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苏雪]蒿里 BY:白夜笙

向下

[转载][苏雪]蒿里 BY:白夜笙

帖子 由 琴之仙音 于 周二 二月 04, 2014 2:19 pm

收录在苏雪本子《桃夭》里



《蒿里》

再过一个时辰通往蒿里的通途便要开启了。
百里屠苏坐在女娲神像庞大的底座上,仰头看着深蓝色的夜空里那条银色的河。幽都城极大也极空旷,走在街道之间都能听见脚步的回音。风晴雪早已被几个熟识的朋友拉了过去,嚷嚷着要她说一说地面上的新奇故事。他们听风晴雪讲着大海的辽阔和能在水下航行的沦波舟,听她讲琴川的夜间流光溢彩的莲花灯,听她将桃花谷夜间的流星,在那个地方她悄悄种下了成片成片的桃林,几年后的春天大概就会有见满谷绯红色的桃花开得烂漫。
“也许,我等不到桃花开的那个春天。”他轻声说,眼神安静,“阿翔,若是桃花真的开了,你代我飞去看一眼罢。”
然而没有熟悉的一声鸟鸣来回应他。百里屠苏猛然回过神来,身侧空空如也,那只从小陪着他长大的海东青早被他在江都城托付给了瑾娘。他微微怔了一瞬,随意摇摇头,闭上眼睛像是浮出了一丝苦笑。
天地虽大,却无人相伴。他不擅与人交谈,素来独行独往,却依旧会在某些时候觉得心底最深处漫上几缕孤单。
他伸手入怀,触到了那个还未送出的泥人。在有生之年只愿一路纵马而行看遍大好山河,可是……一个人未免太过孤独。
“百里公子。”突然响起的声音令百里屠苏心头一惊,几乎下意识便要拔剑而起。他想得入神,竟丝毫没留意到巫姑是何时站在她身前。手持法杖的女子向他行了一礼,声音淡漠,听不出喜怒:“女娲大人让我来请百里公子再往神殿一叙。”她顿了一顿,复看一眼远处被众人围绕的风晴雪,“我带着晴雪先走一步,女娲大人以她为媒与你说话。”

神殿的穹顶极高,百里屠苏第二次踏上那条长长的走廊,壁侧的灯火发出微光,照得这条并不长的路忽然像是蔓延得没有尽头。他静立了一刻,女娲在此时避开所有人见他……大概不会是想找个清俊小伙子说说闲话,也许转过这道拐角,等待着他的是更加艰难的事吧。
他终于走过那条走廊,灵女衣着的风晴雪静静垂下目光看着他。那张脸是他极为熟悉的,此刻却神情陌生而眼神空茫。静了一刻,百里屠苏恭恭敬敬低头行礼:“女娲大人。”
“百里屠苏,有一件事,吾应当让你知晓。”风晴雪静静开口,神色悲悯,“你的寿数,至多还有三载。半魂之身,终究不得长久。”
百里屠苏轻轻点头:“我本是逆天之人,能得三载年岁,已是对上苍心存感激,不敢再奢望其他。”
“然而吾知晓一法,可延你十载寿数。”
他心里一跳,抬起头来却看见风晴雪的神色并不开怀,“吾昔年曾以黄土造人,可为你塑一泥身,施以渡魂之术,可保十年安平。只是……渡魂之后前尘往事尽做烟云而散,你此生所有记忆将就此消褪。”女娲轻轻地叹了一声,她摇了摇头,声音却依旧平稳,“吾虽寄望你可延长寿数,寻回玉横,甚或访得铸剑大师襄恒,却不知你意下如何,故有此问。”
百里屠苏沉默了一瞬。他仰起头,神殿的灯光是幽兰色的,映在他眼底像是夜空里的星辰。许久许久之后他轻轻摇头,缓慢却坚定。
“十载寿数,就此舍弃?”
百里屠苏抬起头,长久地与风晴雪对视。他按着怀里那个泥人,眼神慢慢变得柔和:
“在下曾邀一人共我行过***山河同看世间风景,若是就此舍弃过往重获新生……或许,便再也等不来那个答案。”
“今生纵是历尽坎坷,却终不言悔。”

END.

传送门:http://baizhouyexing.lofter.com/post/18ac43_4981d7

琴之仙音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