沙發上交叉著手臂,以高高在上、睥睨眾生的表情,以看著一陀屎一般盯著夏夷則。而沈夜則一副高天孤月的模樣,事不關己地翻著報紙。

謝衣飛快的瞥了一眼廚房,以阿阮的刀功至少要在廚房磨蹭個半小時才能把果盤端出來,於是他開始質問。

進入正題,開始時先暖暖身。「夏三少爺,請問你跟阿阮開始多久了?」

「呃,不多不少,前後約摸半年。」

聽完這一句後,謝衣直接炸毛。「阿阮居然瞞了我半年?」

那個從小到大,剛離家外宿時連晚上起來上廁所的芝麻小事都要告訴他的阿阮居然瞞了他半年……

夏夷則是個聰明人,聰明人最會的便是觀言察色,他一看謝衣的臉色不對,便將所有事情攬上身:「……是我覺得還未穩定,不願太早告之於人。」

「怎麼?我阿阮看不得光?」謝衣冷聲:「還是你以同樣的手法跟好幾個女孩子這樣說?」

說罷,夏夷則也急了,難不成謝衣也是語文不合格的嗎?「謝先生別不要誤會!我除了阿阮沒有別人,從今以後也沒有,只有阿阮。」

謝衣勉強同意了這個說法,然後繼續挑剔,一副嫌棄的模樣。

「你不覺得你長得不怎麼樣嗎。」

「……比起沈先生與你,確實略遜一籌。」

「也沒什麼錢。」

「……還能糊口。」

「出生也不怎麼樣。」

「……幸虧後天還能補救。」

當謝衣還在想要削他什麼的時候,那一頭,終於排除萬難、千辛萬苦的從廚房裡捧出一盤水果出來的阿阮,將謝衣對夏夷則的批評聽得一個不漏。

情人眼裡向來都是出西施的。阿阮鼓著一張臉,氣憤的指著謝衣,跺腳:「謝衣哥哥你胡說!夷則明明長得帥,又聰明!所有我不會的事情他都會!」

謝衣***:「他一企管的,你藝術系當然不會。」

「那就是謝衣哥哥妒忌夷則長得比你帥。」

這次謝衣連血都吐不出來了。「他?比我帥?阿阮我看我們得約個時間去醫院給你做做全身檢查。」看看那對拋棄阿阮的父母是不是有眼睛的缺憾。「你對得起我每年給你繳的學費嗎?」一藝術系的如此沒眼光。

用盡全身力量才能憋住笑意的夏夷則將阿阮拉到身後,輕聲安撫:「沒事,謝先生跟我鬧著玩兒。」

謝衣跳腳:「誰跟你鬧著玩兒。還有你的手,馬上給我放開阿阮的肩膀……少在我前面對阿阮毛手毛腳。」

夏夷則危襟正坐,「是。」

謝衣挑眉,簽了一口西瓜丟進嘴裡,然後又簽了一口伸到沈夜面前,沈夜不曾抬眸,直接張口咬掉。然,謝衣接著問:「我問你一句,你對阿阮是認真的?」

夏夷則還是那一個答案:「是。」

謝衣嘆氣,他沒想到眼前這小男生居然沒有被嚇跑。也是,身於那種環境,恐怕也是被嚇唬長大的。

他語重心長的道:「談戀愛這回事,對你來說有意義嗎?夏三少爺,別忘了你只是私生子,你能帶給阿阮什麼嗎?你連繼承夏氏的覺悟都沒有,有意義嗎。」

「……」夏夷則顯然是被問傻了。

謝衣再嘆,很認真的說,以一個長輩面對小輩的戀愛的態度。「阿阮不適合你。不是你不好或是門楣什麼的。」他看了夏夷則一眼。「我只是不想讓她捲入你們那些無意義的繼承之中。」

語鋒一轉,謝衣口氣漸冷:「若你無心於夏氏,你終究只是個失敗者。她是我從小捧在手心裡,溫室裡養大的女孩,我不會讓她跟著一個失敗者吃苦。就算會不顧阿阮感受,我也不會讓她繼續和你來往。」

夏夷則正想張嘴回話,謝衣卻擺擺手,讓他繼續聽下去:「別現在告訴我你的決定,空口說白話這種把戲我三歲就不玩了。我只是想問你,你有覺悟嗎?能讓我放心的將阿阮交給你嗎?」

一直是話題中心的阿阮極力爭取發言權:「我又不怕吃苦!」

謝衣瞪她一眼,從小到大不曾反抗謝衣的膽小鬼底氣又不足的縮回男朋友身後。

「大人在講話,小孩兒插什麼嘴。一邊玩兒去。」

夏夷則拍拍阿阮的背以示安撫,一頓:「謝先生,你說的話我明白,全都只是為了保護阿阮。」

謝衣輕哼,丟給他一記「所以咧?」的眼神。

「你說得對,對於家族,我確實沒有想過和兄弟爭鬥,因為我的出身,因為我媽也不願意。」他低吟:「我不爭,不代表我沒有能力。對於兩位兄長在外對我的抹黑也好,外界的人的誤解也好,因為我從來都沒想過要去爭。但是──」夏夷則的眼裡全是認真:「為了阿阮,我也可以給她撐出一片天,讓她不受傷害。」

……

靜靜的,一抹淡不可見的讚賞劃過沈夜的眸底,他難得的從雜誌上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又再觀察了一下謝衣的神色,然後繼續默不作聲。

謝衣則是長長得打了一個呵欠:「我訓你幾句你還給我開起演講來阿?」

噗。夏夷則只是笑,聰明人有聰明人的好處。他知道謝衣其實在方才的對談中對他的敵意已經減少許多。

「謝先生,我想你懂的,這輩子只注視一個人的心情。如今我能告訴你,阿阮的喜怒就是我的喜怒,阿阮的願望就是我的願望,阿阮想得到你的認同,就算你不想,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認同我。」

「……你這是抄襲你知道嗎。」謝衣瞪他,很用力。「我可以告你。」

那是謝衣三年前開記者會,坦然的當著全國觀眾面前第一次赤裸裸的剖白自己,也是那一次讓他嬴得沈夜別扭的感情。

謝衣還想說些什麼時,沈夜難得開口阻止。「好了謝衣,年輕人的事還是交給他們自己處理吧。」

「阿夜……」

「若他有一天真的欺負了阿阮,我們再去打他一頓也不遲。」

「……」

「……」

「……」

在場的另外三個人瞬間石化。







總之,這場算不上愉快的見家長活動就在謝衣的臭臉下結束。

沈夜和謝衣將二人送到門口的時候,謝衣莫名其妙的拋下一句。

「夏三少爺,你還有什麼願望嗎?」

謝衣說得雲淡風輕,彷彿只是問問天氣一般卻激得夏夷則冒冷汗。

「……謝先生,我只想跟阿阮談戀愛,可以嗎?」

謝衣聳肩,不可置否:「沒,我隨便問問。」

到玄關時,阿阮的眼裡寫滿了期待:「謝衣哥哥,下周末……我能再跟夷則一起回來嗎?」

謝衣寵溺的摸摸阿阮的髮,笑說:「當然……」然後換上一副他欠我好幾千萬的屎臉:「不行。」

阿阮跳腳:「謝衣哥哥最壞了!!」

沈夜只是笑,「下次再見。」

「啊、喂!我沒有要跟他下次再見!」

沈夜完全將謝衣的抗議當作無視,將阿阮和夏夷則一同送出家門後,他望著二人離開的背影,低問。「阿阮帶男生回家有那麼打撃你?」

「……你試著想像一下十年後,小曦帶個男生回來?」

沈夜沉思一會,回得狠戾。「他會連晚上的月亮都看不見。」

謝衣丟給他一記「你看吧」的眼神,然後摟著沈夜的腰,將門帶上。



-完。

原地址:http://haruka1025.lofter.com/post/2daf8e_c4972d

琴之仙音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则阮]見家長那回事

帖子 由 flyrl 于 周二 二月 04, 2014 8:08 am

叫外賣不行嗎謝衣哥哥…… Very Happy 啊哈哈哈哈好萌啊!!!!!

flyrl
清馨戏蝶
清馨戏蝶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则阮]見家長那回事

帖子 由 木子丝屯 于 周三 二月 05, 2014 3:25 am

噗,好好奇小曦带个男人回来时沈夜的真实态度会如何~~~

木子丝屯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9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则阮]見家長那回事

帖子 由 李上燕栖 于 周三 二月 05, 2014 12:27 pm

在一个bg专属论坛里看见沈谢真是瞎掉了,最后一次回帖,再贱
avatar
李上燕栖
清馨戏蝶
清馨戏蝶

帖子数 : 10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