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异羽]飞羽 BY:御风汀

向下

[转载][异羽]飞羽 BY:御风汀

帖子 由 琴之仙音 于 周二 二月 04, 2014 2:28 pm

飞羽


乐无异&闻人羽



开门见山,乐无异认识闻人羽是因为一个手机。周六的下午乐无异在书城看书,专业资料那片儿刨的浑身是土。拿下来一本,眼睛就亮了,哗啦啦翻起来。刚翻了没有三五分钟,突然一个激灵。超强的第六感发挥了它的价值;直觉告诉乐无异出了事儿,乐无异反射性的去摸浑身上下,瞬间就发现裤兜里手机没了。
跟手机一起消失的顺带还有两百块钱,不过乐无异倒是没注意这个,抬头一看,一个穿着夹克的人影正匆匆走向扶梯。他在的这一层楼本来人就稀少,这一片更是只有他一个,但那看那人路向,好似就是从他那片去的。乐无异脑子一热,拔腿就跑。
他跑人也在跑,实际上他跑到扶梯那时候人已经到下一层了,乐无异连滚带爬冲下扶梯,过一层差距就大点,跑到一楼大厅,幸好大厅特大,乐无异超强的视力还能捕捉到人出门时一个潇洒的背影。乐无异急眼了,然大厅里人很多,出去人就更多,他一边强制扯长自己的视线让那一端始终黏着人家,一边喊起来:“有小偷!抓小偷啊!”然后就开始狂奔。
问题乐无异的狂奔实在不值啥钱,大一体育课上百米一次不及格还要补考的男生不多,他很荣幸的身在其列。没有爆发力,更没耐久力,何况站久了腿都是麻的,人都不用狂奔,快速的几个闪身,就要消失在十字路口的涛涛人海里了。
乐无异急眼,以这个人的土豪程度本来也未必纠结那手机,关键是里面他千辛万苦下到的一些个玩意,下周要交的作业,补卡要坐三站地去的营业厅,死宅一想到这些后背都凉了,拼命再大喊一句:“抓小偷啊!”



正当此时,对面的茫茫人海中走来一个姑娘,手里提着一个大购物袋,在各种刺耳的刹车和喇叭声中不知怎么就听见了乐无异撕心裂肺的狂吼,一皱眉头正看见前面有个身形利落的人连走带跑的冲过来。姑娘往右一跨就挡在那人跟前,那人往右边一挤,姑娘不知怎的往左又跨了一步,硬是没挤过去,那人有点心慌了,目露凶光,伸手就去抓姑娘肩膀,想把她推个跟头,结果被姑娘一把扯住手肘,膝盖往前一顶,一转身就是一个过肩摔。
乐无异赶到的时候这人躺在人行道上呻吟,因为绿灯就要结束了大家都没法停留围观,姑娘扯住这人的后领子,旁若无人的走过司机们的挡风玻璃前,没一辆车敢轻举妄动。乐无异浑浑噩噩的跟在后面走,转眼到了路边,姑娘就问乐无异:“你丢了东西?”
乐无异说:“是,是,我丢了手机,他偷的,不然他跑啥?”
姑娘问:“你报警了吗?”
乐无异说:“姐,手机都在他身上,我哪来得及报警啊?”
姑娘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朝这人伸出手。这人哆哆嗦嗦的从怀中掏出了手机。姑娘拿在手里看了一下,乐无异鬼使神差的说:“屏……屏保是个机械兽模型。”
姑娘把手机还给乐无异说:“你来报警。”
乐无异飞速的报了警,警察说十分钟后到。这个路口有个袖珍的街心公园,小偷低着头蹲在地上,俩人杵在旁边。乐无异没话找话的说:“你也是在这上的?”
离书城不远有个大学,这带的活动人群相当大几率都是学生。姑娘笑了笑,说:“是啊。”
乐无异说:“我姓乐,音乐的乐,叫乐无异。你叫啥?”
姑娘说:“我叫闻人羽。”
乐无异说:“哦,闻人同学。”
闻人羽有点惊讶,说:“你叫对了诶。我是姓闻人。不过十个里有九个倒以为我姓闻,都叫我闻同学。”
乐无异笑道:“夏侯诸葛,闻人东方么。那什么,我学的机械制造。你……你是……武术系的?”
闻人羽说:“不是,我是学美术的。”


乐无异没辞了,转头看那小偷还蹲在地上,眼珠子咕噜噜转,不知道想什么,气不打一处来,就想给他一脚,结果一伸腿就叫闻人羽给绊住了。闻人羽说:“警察就来了,你不能打他。”
乐无异说:“他就肯定是个惯犯。就抓里面也不能怎样他,就判几天又放出来,出来还偷。”
闻人羽说:“那你也不能***他。”
乐无异憋的腮帮子鼓鼓的,看着闻人羽,说不出话,幸好这时候一声警笛,警察赶到了。俩人去派出所做完笔录,天已经黑下来,折腾了有一个多小时。乐无异心知欠人家好大一个情,就跟闻人羽说:“待会我请你吃个饭吧,聊表谢意。”
闻人羽说:“没事,不用了。我师父跟师兄还等着我呢。”
乐无异一看,果然闻人羽提着一大袋子菜。跟他挥了挥手,转身就走。乐无异慌忙追上去说:“那就以后,以后一定请你。”
闻人羽看着这个挺高的男生,然后估计是宅久了皮肤比她还白点,笑笑说:“知道了。”



乐无异独个回住处,心里有点新鲜又寥落。新鲜是肯定的,他个死宅,每天只知道实验室图书馆,除购置各种宅必备材料以外,凡公交要坐三站以上才能去到的地方,都经过慎重考虑。寝室乱,地方小,至于老娘来看了一趟就号叫说“这是人住的地方吗!”——倒不算啥,主要十一点熄灯断网,太不方便,乐无异就在学校里面家属院跟人合租了个两室一厅,更加与世隔绝,社团没有一个,如今眼看大二奔大三的人,班里同学能说上话的寥寥无几。以这样天上掉馅饼方式,新认得一个人,还是个妹子,不能不有点雀跃。
雀跃归雀跃,一来对自己的交际能力没啥信心,二来这样一个勇武的妹子,乐无异总觉得不好对付。——对付啥呢,不就请人吃顿饭吗!乐无异嘲笑着自己上了楼,拿钥匙开门,还没拧动,门自己开了,原来夏夷则刚从卫生间出来。乐无异坐沙发上,闷闷的,半天说了句:“我今个手机差点丢了。”
夏夷则说:“差点丢了,说明没真丢。恭喜你。”
乐无异说:“恭喜啥,是被个妹子……”
夏夷则说:“被妹子捡到送回来的?天赐良缘,择日不如撞日……”
乐无异抓起一个抱枕丢过去,骂道:“你咋恁多废话。给人偷了,妹子撞到帮我抢回来的。”
顿时屋里就寂静了,过了好一会,夏夷则说:“So?”
乐无异说:“按理我该请人家吃顿饭……”
夏夷则说:“你不想?”他已经自行脑补出了一个能把手机抢回来的妹子是怎样的彪悍凶猛,所以自以为是的对乐无异表示了理解和同情。
乐无异说:“哪能呢。就……有点尴尬。有点……丢人。夷则……你陪我去呗。”
夏夷则说:“这好吗。我又不会说话,会冷场啊。”
乐无异说:“呸!少爷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你还会说话的。”



这事不办好乐无异总觉得心里没着落,他比较雷厉风行,所以第二天就一个电话打过去。闻人羽似乎意识到不应这个邀,乐无异比她要难受,所以二话没说就去了。到了约定的川菜馆门口,只见乐无异旁边站一个个子比他还高的男生,黑头发黑眼睛,衣服打理得整整齐齐,再看乐无异乱糟糟的鸡窝头,看着不便宜但皱的跟窗帘似的衣服,腰间拴一个巨大的鼓鼓囊囊的腰包,两人风格形成鲜明对比。乐无异说:“这是我室友,夏夷则。”
夏夷则就极有礼貌的点了点头,说:“闻人同学。”
闻人羽情不自禁的说:“又一个叫对的。”
乐无异说:“可不。夷则可有文化了。”
三人进川菜馆坐下,纷纷客套一番,点了几个菜。乐无异就说:“夷则,咱要点酒吧。闻人,给你来瓶果汁?还是汽水?”
闻人羽说:“没关系,我稍微能喝点。”
乐无异半信半疑,还是叫了瓶果汁。这边夏夷则已经跟闻人羽搭上了话。夏夷则说:“听无异说,你上来就给那人一过肩摔。”
闻人羽有点脸红,说:“他当时推我,我一个条件反射就,出手重了点。”
夏夷则说:“闻人同学好身手。可是从小练的?”
闻人羽道:“我是跟着师父和师兄,耳濡目染。师父说女孩子学点防身的本事没坏处。”
夏夷则说:“哦!尊师是?”
闻人羽说:“我师父叫程廷钧,在二环那开一家武馆,叫百草武馆。”
夏夷则一副久仰大名的样子,激动的往前凑了几公分,衬衫扣子已然抵住了桌边,两肘都放在桌面上。“程老前辈?百草武馆?”
乐无异冷不丁在旁边来一句:“百草?听着好像药店的名字啊。”
那两个都平静的看了他一眼,乐无异恨不得把脑袋埋到茶杯里。所幸这时候菜上来了,他连忙吃起菜,吃了两口,又觉得不好吃,然后夏夷则还在跟闻人羽进行密切的交流。夏夷则说:“我小时候也是身体不好,跟着师父学了一点,后来就都荒废了。听师父说,程前辈是位高人,当年叱咤风云,名动一时。”
闻人羽说:“都是过去的事儿啦。你师父是?”
夏夷则说:“清和。”
闻人羽笑道:“只怕你那一点荒废的本事,我也不能及上。”
乐无异默默的开了啤酒,把三个人的杯子都满上,举起杯子说:“感谢闻人同学仗义出手,挽救我的手机。干。”

说时迟那时快闻人羽就干了,夏夷则跟着也干了。半个钟头后,俩人都担心的看着乐无异的杯子。闻人羽说:“乐同学,你喝点果汁吧?”
乐无异大着舌头说:“什……什么乐同学!哪能……那么客气!你就叫我无异——”
闻人羽从善如流:“好,无异。给你倒点果汁。”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很快乐无异就失去了意识,脑海里最后一个印象是闻人羽起身拿过他杯子,常年练武的女孩子,手腕不可能多纤细,然而光洁有力,如同打磨太久的实木,几乎拥有玉的色泽。大鱼际很明显的一层薄茧,乐无异想着这茧他也有,然后就人事不知。
醒来的时候是穿着衣服躺在床上,胡乱盖了床被子,天光大亮。夏夷则在厨房里不知道干啥,只听见他走来走去,过一会端着个杯子进来,说:“醒了啊。”
乐无异两眼无神的坐起来,说:“我咋回来的?”
夏夷则说:“给你背回来的。”
乐无异张了张嘴,说:“你给我背回来的?”
夏夷则悲悯的看着他,说:“闻人给你背回来的。”


乐无异又瘫软了下去,把脸埋在手中,一声长叹。夏夷则善解人意的拍了拍他的脊背。乐无异突然想起来,忙又问:“那她咋回去的。”
夏夷则说:“她自己回去的。”
乐无异愤慨道:“哪能呢,半夜三更,一个姑娘家!有你这样的吗!”
夏夷则说:“我说了,她不让。”
乐无异烦恼的把头发抓成一坨,夏夷则慢悠悠的添上一句:“闻人的话,我还挺放心。”
过半晌,乐无异带着哭腔说:“我没脸见人了……”
夏夷则同情的说:“你也别太在意。真心是个女中豪杰。”
乐无异说:“你们没分个输赢?”
夏夷则说:“你都成那样了还分啥输赢。”
乐无异绝望的抓住他肩膀晃了晃:“账呢?账总该是我付的吧?!”
夏夷则说:“放心,我从你包里拿的钱。”
乐无异吁一口气,两眼盯着天花板,特别忧伤的说:“夷则,你说这咋回事,这才见两次面,我就觉得,我在她跟前特没男子气概……”
夏夷则说:“你别想太多,那玩意你也没有过不是。”




俩人打一架,三天不说话。这都是小事。周一早上其实乐无异是有课的,而且是专业课中的专业课。导师谢衣跟他几乎是忘年交,熟到每个人都理所当然的觉得,如果乐无异不留下来读谢衣的研,就再也无法相信爱情。俩人上课交流,下课交流,从实验室到办公室,从办公室到食堂,周末开着跑车带乐无异去听讲座会议。谢衣西装革履在前面大步流星走,乐无异在后面背个书包一路小跑跟,系里老师开玩笑说,谢老师啊,乐同学不是你儿子吧。
谢衣闻言,回头把乐无异细细打量一遍,末了平静的说,哪能呢,你看他眼睛是褐色的,我眼睛是黑的。
如今这个世道,谁翘谁的课都不是新闻;乐无异翘谢衣的课,不是新闻,是事故。不多会乐无异就接到谢衣的电话,再不多会他就耷拉着脑袋出现在谢衣的办公室里。上完两节大课的谢老师翘着二郎腿,喝了口大杯里的茶,笑盈盈的说:“怎么没来上课?”
乐无异一边把作业往谢衣的电脑里拷,一边没口子道歉:“对不起啊老师,对不起我对不起……我睡过了………………”
谢衣看着他。“你睡过了?昨晚上通宵了?”
乐无异下意识:“没……”
谢衣笑:“喝醉了吧。”
乐无异嗷的一声跳起来。“老师你咋知道?我衣服都换过没味儿了啊?”
谢衣说:“我就那么一说,原来真是。算了,年轻人。早上没吃饭吧?跟我去吃饭。”


谢衣利索的站起来锁上门,乐无异自知理亏,就算谢老师突发奇想要做饭给他吃他也必须乖乖吃了还要加以赞美,所幸看谢衣走的方向还是去食堂二楼吃小炒。乐无异放下心,他是一个多好的学生啊,就连忙提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谢老师,那课……”
“扣你平时分呗,省的人家说我偏心。”谢老师轻松的说。
我倒不在乎平时分,乐无异想,可是……“老师你啥时候给我补补那课呗?我听同学说今天的内容很重要……”
谢衣又笑了,回头揉揉他头发。“又开小灶啊给你?”
乐无异手忙脚乱的把一缕毛从老师手里抢救出来,直奔主题。“那就……就今晚上呗?老师你没课吧?咱们相约实验室……”
“相约不成。”谢衣说。“老师有约了。”
一个晴天霹雳,乐无异沮丧的不行,也没敢往下问,只好哦了一声,低头继续跟着走。倒是谢衣又笑眯眯的打量打量他,这种眼神其实可让乐无异发毛,就好像他是谢衣造的一个什么模型似的,说:“我上次见程师傅,还提起你来着。说现在年轻人,都不运动,就知道死宅在家里,对着电脑打游戏,把身体都搞坏了,一个二个风吹吹就能倒。我说,可不,我有个学生,就那样,要不介绍他到你这里来,多活动活动筋骨?”
乐无异也没听太明白,顺着往下接:“是么,啥地方啊?健身房?”
“比健身房可管用。”谢衣说。“百草武馆。”



乐无异当然没采纳他所敬爱的老师热情洋溢的建议,当时他没忍住就“我靠”了一声,谢老师那是什么智商,偶尔浪费一点在观察人类行为上那是大材小用,乐无异这德行,有故事!然后乐无异只好说,我也是昨天才知道这么个地方的,谢衣说你知道就知道,为何反应如此激烈,乐无异又只好说,我刚认识他们家一个女……女弟子?谢衣说哦,原来你认识闻人羽同学。闻人羽同学。闻人同学。闻人。羽………………然后谢老师就开怀畅笑了一路,直到乐无异下午上课脑海还回荡着老师春花秋日一样的表情。



实际上乐无异也确实不可能去什么健身房的,习惯成自然了,刚来上大学时被老娘硬拖着在学校旁边的健身房办了个一年一千多的卡,就用过一次,然后就不知道被乐无异丢在哪个犄角旮旯了,一年后老娘又来看他提起这个事,乐无异后悔的不行,他虽然钱多烧的,但也不是喜欢打水漂儿听响的人,当场给老娘保证,他以后会更加努力刻苦的学习,争取再多拿个奖学金或赚个外快,补上这个损失,被老娘暴打一顿了事。宅到如今的结果,双手和大脑特别发达,别的地方都特别萎缩。周五中午吃过饭乐无异抱着好大一摞书去教室占座,不知怎么的多走了一层楼,意识过来再往下返时,走到离地面还有四五个台阶的地方,一脚踏空,整个人就栽了下去。
在这个过程中乐无异清楚的感觉到身体的不听使唤;他眼睛能看到,脑袋能反应,怎么做最可能不疼,全知道,但手脚腰全跟不上,就跟长久没上油的机械似的,电脑失灵那键盘,你敲下去四五秒,他给你哆嗦一下。晚了!乐无异结结实实板在地上,书飞出去老远,手肘骨头和水泥地面里应外合两面夹击,当场磨的渗出一大片水泡,然后耳朵里还清清楚楚的听见卡擦一声。
十秒钟后乐无异爬起来,先看了一下四处没人,然后扶着腰走了两步,左脚跳一跳,右脚跳一跳,双脚跳一跳,都跳完后他蹲下去把摔得尸横一地的手机捡起来,按上sim卡,存储卡,电池和后盖,看看横贯屏幕的裂纹,使劲晃晃,居然开了机,利索的拨通夏夷则的号码。



夏夷则在外面吃饭,感到手机在震动,拿出来一看是乐无异,接通了,地方特别嘈杂,只听乐无异说:“夷则你哪呢。”
夏夷则说:“我外面吃饭。没法给你带啊。”
乐无异说:“我吃了饭的。你还多久能吃完?”
夏夷则说:“你有什么事?”
乐无异说:“我想运动。”
“……”夏夷则就一口气没上来,调匀气息说:“你还真想到哪出是哪出啊……现在不行呢,我最起码吃到两点,第一节课都未必赶上。我一下午课。”
乐无异说:“晚上呢?”
夏夷则说:“晚上有事。”
乐无异暗想怎么最近大家都这么忙呢,然后听到背景音里一个特别清脆的声音说:“夷则,你还来瓶豆奶不……哎,你在接电话啊?”
这边电话里乐无异就要嚎出来了。“夏!夷!则!你!混!蛋!重!色!轻——”
“晚上给你带鸭脖。”夏夷则说完迅速挂断,说:“我不用了,就喝水吧。”



乐无异浑浑噩噩的把书丢在第一排,翻了翻发现居然没有高数课本,于是浑浑噩噩的离开教学楼,走向住宅区。有女朋友这事,很正常,就连班里最歪瓜裂枣的男生,都单恋过好几茬了,但夏夷则居然比自己捷足先登,这感觉简直像被背叛一样,以及自己为何如此的恨铁不成钢,难道最后就沦落到谢老师一样,大龄青年,一世单身。……脚踝不失时机的疼起来,乐无异咬牙向前,自己把自己想得如同拼死作战的人类楷模,正动情处,咣的一声巨响,然后就眼冒金星。
闻人羽慌忙丢了手中的画笔画板,上来搀扶说:“这位同学,你没事吧……哎哟,是你啊?”
乐无异镇定的推开她,把呆毛捋直,然后面带微笑说:“是我。你在……写生……”
闻人羽说:“我正画那棵树,你走过来咚一下就撞上了。”
不能哭,我不能哭,乐无异想。眼泪已经在他眼眶里打转了,听见闻人羽问他:“你要去哪儿啊?丢了魂似的。”
乐无异说:“运动。”
“运动?”闻人羽愣了一下。“你怎么运动啊,一个人去操场跑步么?我倒是有羽毛球拍……”
乐无异说:“刚才很想。现在不想了。”
闻人羽看着他,突然笑了,说:“你啊,你这小少爷。”

她重新回到长椅上,拿起笔。“算了,我给你画个速写吧。”


乐无异愣愣的站在那,手里还拿着要回去换的课本,稍微抬了下胳膊,抱在胸前,觉得这样可能比较好看,然后觉得僵硬无比,刚想偷偷放下,就听见闻人羽说:“别动。”
乐无异不敢再动,看着闻人羽侧着身子坐着,一只脚放在长椅上,画板靠着腿和膝盖,铅笔沙沙的在纸上四处乱窜。时不时扭头看他,笑笑,再埋下头去画。面前道路上三三两两走过人,都不曾对他们加以注意,就好像难看的石雕,在那里已经放了很久似的。
乐无异没当过模特,不知道自己这时候能不能开口,可是让他憋着不说话实在太难受了,而且这状况好诡异,几经挣扎,终于还是说:“我——”
闻人羽蹭的一下站起身,从画板上撕下张纸递给他。“给。”

乐无异想怎么能这么快,又惊又喜的去看那张纸,只见触目一撮巨大的呆毛,上面还顶着一朵小花。再往下是他的脑袋,脸颊鼓得胜过他家那只一只手都抱不动的肥猫,还有两朵小红晕。在他终于反应过来时,闻人羽已经不见踪影。



这张画最后被乐无异贴在墙上,看到一次傻笑一次。在闻人羽其实是觉得自己耍了人家一回,一直有点后悔;然而当时真是控制不住自己,这男生太好玩了。自己不好意思说,想当然的以为他在生气,良心上实在不安。闻人羽这姑娘,认真的很,过几天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乐无异的号码。劈头就说:“对不起。”
乐无异当时在做实验,歪着头夹着手机,一边摘手套一边往教室后面溜,整个一状况外。“闻人?对不起?”
闻人羽说:“那个画………”
乐无异扑哧笑了,说:“画挺好。”
闻人羽说:“你不生气?不好意思啊,你太呆了……我想着,你要不嫌弃,改天准备准备,我好好的给你画一幅……”
乐无异本来不生气,听见呆就有点生气了,平复了一下,说:“没关系,那个挺好,不是谁这辈子都有机会叫人给自己画画啊。”
他这话非常郑重,因为太郑重闻人羽又慌了,局促的说:“总之,对不起啊……那个,你不是想运动?我有羽毛球拍,我可以陪你打羽毛球……乒乓球也行,网球也行,就是游泳不行啊,我是旱鸭子,也不会打高尔夫……”
乐无异说:“我也不会打高尔夫。”
闻人羽说:“那你到底还运动不?”
本来乐无异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想起运动的事了,因为老娘每次电话的凌厉提醒,且对这名词的厌恶与日俱增,出于逆反心理宅的几乎要嵌进地里,然此时此刻,乐无异突然觉得自己对运动的迫切需求超过了自己之前二十年的总和,那是一种简直能将人直接发射到月球上去的冲动。他深吸一口气说:“当然。”



次日下午三点,乐无异换上一套崭新的运动装,出门之前保险起见,给闻人羽电话:“喂闻人?我出门了。你出寝室了吗?”
闻人羽说:“啊呀!抱歉,我可能要晚一会……等我出门了再给你电话……我今天下午可能去不成……”
她说一句乐无异的心脏就往下沉一点,这会嘴角已经耷拉到下巴上了,不死心的问:“不是说好的吗?咋这么突然?出啥事了?”
闻人羽说:“我们寝室下水道堵了……”
沉默三秒钟,乐无异说:“这个我……我行,你们叫人了没?我去给你们修……”
闻人羽说:“你……”
乐无异说:“你等我一会。”


放下电话乐无异就开始换衣服,自己在实验室最常穿的一个衬衫和长裤,都是五彩斑斓,外套一个自己在家搞模型的时候的白大褂,背上写四个字:唯我独尊。跑到客厅,夏夷则正抱着笔电在那敲,两条长腿架在茶几上,看见他说:“你要去实验室?”
乐无异说:“去给闻人寝室通下水道。”
夏夷则放下笔电,啪啪啪鼓掌,末了说:“给点力,别赔了夫人又折兵。”
乐无异说:“呸!以为跟你似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到了闻人羽宿舍楼门前,阿姨还以为他是姑娘们请来的管道工,二话没说就叫他进去了。在楼门口大镜子跟前遇见闻人羽,紧张的开始了此生对女生寝室的第一次探访。大概之前进行了紧急处理,虽然屋子里有点乱,但显眼的地方没任何破绽。只有闻人羽一个。乐无异说:“其他人呢?”
闻人羽说:“都出去了。”
乐无异看她卷着袖子,踩着拖鞋,脸上还几点泥渍,忍不住问道:“我要不来,你是准备自己通啊?”
闻人羽说:“我……我通了有一会了。你行不行啊?”
乐无异恨不得拍胸脯,说:“小看我啊?我可是工科,这点事简直小菜一碟。”
闻人羽似信不信的看着他,说:“这个床是我的,你先在椅子上歇会。我去给你倒水。”
其实乐无异已猜的七七八八了;寝室里四张床,下铺是桌子,闻人羽的桌子极素净,整整齐齐排着一列书,绘画的用具,桌子边缘溅着几点颜料。瓶瓶罐罐也很少,一眼扫过去,都看不出这姑娘喜好是啥。他抬头看床上,枕头旁边靠着个没毛的布熊。
喜欢熊。乐无异想。
我能送你堆满这整间屋子的熊。



半个下午乐无异都趴在阳台地上通下水道。这寝室楼有年代了,从外面看自己没事都能塌,里面各种部件,历史悠久,气味醉人,乐无异用各种工具捅了半天,最后自己戴着胶皮手套掏出一团不知道沉积了多久的头发。起来顺带查看了一圈电线,给闻人摇摇欲坠的床脚敲了俩钉子。都弄完后乐无异坐在闻人羽的椅子上抱着椅背,累得呆毛都贴在额头上,闻人羽说:“我请你吃饭啊?”
乐无异有气无力的摆摆手,说:“等会。”
过了一会,他说:“上次那个饭馆难吃死了,我买点东西,咱们去我住的地方自己做着吃吧。”
闻人羽条件反射的说:“我买点东西。”
乐无异说:“行啊。”
又过一秒,闻人羽说:“去你住的地方?方便吗?”
乐无异说:“可方便了。夷则也在。我们常自己做着吃。”
闻人羽说:“你还会做饭……我师父师兄都不会……”
乐无异自豪到要飞起,说不出话,只是歪着头笑。闻人羽又说:“我听说,你家很有钱。”
乐无异说:“啊?你听谁说的?”
闻人羽没理他,又说:“你还会做饭,会通下水道……”
乐无异莫名其妙的说:“有钱怎么就不能通下水道了?”
闻人羽跳起来把他往阳台推,说:“没事,我换个衣服咱们走。”




俩人在学校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一堆食材,闻人羽说着我来我来,然后就两手提着六个袋子,轻而易举的登上五楼,乐无异抱着一瓶酱油气喘吁吁在后面撵,快到门口想起来给夏夷则打电话:“喂夷则你在家不?”
“不在,我在外面。”
“你住外面吧!”乐无异愤愤的推开门,杀去冰箱,一开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水,大怒,对着还没挂的电话吼。“冰箱又坏了,快滚回来修。”
夏夷则说:“你想的话我真可以住外面,为你好。”
乐无异大力一击屏幕挂了电话,看到闻人羽抱着一袋茄子在厨房门口左顾右盼,说:“我……我不大会做菜。”
乐无异豪爽的一挥手。“没事,我来。”
闻人羽在旁边打下手,虽然是有自知之明,开火的事情都交给乐无异,但刀工很好,土豆和肉片都切的很细致,动作也利索。乐无异跟大厨似的在那,说“切个葱花”,闻人羽就给他切个葱花,说“拿点虾皮”,闻人羽就开顶上柜子去找虾皮。乐无异自己穿着小鸡围裙拿着锅铲,看闻人羽踮着脚尖仰着头,束着高高的马尾,乐无异莫名其妙的想,真是天作之合啊。


天……作……之……合。大二的最后一个月,乐无异被接连不断的作业考试和这个念头折磨的整个人瘦了一圈。他跟着闻人羽打过羽毛球,开场半个钟头光捡球的运动量顶他半年。打过篮球,一对一战绩一胜九负。闻人羽没再给他画过肖像,但参观过他私人的工作室了,整间房里没下脚地,闻人羽好奇的拿起来一个飞船模型,小心的用手掌托着,像是怕弄坏。乐无异觉得自己在闻人羽眼里时而如同科学狂人救世主,时而如同五谷不分神经病,现在的问题在于,综合起来哪种形象比较多。



考试如同火车运行一样一站一站的结束,终于只剩下无关紧要的一科,眼看暑假这充满变数的两个月就要到来,夏夷则身为班长已经忙了俩通宵,乐无异便抱着他的模型,睁眼盯着墙上的画像,终于沉沉入睡。醒来的时候夏夷则还在两眼通红的对着电脑,乐无异像陀螺一样在房间里团团转。
“夷则,你说我到底咋办?是在她宿舍跟前摆一地蜡烛还是拉一车玫瑰花?”
夏夷则终于从电脑前面回过头。“这谁教你的,他跟你有什么仇?”
“我靠,你追阿阮的时候不也用的这些办法?”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夏夷则头也不抬。“说起来,闻人么,上次跟她打网球,被她直落三局啊,那状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乐无异在他背后阴森森的扇起凉风。“夷则,朋友妻——不可欺……”
夏夷则终于关掉文档,转过身来,长叹一声。“乐兄啊,虽然我觉得你一直,都特别二,但坠入情网后,好像更二了。”
乐无异说:“谁……谁坠入情网了?”
夏夷则嗤之以鼻:“敢想不敢认啊?”
乐无异说:“我认,我认,我什么都认,你倒是给我出个主意。”
夏夷则说:“去把人约出来啊。”
乐无异说:“她……她这会准备考试呢,约她干嘛?”
夏夷则恨不得踹他一脚。“你不见着人,有话对谁说啊?”
乐无异硬着一张老脸,说:“我还真没什么话要对她说。”
夏夷则点了点头,不为所动,说:“去,去把人约出来。”



这是乐无异第一次去百草武馆,非常意外的竟然没有坐错车。从公交上下来,武馆在一条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绕了好大一圈,才看见那古朴的木头招牌。偌大道场里一眼认出闻人羽,穿着练功服,在栏杆上压腿。抬头看见他,说:“无异。”
乐无异说:“闻人。”
闻人羽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
乐无异弯腰脱了鞋,走上场地。一个肌肉虬结的大叔朝他招招手,乐无异走过去,稍微低了低头,说:“您是程伯?”
程廷钧嗓门很大,说:“你是乐无异?”
这一刹那乐无异眼前突然闪过谢衣老师和煦的笑脸,竭力镇定一下,说:“是。”
程廷钧打量了一下这小子弱柳扶风的身段和白的不正常的脸色,问:“练过没有?”
乐无异勉强笑道:“没。”
程廷钧嗤之以鼻,说:“现在的后生,连个鸡崽子都捏不死。”
乐无异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笑道:“老伯,说不定呢。”虽然我才不会去捏鸡崽子呢,他心里说。
程廷钧说:“你跟小秦子试试?”
乐无异目光慢慢往旁边斜,就看到秦炀。心里惨叫一声,师兄你帅成这样闹哪样啊,还有那股子威而不怒的气度,以前听闻人说只有二十出头,比他们大不了几岁,虽然长得并不老,但再多说十岁他也信啊。秦炀走上来,跟他一抱拳。乐无异也学着他的样子一抱拳,瞬间感觉自己往回穿越了一百多年。



接下来,乐无异悲催的复习了一下他摔下楼梯的那几秒;秦炀第一拳,他勉强躲过了,心中还窃喜。第二拳和第三拳,他看得出来路,但是身体做不出反应。再然后,他看不清了。秦炀的拳头非常稳,几乎是不带情绪的稳,力道几乎都一致,最后一拳直击他面门,乐无异千钧一发间头一偏,这拳打他左脸上,乐无异退后两步,咳了一下。
闻人羽跑出来,说:“师兄,他是我同学,你干嘛打他!”
程廷钧说:“丫头,你要跟他出去?”
闻人羽说:“我跟他已经说好了。”
程廷钧说:“去吧。早点回来。”
他拍了拍闻人羽肩膀。乐无异有点摇晃的走出去,到门外,又咳了一下,心里明白,秦炀出手实在是很有分寸,就像现在他全身剧痛,很爽快的那种痛,牙床破了,嘴里有铁锈味,实则连一颗牙也不给他打掉。虽如此说,那叫个疼啊,乐无异疼的脸扭的跟个麻花似的,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闻人羽说:“你到底,逞什么强。”
乐无异说:“因为我不想在你跟前丢人。”
闻人羽说:“傻子。”
两人默不作声走了一会,这公交站牌离得实在太远。闻人羽突然说:“我师父得了食道癌。”
乐无异说:“啊?”
闻人羽说:“晚期了。师兄一直照顾他。我不知道他还有多久……”
乐无异说:“闻人,我能背你不?”
闻人羽倒退一步,说:“你干嘛。”
乐无异说:“不干嘛。就是想背你。”
闻人羽没再说话,乐无异在她跟前蹲下了,闻人羽趴到他背上,问了句:“重不重?”
乐无异一咬牙站起来,闻人羽身材匀称,可称的上苗条,但常年练武的,那叫一个结实。深吸口气,稳稳的站住了。说:“重啊。”
闻人羽说:“你肯背着么?”
乐无异说:“肯。”
人流和车流从身边匆忙掠过,窗玻璃上拖长的路灯的光影,闻人羽发绳的毛球在乐无异脖子上扫来扫去。乐无异背着她往车站走。每走一步,身后就坠落一颗星星。


Fin.

传送门:http://driftsue.lofter.com/post/193b33_8b2470

琴之仙音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