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异羽]百草 BY:御风汀

向下

[转载][异羽]百草 BY:御风汀

帖子 由 琴之仙音 于 周二 二月 04, 2014 2:33 pm

傍晚的百草谷天色很好看;有极灿烂的金红的晚霞,往下是葱郁的绿色,却一点也不显得清冷,草木也镀上晚霞的光晕,如同奇妙的缓缓燃烧的火焰。炊烟和晚饭的香气已经在各处飘起来了,闻人羽嗅着烤肉的味道,满心欢喜的走过来。重伤初愈的人,脚步声也藏不住,正烤肉烤的很专注的乐无异回头看见她,就欢呼了一声:“闻人,你怎么来了?”
闻人羽说:“还说呢。你到底跑哪里去?哪里也找不着。也不在屋子里。”
乐无异有点委屈的说:“我倒是想一直在你床前守着啊,你师兄一定要把我撵出去,说病人要清净,受不得吵闹。”
闻人羽说:“师兄说的对。”
乐无异说:“好好好,我也知道你嫌我吵闹。闻人,你好全没有?走这么长的路。这会儿风还挺大的。”
闻人羽说:“这两步路也叫长?都能下地走路了,最多再两三天,就全恢复过来。你在这儿也有一段时日了,我们百草谷怎么样?”
乐无异说:“好呀,你说的那几个偃师,我都去请教过,切磋过,学到不少好玩的东西,你们这儿的偃甲,多是用来打仗的,机关术十分精妙,我长这个见识,以后更不怕跟人打架了。墨老先生,说起来也是偃师的同行,他的书,我都一个字一个字读完的,到这儿有那么多人跟我一样,简直就跟到家了似的。”
闻人羽说:“嘿!你到是得其所哉。真有这么好?”
乐无异说:“就只一点不好。做饭不好吃。你真的很可怜啊,这么多年都吃着这样的饭………”
闻人羽说:“所以要你留下来做大厨啊,高薪聘请。好不好?”
乐无异抱头道:“别,我是个偃师呢,哪能真的做厨子,再说了,你们谷里这么多人,就多我一个,也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啊……光给你就……啊闻人,肉烤好了。”




乐无异把烤的喷香还在往下滴油的肉递给闻人羽,说:“快点吃。虽然我找了这么偏僻的地方,多不过一刻,你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师叔师伯们就要闻风而动了。”
闻人羽慌忙啃起来,又说:“这块留给我师兄。”
乐无异说:“我送你回房去。闻人,你养好伤咱们就能走了吗?”
闻人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你做梦呢。”





又过了一旬。闻人羽的处分终于下达了;按职位,还是提升了的。程廷钧的事情,如实回报,众人觉得是功非过,加上秦炀一力斡旋,实质上的处罚,基本没有。但是禁足这一条,没得商量。“不管她武功多好,进步多大,再也不能放出去冒险了!”这是大家的一致意见。从议事厅出来,乐无异站在门外,慌慌张张的问:“结果怎样?”
闻人羽道:“三年。”
乐无异叫起苦来,道:“三年?!哪能呀这是!这不活活的把人关疯了吗!”
闻人羽说:“三年都算好了,我近两年才开始出任务,之前也一直都在谷里,也没觉得怎样。还有你还说我,若给你一堆图谱材料,我怕你在一个屋子里关三年,也不会想出来呢。”
乐无异说:“我是我,你是你!”
闻人羽说:“最起码要给师父戴三年孝。”
乐无异不再说话,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伸手搂住她肩膀。闻人羽象征性的挣了挣,觉得还是算了。头发上褪色的红绳近在咫尺,乐无异不相关的想,应该用什么材料的线给她编条新的。
乐无异说:“对不起,闻人,你师父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会很放心的。”
闻人羽说:“当然,他老人家都已经……我如果还不能让他放心,简直就是罪大恶极特别不孝。你……也要让谢前辈放心。”
乐无异说:“我们连师父都好的这么一致。闻人,我……算了,不知道自己想说啥。”
闻人羽说:“你什么时候走?”
乐无异说:“已给爹娘发了信,他们要我尽快回长安。你的事既然定下来,我收拾收拾,明天就走了,还要向这几天特别照顾我的几位前辈告别。还要请师兄喝一次酒吃一次饭。”
闻人羽说:“你请我师兄做什么?”
乐无异说:“你不知道?很好,那你不需要知道。走吧,我给你的长枪加了个机括,等等你先别嫌弃——先去看看再说——”




第二天乐无异起了个大早,闻人羽送他出谷。道旁植物上的露水,以可看见的速度蒸发,清晨的寒气,也慢慢消散。太阳升高之前,雾气笼罩的百草谷,看的还不甚分明,一边走着,闻人羽给他指看讲解那植物的名称;这是什么,那又是什么,要怎么入药,治怎样的伤。乐无异看得眼花缭乱,说:“你们百草谷好厉害。”
闻人羽说:“那自然,我们天罡,不止会战斗,我们也会救人。就是战斗,也是为了救人啊。”




乐无异往前走了几步,又走回来。闻人羽有点无措的看着他。
乐无异说:“闻人啊,我想过,我呢,能做饭。白天就造了偃甲来卖钱。偃师可是很稀有的,我的偃甲也有很多人喜欢的,大到农田水利,小到首饰器具。钱你拿去随便花,想买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衣服,你在我家里穿那个衣服,你要喜欢,我跟娘说说,下次你去我家,送你二十套。”
闻人羽说:“我不穿那个衣服。路都走不动,更别说用枪。”
乐无异说:“啊?可是那个,特别好看。”
闻人羽说:“好看也不穿。”
乐无异说:“太可惜了。我们打个商量,你就偶尔穿一下给我看行不行?”
闻人羽说:“我考虑一下。”
乐无异松一口气说:“好,你好好考虑。你还有什么想法没有?”
闻人羽说:“刚才你说的那些,我也考虑了。这样说来,你既要赚钱,又要做饭,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乐无异说:“等,等,等。这话谁教给你的?啊我知道了,不是你师父,就是你师兄。”
闻人羽说:“是师父。师父说我以后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才好。说这样才贤惠,才会有人喜欢。现在不说这个。事情你都做了,那么我做什么?”
乐无异说:“你就在院子里面练武呗。”
闻人羽说:“这哪行!我不能光顾自己的事。也要帮上忙。”
乐无异似乎很感动,想了一会,说:“你不是会画画吗,我做的偃甲,就请你上色。我的偃甲之前没人要,八成是因为我审美原因,虽然很实用,但做的都不大好看。你练武的时候,我也可以给你递条毛巾啊水啊什么的。”
闻人羽说:“确实。关于这点我早就想说了,不说别的,你的天下第一金刚力士,怎么能叫不要打雷呢?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至少也应该叫做金刚不坏嘛。”




两人又唠叨了一些琐事,谷口从烂漫花草的遮罩中慢慢清晰了,可看见外面石板的路。乐无异把睡饱吃好的小黄从包里掏出来放在地上,看他揉揉眼睛拍拍小翅膀,还有点不情不愿的样子,呼啦一声,变成一只巨大的鸟蹲着,唬得旁边一个一直在***他们的老藤树精一退三丈。
习惯性的把手放进偃甲包里的时候又摸到那只麒麟。乐无异让它的头部舒服的嵌进掌心,回头看着闻人羽,突然笑起来,说:“闻人,我真想就这么带你走。”
闻人羽反射性的说:“我是天……”
乐无异说:“知道,是天罡。是天罡也想带你走啊。”
闻人羽说:“我是天罡,所以我不能被你带走。所以你等着就好了,等我出谷,就去找你。”
乐无异说:“这点嘴皮子上的便宜都不肯给我。算啦。”


他很潇洒的一挥手,跳上鲲鹏的背,鲲鹏长鸣一声振翅而起,带起的狂风吹得闻人羽的头发仓促的拍打着脸颊,好像年幼时程廷钧有时候会把她举得高高的,用络腮胡子去扎她的小脸。纷纷扬扬的长草的种子,花的粉尘,闻人羽在这里生长了那么久,从来不知道百草的香气原来这么令人迷醉。


Fin.

传送门:http://driftsue.lofter.com/post/193b33_84dd0e

琴之仙音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