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原创】【异羽】【乐无异中心】风乎舞雩

向下

【原创】【异羽】【乐无异中心】风乎舞雩

帖子 由 千羽怜霜 于 周日 五月 11, 2014 7:30 am

“只见女将军大喝一声,高丽将军当即呆在原地。女将军手拿八荒六合枪,只一枪便挑那将军的项上人头!”

说书的老者唾沫横飞,这段子大概深得市民喜爱,十次来有八次听的是它。男子放下手中的茶,微微笑了笑。殷勤的小侍走过来给他添茶,男子扣指致谢,将一小块碎银子放在桌上————这便是小费了。

“哟,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小半两银子也足够花上一阵子了,长安城达官显贵虽多,少见有这么大方的。美滋滋地揣着银子,小侍脸上乐开了花。书讲了大半,唱小曲的姑娘上场冲茶客们施了个万福,声音清脆甜美,惹人怜爱:“奴家芳芳见过各位。”十文钱一只小曲,顶赚一天饭钱罢了。

芳芳的唱功极好,婉转动听,余音绵长。人又有三分姿色,站在烟花之地卖艺不知有多少五陵年少争其缠头。想来也是一身铁骨,不愿轻易折了骄傲。男子独自饮着茶,那小姑娘一曲吹罢,盈盈一拜,向听客讨着赏钱。此时睁着一双含情美目,看着男子。

“姑娘会唱‘塞下曲’否?”男子笑眼,从口袋掏出半锭银子。姑娘点点头,收了桌上的赏银——“北风吹兮霁雪,银枪刺云龙。。。。。。”男子不再动作,待小姑娘唱罢,轻道一个好字。吩咐小侍取来清茶,递与那女子。

“哼,这般急着牡丹花下,可真是羡煞旁人。”一声冷哼,半个茶馆的人转过头去。是名身材魁梧的西域人,脸上带疤,此时虽笑却自有一股威严。递茶的男子笑着回笑:“我可是好心,哥你别在闻人面前给我添油加醋。”那名西域男子上前几步,将腰间的佩刀摘了,“啪”地一声砸在桌子上。

“怕那女人?”

“哥。。。。。。”

“没出息。”西域男子撇撇嘴,从怀里掏出个红色锦囊,往男子面前一扔:“你要的东西~”男子伸手接了,隔着锦布摸了摸:“好哥哥,我该怎么谢你?”情不自禁将那锦囊来回抚摸,一脸欢喜。

“什么谢不谢的。自家人还说客套话!”西域男子往男子背后重重一拍:“臭小子。”再说下去便是矫情了,男子收了东西冲西域男子一扬下巴:“去我家坐坐?”

“不了,谁愿意去你小子家受罪。”西域男子摆手,起身便走,出到门了还不忘甩下一句:“好弟弟,好好努力,莫忘了哥哥我的待周酒!”

不出意外见男子红透了一张俊脸,当即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老板,茶我已放在桌上,告辞。”男子做了揖,茶馆掌柜不敢怠慢:“乐先生走好,下次再来光顾小店。”此话一出,坐于茶馆角落的少年忽地握紧了面前长剑,随即又放开。动作不大,却已足够引起男子注意。

“最近一批的货大概两日内抵达,险些忘了告知。”

“乐先生哪的话,小堂,送乐先生回府。”老板满脸堆笑,男子却是委婉谢绝:“多谢老板美意,只是尚有杂事需得处理,先行一步。”

出门径直去了行人较少的南街,到得了一处偏僻的小巷。四下无人,只有残破败落的几幢废旧小屋。

“出来,这儿没人。”男子道,身后拐角暗处显出一个少年。少年手中的长剑古朴大气,隐隐一股清气流转其间。少年一双凤眼凌厉,一字一句铿锵有声:“交出昭明,饶你不死。”

“昭明。。。。。。你是什么人?”男子大惊之后却是一派镇定,少年轻挑秀眉:“吾之名讳,汝也配知晓?”竟是说不出的狂傲自信。男子也不答话,手起阵成,一只偃甲蝎出现在少年视线之中。张牙舞爪,灵活异常,主人加持于其身的灵力更不容小觑。

“偃术!有几分意思。”少年捥了个剑花,与此同时偃甲蝎也是迎刃而上。明明是木头却硬是接下少年手中宝剑的全力一击,少年正欲换招再战,蝎尾倒刺已逼至眼前:“不好——”脚下使力,避过玄铁倒刺,人在空中无处借力。此时只需男子再一出手,败局已定。不容多想,少年口念法决,脚下升起金色法阵,方向一变冲男子一剑劈去。

男子伸手张开防御法阵,两股力道撞在一处,周围建筑受不了相争之力,轰然倒塌。烟尘过后,两人皆是气喘,蝎子忠心地护在主人身侧,少年再战,定是吃不到甜头:“昭明,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你不出来,我便杀了他!”

男子起身:“你。。。。。。”似是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他不在昭明里。”

“胡说——”

“他以身殆剑,已成剑灵。”男子柔声道,“晗光,已经遗失许久了。”

少年心中已信了五分,长剑入鞘,哼了一声:“那老小子一直不愿用龙渊秘术。此刻却是自己中了招。待寻了他,定要好好嘲笑一番。”说罢,提气轻身,眨眼已出百米之外。倒是个来去如风的性子。

“禺期说的,果然没错。”男子苦笑一声,见地上躺着个红色锦囊,当下变了脸色:“糟糕,可别摔坏了去。”见里面物什无恙,才松了口气,看着周边废墟,又叹了一声命苦。

时至酉时,长安街上开始点起早灯,已备夜晚照明之用。走在路上,不由生出一般对家的眷恋来。

“少爷——你可回来了。夫人见你一早出去了,正跟少奶奶数落你呢。”吉祥开门便是一串长句,身后跟来的乐夫人举着烟斗,狠狠敲了儿子脑袋一下:“混小子,一大早就没了踪影,跑哪去啦?”

“娘,轻点,打坏了你儿子,你孙子就没爹了~”故作痛状地捂住头,引来妇人一阵发笑:“油嘴滑舌,快去整顾整顾——客人可等得不耐烦了。

“客人。。。。。。”男子皱了下眉头,又立刻舒展开来:“好,我马上去。”

客厅里燃着檀香却抵不过来人一身清冽冷气,见男子到来,座位上的人立即起身相迎:“乐兄。”后面的话淹没在一阵轻咳之中,男子上前扶他,却被不着痕迹地推开。

“无妨。”

男子知友人一身傲骨难折,也不加勉强,倒了清茶递过去。来人接过放置一旁,平复了气息:“乐兄,我有事相求。”

“你我之间还用求字,没义气。”男子半打趣道:“有什么能帮你的?”

“乐兄即将喜得麟儿,在下备了一份贺礼,请务必收下。”说罢,伸手召出一把三尺长剑,寒气四溢,锐不可当。剑身晶莹,也不知用什么稀世奇材冶炼而成。剑尾系一蓝色剑穗,上面绕着天山冰蚕丝,紧紧绑住一枚洁白玉石。

“夷则你——”

“乐兄,收下吧。”对方顿了顿,“武家势力庞大,若不牵制,恐成大患。”言语间竟是有了三分恳求。男子沉吟一会儿,伸手接过:“你放心。”

“多谢。”夏夷则拱手,苍白的脸上透出些许喜色。这茫茫浮世,要有何种幸运才能得友如此。

“夷则你,千万当心。有什么能帮你的,刀山火海,再所不辞。”

夜深人静,打更的更夫扯着嗓子游街串巷。宫中偏门开了一条小缝,两个小太监簇着一位妇人缓缓出来。

“夫人可当心着点~”尖细的声音在夜中听着格外阴森,妇人谢过,才出三步。面前白影一晃,来人已是扶住了她。

“无异。。。。。。”

“闻人,这么晚也不传个信回来。为夫好等。”乐无异虽笑,目光却直逼妇人身后的太监。似被乐无异凌厉的目光所吓,两人情不自禁后退一步。

“我们回去吧。”闻人羽扯了扯乐无异的衣角,乐无异几不可察地“哼”了一声,扶着夫人往家走。

“来者不善,我看她是巴不得你出点什么事。”

“我能出什么事,你别乱说。”闻人羽敲了乐无异一下:“话别乱讲。”心下却也是叹息,宫延争权,暗潮汹涌澎湃,不容一丝一毫懈怠。他们二人相扶至今,不知多少高官落马,又有多少人趁势入宫。如今想要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乐无异将妻子搂得更紧,在夜色中,闻人羽一双美目流转着淡淡愁色。下意识将他的手拉得死紧,——是害怕么?自己曾经单人独骑挑东高丽百骁骑的妻子,竟会害怕。宫中权力之争,当真凶猛如虎。

“闻人,你放心。有我在,定不让他们威胁你们。”乐无异将早上的红色锦囊递出,贴在爱人的胸口上。“最近天凉, 你戴着,多少缓和些。”是一块红色暖玉,触手生温,在夜中散发出温润的柔光。这般成色的暖色,皇宫中也不多见,不晓得他花了多少力气。

“无异。。。。。。”

“最近我们去江南的别居住一阵子吧。西湖荷娘那来信说她泡好了药酒,等你去喝。”

不管前路是凶是险,我们都将在一起,走到最后。

千羽怜霜
清馨戏蝶
清馨戏蝶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异羽】【乐无异中心】风乎舞雩

帖子 由 木子丝屯 于 周日 五月 18, 2014 6:31 pm

那个认识禺期的人是谁啊?夷则是要无异牵制武家么?荷娘又是谁啊?这里好久没有人了,看到文文好激动喔~最后再问一下,虽然这是异羽文,但会有则阮么~

木子丝屯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9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异羽】【乐无异中心】风乎舞雩

帖子 由 千羽怜霜 于 周一 五月 19, 2014 7:42 am

木子丝屯 写道::那个认识禺期的人是谁啊?夷则是要无异牵制武家么?荷娘又是谁啊?这里好久没有人了,看到文文好激动喔~最后再问一下,虽然这是异羽文,但会有则阮么~
认识禺期的是他以前的朋友,很有孩子气的人。夷则的意思大抵就是权力平衡。荷娘是异羽的朋友,一个酿酒的普通人。这只是个短篇,不会有下文,而且是无异中心,不会有则阮哦
ps:这边的设定是阿阮已经变回露草,夷则将一个人走完剩下的人生

千羽怜霜
清馨戏蝶
清馨戏蝶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异羽】【乐无异中心】风乎舞雩

帖子 由 木子丝屯 于 周四 五月 22, 2014 6:16 pm

可怜我阮。。。。

木子丝屯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9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