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闻人中心]骁扬 BY:御风汀

向下

[转载][闻人中心]骁扬 BY:御风汀

帖子 由 琴之仙音 于 周二 二月 04, 2014 2:31 pm

闻人羽收到人生中第一件礼物是在七岁。不是长枪。在那之前程廷钧按着闻人羽的身高,用木头给她削了一把枪。百草谷里刀剑枪戟,啥啥都有,程廷钧把闻人羽举得高高的去看那些兵器的时候,闻人羽挣扎着伸出手,一把就攥住了枪尖。程廷钧慌忙把她小手掰开,说别乱动哎我的小祖宗。回头兴致勃勃的跟秦炀说,小秦子,老子决定了,叫你师妹学枪。
秦炀那年才十来岁,人却一派老成,说师父,这合适吗?这真的合适吗?!我给师妹准备了分水刺,鸳鸯刀,还一把上好的短剑。师姐妹们大多都用剑的。
程廷钧说,哪里有枪霸气!一戳人一个透明窟窿!抡起来扫开人一丈远。你师妹好眼光。
秦炀说,正是因为霸气才……
程廷钧说知道了,你小子是怕你师妹嫁不出去是吧?老子养着她!


从此之后闻人羽睡觉都抓着这把枪。到程廷钧终于确定她拿着枪跑路不会摔倒,就决心教她枪法。旭日初升,晨鸡高鸣,一大一小师徒两个站在院子里。按规矩要开宗明义。程廷钧清清嗓子,说,小羽,你记着,我们是天罡!
闻人羽跟着喊,是添缸!
程廷钧说,天罡的律令一会我让你师兄拿给你,记着背!接下来师父就教你用枪。我一动,你就跟着动。蛟龙出水!
闻人羽喊,蛟龙出水!
程廷钧说,横扫千军!
闻人羽喊,横扫千军!



闻人羽不是特别天资聪颖的娃,遑论还是女孩,先天条件上差不少,然而非常老实。读书也是,练武也是,背不下来的书,一句一句的背。圈,挑,刺,点,一下一下的练。马步一扎就是一个时辰。是以进境虽然不快,底子却非常扎实。到十岁的时候,挑水不用扁担。师父心花怒放,师兄有苦难言。这是后话。程廷钧出完任务回来,在院子里欣赏闻人羽练枪,闻人羽喊,蛟龙出水!
程廷钧从一旁伸出手来握住枪杆,说停,停,小羽,这枪偏了,好比你出手要刺他心窝的,这一下偏到腰上去哩。
闻人羽有点烦躁的伸手去撩额前的刘海,说啊?师父,不好意思,我头发挡住眼了。
程廷钧绕到前面看看,说嗯,头发又长了,小秦子拿剪子过来,给你师妹剪剪头发!
秦炀两手空空的走过来,说师父,不能再剪了,再剪就给师妹剪成光头了。虽说是练武之人,师妹头发比我都短。
程廷钧难得的愣了一下,说,先搁着。



第二天晚上闻人羽坐在小桌子前面抄写天罡律令,程廷钧从外面进来,说小羽,你看,师父给你买了什么。闻人羽看时,是一条红黄双股拧的头绳。程廷钧说小羽,师父给你把头发扎上。
闻人羽乖乖的坐着,让师父给自己扎头发。程廷钧手劲重又粗糙,把她的头皮揪扯的一痛一痛的。好容易扎好了,跟个扫帚似的。程廷钧搂着闻人羽看了又看,突然问,小羽,你怕不怕杀人?
闻人羽说,师父怕不怕?
程廷钧说,师父当然不怕。
闻人羽说,师兄呢?
程廷钧说,他是老子的徒弟,当然就不怕。
闻人羽说,我也是师父的徒弟,当然也不怕。
程廷钧说,好,叫你师兄来,师父搞到一坛好酒,咱爷仨把它给分喽。



天罡都能酒。酒不止能壮怂人胆,亦可减苦闷,消烦忧,拯救相对无聊又不想分开之气氛。多年后闻人羽跟乐无异讲,天罡因生死无常,有话都要说得清楚。乐无异又惊又羡的说,这我真不行,我有回在家偷喝了老爹的一坛子琼花酿,被我娘亲吊起来用鸡毛掸子搔脚心……结果到了良辰美景时,风清月白夜,他头一个就醉了。
闻人羽放下酒坛,看着压住她脚呼呼大睡的醉鬼,叹口气说夷则你先等等,我处理处理。
夏夷则说无妨,请便。
闻人羽就拎着乐无异朝屋里走去,片刻后传来重物坠地声。夏夷则回头,看闻人羽镇定的走出,又重新盘腿坐下。把酒坛递过,闻人羽饮了一口。突然说,在下不明白。
闻人羽说,我以理智处事,但我愿以最大的善意来揣测他人。
夏夷则看着她,眉目间神色温暖下来,他本来看起来可靠,神色温暖的时候,却是可以亲近的。说闻人姑娘,你跟乐兄不同。乐兄心境澄明,愿意全然相信我,是因他半生优裕,不知人间险恶,是以对陌生之人也不愿防备,是心如赤子。然你身为天罡,惯见得生死苦难,何以在那之后,仍愿意相信我?
闻人羽说,正是因为惯见得生死苦难,才更愿意相信希望。
夏夷则说我小时候,也接触过各种各样的女子,多是极美的女子,有顾影自怜者,自怨自艾者,爱而生恨者,心如蛇蝎者,多软弱,狭隘,偏执,虚浮,有智则深不可测,令人生畏。如极艳丽花朵,满含有毒汁液。然我从未见过有人如闻人姑娘这般。百草谷天罡,果然名不虚传。我先干为敬?




乐无异那时候其实是有点苦恼的;那时候他的偃术时灵时不灵而且多少带点花俏的意思,比起其他人来,不是能很稳定输出的资源。比不过夏夷则就算了,夏夷则天赋异禀,还血统高贵。阿阮说自己是巫山神女,乐无异立刻就愉快的接受了,而且这两位体质比较弱,乐无异偶尔还能站在前头坚定的扮演几回英雄救美。然而他一次都没能抢过闻人羽,永远是战声一响,闻人羽长枪一抖,迎头而上,左冲右杀,简单的颠覆着乐无异从他娘亲那得来的女孩子是需要保护的认知。然而又不真的是糙汉子,也会脸红,也羡慕衣服和首饰,唯有在这关乎男人脸面的大事上,从没让乐无异占过一点便宜。终于受不了偶尔抱怨的时候,闻人羽就说,我是天罡啊,我要保护同伴。
乐无异最痛恨这回答,偏偏还无力驳倒,说都去保护同伴了,谁来保护你们啊!
闻人羽说同伴保护我们啊。然后冷酷的无视乐无异脑袋上瞬间竖起又马上萎缩下去的一缕毛,很快的补了一句,你现在还远远未够班呢。
乐无异说怎么这样!难道你们天罡,就从来没有怕过?
闻人羽说不但从来没有怕过,也从来没有哭过呢。



闻人羽十三岁的时候,能跟师父对练。师徒你来我往,能过好几十招。这么下去,正式执行任务指日可待。程廷钧说,小羽,今天就到这里了,好好休息,明天再继续。等等小羽你咋腿受伤了都不吭声呢?
闻人羽说我没有啊?一边低头看自己的腿,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一道暗红痕迹从腿内侧蜿蜒而下。
程廷钧说,这还说没有。来叫师父看看。
闻人羽说,可是我不觉得疼啊?师父你……退后,你先退后。
程廷钧被闻人羽坚毅表情吓得往后退了两步,说好好好我退后,但小羽你这到底是咋的啊?
闻人羽说,师父我先回个房,麻烦师父去叫苏姐姐。哦苏姐姐不在李婶也行。
程廷钧说好,好,好,回头正看见秦炀向这边走来,说小秦子你师妹受伤了,赶紧去叫苏丫头!秦炀一惊说哪?程廷钧说,腿!




当然此事很快就在百草谷传为美谈。很长一段时间姑娘们训练和任务请假,都是“报告师兄/百将/师父/前辈,因为腿受伤了。”晚上程廷钧关起门来跟大徒弟喝酒,秦炀性子比较闷,就坐在那跟师父一坛一坛的对吹,程廷钧喝着喝着就老泪纵横。握着秦炀的手说,你看小羽都多大了哇。
秦炀说是啊,师妹十三岁了。
程廷钧说当年我抱回来她,还是个小崽子,小的能攥在手里,一转眼,就长得这么大了!
秦炀说是啊,而且还很漂亮。
程廷钧说,这才几年她就这么大了,再过几年老子是不是都要走不动路了!
秦炀说哪能啊,师父对我们来说,就跟天一样。天哪有一时半会就塌的?
程廷钧说,小秦子你得好好照顾你师妹。
秦炀说我一定好好照顾。
程廷钧突然大怒,说那你能先把做饭学了吗?!



日后秦炀再想起师父这嘱托,其实是恨自己的。他也许并不是做不好饭,闻人羽也并不是做不好饭,也许就只是真的,战事太忙,时间太紧,又自忖一瓢饮一箪食,怎么都养得活,且不是金枝玉叶的胃,都凑活凑活过去算了。一念之懒,就让涉世虽深,饮食经验却浅的师妹结结实实栽在了纨绔公子的手上——当然可能不止是这个原因,很可能还有别的原因,不过秦炀喜欢归结到这个上来,这样比较简单。


闻人羽被禁足的三年,在谷里养了只豹子。这只豹子本来也可养在桃源仙居图里,猴子们也可把它照顾的很好;但闻人羽不放心,乐无异要去西域,环境艰苦,带走桃源仙居图,大家都没意见,只是豹子要留下。乐无异明知道豹子留下来生活会比较幸福,只是不敢开口,就说:“闻人你给他吃白饭就行了,别吃菜啊!”
闻人羽说:“为啥不能吃菜啊?”
乐无异说:“动物跟我们不一样,不能吃盐!”
闻人羽说:“我哪有你那么傻。他是豹子,也长大了,我给他吃生肉就行。”
乐无异被打击的半天没说出来话。
豹子叫喵喵,小时喝奶,大时吃肉,生的勇猛迅捷,放在任何一个人群居住地,都会很危险,可惜这里是百草谷,每天陪人练,反倒有点可怜。喵喵受到广大女性天罡的喜爱和男性天罡的赞美,经常享受到各种零食。最黏闻人羽。黏到只要是闻人羽给的东西,剩菜都肯吃。闻人羽有时候教完了课,傍晚的时候,坐在院子里歇息,长枪倚在身边,喵喵在她脚跟前顺从的卧着,非常不辜负它的名字。闻人羽抚摸它头部和脊背的毛,光滑的像绒绒的草地。
秦炀从外面回来,看见师妹在那里有些出神的坐着。喵喵转过头,去舔她的手指。闻人羽回过神来说,师兄,你回来了?任务怎么样?
秦炀说嗯很顺利。长安城要变天。
闻人羽并不意外的样子,说,这一天迟早是要到了。
秦炀说,师妹禁足之期也快到了。
闻人羽说,都三年了。过得还挺快。
秦炀说是啊,再关下去,我师妹嫁不出去了。
闻人羽说师兄,你怎么也来开我的玩笑。乐无异当初在百草谷住过几日,出手大方,又能说会道,还蛮招人喜欢。乐无异一走,留下了一大堆日常用偃甲,比如洗碗用一号,切菜用二号,晾衣服用三号。在闻人羽出于他们太招摇并且坏了又不好修的考虑把他们统统丢进仓库之前,引来了全百草谷惨无人道的围观。然后不知怎么就流传起了一个大家都十分乐意相信的谣言,定国公的宝贝儿子总有一天会搞一顶八个偃甲人抬的大轿前来迎娶。
秦炀说,没开你的玩笑。我只是觉得,乐公子颇有过人之处。
闻人羽有点不自然的说,那个笨蛋,哪里厉害了?
秦炀说,我还记得那只小狼呢。我再没想到能有一日……


乐无异躺在黄沙上,沙子还有白天滚烫的余温,睁大眼睛看着颜色浓重的夜空,安尼瓦尔一直注意着老弟的动静,终于用手肘碰了碰他,说,睡不着?
乐无异说嗯,啊。老哥咋也没睡着。
安尼瓦尔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语重心长的说,在想女人?没什么好害羞的,都是血性汉子,风吹日晒,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女人,再正常也没有。
乐无异说我没在想女人,我在想闻人。
安尼瓦尔混乱了一瞬,说,哦,那个女人。
乐无异说什么那个女人,老哥你不要叫她那个女人。她是闻人。
安尼瓦尔说,是你的心上人?
乐无异说,啊,大概是吧,按我这一天想起她个十七八次的节奏……
狼王想到自己曾对未来的弟媳很不客气,一时间有点尴尬,但又仔细想了想闻人羽的样子,觉得大概也不是会计较这些事的人,于是说,那好,我给你买个小城,你拿着当聘礼,去她家下聘……
乐无异说老哥你能不能别老是小城小城的。这不是小城能解决的问题……
狼王又紧张了,说,那是什么问题?难道那女……闻人姑娘看不中你?
乐无异说哎哟喂老哥你别吓我,别乱猜了不是这回事。
安尼瓦尔说,那到底什么问题。
乐无异说,就想呗。就只是想啊。
安尼瓦尔以为弟弟在想一些成熟的事情,鼓励地拍了拍他肩膀。结果乐无异说,我在想啊,她自己疼的动不了了,还叫别人不要哭。


闻人羽出谷之前,最后一次收到乐无异的偃甲鸟。乐无异在里面说:闻人,现在想起来我还是觉得你很呆。
闻人羽想觉得就觉得,为什么要特别跟我说。然后想到自己也经常叫乐无异笨蛋。乐无异又说,而且很死板。你还记得在长安茶馆里不?我当时就想,这姑娘简直跟官府里的人似的。然后知道你不是官府的人,你是百草谷的。我就想,这百草谷规矩真多。
闻人羽对着偃甲鸟说,应该做的事,怎么能叫做规矩?
乐无异说,所以我觉得,如果有谁娶了你,一定被你管的很惨。
闻人羽正思索着如何反驳的时候,乐无异又说,我觉得我现在急切的需要被管一管。



离谷之时,行装轻便,走的颇急。天罡离谷,皆悄无声息,任务成否,可谓尽人事而凭天命。秦百将来送。晚风清冽,谷中兵戈操练之声,远远而来。
闻人羽说,此去所见,皆是昔日好友。师兄不用担心。
秦炀说,师妹。你怕不怕杀人?
闻人羽说,我怕杀人。
秦炀说,那你怕不怕死?
闻人羽说,我怕死。
秦炀说,保重!
他们在长草墙垣中彼此拱手为礼。闻人羽被叶片锋刃般的边缘割得脚腕上都是伤痕。三年前连夜逃出百草谷。当时凄惶的心情,突然都明晰起来;小腿上的伤流着血。然没想过退缩,咬着牙,一只手攥着偃甲蛋,另一只手里握着长枪,计算了一遍又一遍怀中的银两,在驿站檐下抬头看月亮,坐着等天亮,好向人打听最近的路程到长安。


Fin.


传送门:http://driftsue.lofter.com/post/193b33_878164

琴之仙音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