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胤玉]归匣 BY:白夜笙

向下

[转载][胤玉]归匣 BY:白夜笙

帖子 由 琴之仙音 于 周二 二月 04, 2014 2:16 pm

给胤玉本《千秋》的GUEST。



《归匣》

屠苏的第一柄剑,是他自己铸的。
少年人总是有用不尽的好奇心。寻矿、熔铁、去杂、铸模、锻打、淬火,如此繁复的步骤也磨不退他的热情。教他铸剑的老师温和而严厉,陪着他一遍又一遍折腾,不厌其烦。足足花去大半年,才有手边这柄非但不寒光照人、反而粗砺不堪的短剑。
纵然不懂品剑,屠苏也知道自己铸的剑并不好。少年人捧着自己的剑匣,怏怏不乐:“老师,扔了吧。”
他偷眼看看老师收藏在高阁那一对剑,剑身是化不开的红,深深浅浅,仿佛霞光泼洒,莹然如玉,澄如秋水。
那应该是老师铸的剑吧。
晴雪说他以前是有侠者之心的人。一个行走江湖的大侠,怎么可以没有一把好剑呢?屠苏拽着老师的一片袖摆,十分不甘心:“老师,老师可以帮我铸一把那样好看的剑吗?”
老师的袖摆很长,他不小心绊了一下,差点跌倒。一双手扶住他,蓝白色道袍的人半蹲下来,含笑摸摸他的头:“傻孩子,知道老师为什么教你铸剑?”
“不知道。”屠苏老实地摇头。
他的确是不知道。但晴雪说铸剑很好,老师也说铸剑很好,他也便觉得铸剑很好。这两个人是他从心底里信任的,看见他们点头微笑就会觉得快乐。
不过老师的笑和晴雪的笑不同,屠苏想。他偶尔会觉得,即便老师站得离他很近,近得他可以一伸手,就拽住他的袖摆,但老师笑起来的时候,他们之间隔了万水千山那么远。
他说不清这种骤然而生的疏离从何而来。直到他去问晴雪,晴雪告诉他,因为老师笑起来的时候在想念一个人。
--为什么老师不去找那个人呢,就像晴雪找到我一样。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与心里念着的人共度红尘。
屠苏看见老师又笑起来,还是那样熟悉又温和的、微微带着落寞的笑,老师并没有看着他,眼里映着点落的剑光,清澈得像是那一泓秋水也似的双剑。
“老师并不是在教你铸剑。”他拍拍少年人的肩,把手放在他的心口上,“是铸这里。”
屠苏好似听懂了,又好似没有听懂。于是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老师,我记住了。”
“这些话,都是你的师父告诉我的。”老师轻声叹气,“千百年过去,我也并不能参透。不过,他大约也很希望你能记住吧。”
老师坚持不让屠苏叫他师父。他说,我不过是把千百年前你的师父教给你的东西,再依样画瓢地重复给你听。你若不知如何相称,便叫我老师吧。我们的缘分,大约也不会太长久。
师父又是谁?
九百年前的事太过遥远,桃花谷里知晓的不过两人。屠苏曾试图去向晴雪打听,晴雪说,他的师父是一个严厉的人,但是极为爱护自己的弟子。为人清正,一身浩然之气,大抵如今已经修成剑仙,不知游历到天地间哪一处地方。
更多的事,晴雪也说不上来。直觉告诉少年,老师一定很了解他的师父。于是他试着开口去问:“那……师父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你的师父啊……”
这个问题好似很难,老师慢慢收起笑,低头想了很久。
几瓣桃花从窗外吹进屋来,落在老师垂下的白发间。
又是一个春天。
“你的师父啊,”老师抬头笑了笑,眉目间仿佛被落花染上淡淡的暖色,“是一个温柔的人。”
“他教会我许多。”老师站起身来,推开屋门。漫天春光扑面而来,斜阳慵懒地从云层之后晕出一层金色。
逆着日光,那个白发不束、仙风道袍的人缓缓起身离开。他踏过满径落花,簌簌轻响。谷里的桃花从九百年前开到如今,并还将年复一年地继续盛放。而这条路上的人,也来了又去。
“他让我知晓昆仑山的雪景是极美的,可独自去赏便会觉得冷。他让我知晓御剑云端看尽山河风光是极惬意的,可看尽山河遍寻不到一人便会觉得萧索。他让我知晓人世,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
“他教我知晓……”老师的声音逐渐远去,最末一句模糊得像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何谓爱恨。”

他走到溪边。深山里的溪涧清而浅,新生的荷叶上滚着晶莹的露珠,一只云雀被惊起,扑扇着翅膀飞入林间。
风晴雪端着今日的晚饭在院子里招呼他,他低下头,去看水里的倒影。
红衣的女子透过水面向他看来,眉间一抹苍凉。
一瓣桃花打着旋儿落入水里,轻轻的涟漪从女子的眉心处散开,光影模糊。
剑灵是虚妄之物,自可幻化形体万千。只有影子不会因幻术而更改。
九百年的时光太过长久,那个人早已离开昆仑,四海游历,去寻他的剑道。他留书说剑道这条路太窄,并不能容下两个人。她化作他的模样,只是为了不要忘记那个人的一分一毫一丝一发一言一笑,一扬眉一拔剑,一拂袖一转身。
……当真痴儿。

屠苏铸剑终有所成的时候,他的老师已经不辞而别。
不见的还有那对被老师珍而重之收藏的古剑。
他觉得惋惜,很想让老师看一看自己新铸成的这把剑。也是深浅浓淡的红色,古玉一般,迎着朝阳流光溢彩。
晴雪说,这柄剑是有灵性的,要好好带在身边。它里面沉睡着一个剑灵,不知何时会重新醒来。
他已经长得比晴雪还要高了,抬手就能替她拂去发间落上的桃花。青年很是想念曾经的老师,但是晴雪说,老师已经修成剑仙,也许日后行走江湖,在某一处还能相遇。
倘若是以前的那个屠苏,大约会听懂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魂魄之力是有限的。太子长琴身为仙人,魂魄尚不能永生,何况区区一个缺魂少魄的剑灵。
千万年的时光过去,剑灵的魂力也逐渐衰微。她让自己教出来的年轻人重铸了宿体,却还需长时间的休憩才能再化为人。
如今的屠苏并不能听懂晴雪话里隐藏的悲伤,他只是开心地握起她的手,说那我们便一起去看尽山河吧,兴许真的还能遇见。

竟然也当真在游历四海的某一天,某一处城池,遇见了那个人。
只是屠苏并不明白,为何晴雪告诉他,今天遇上的这个人,是他的师父。
但是他也明显地能感觉到,这个人和老师长得一模一样,却并不是老师。
老师会看着他微笑,微笑起来的时候在想念某个人。
师父看着他的时候,他从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里仿佛看见山川万物,三千里滚滚红尘。他还记得老师说,铸剑是师父的绝学,便向师父请教。
师父也很乐意传授他铸剑的学识,取出一些卷宗来让他通读。书简都很旧了,纸页泛着苍凉的黄色,翻动时能闻到尘土的味道。他随手翻开一卷,书册里有一页被人折起,上面细细密密地写着注解,有娟秀的字迹,也有清隽的字迹。
师父看了一眼,眼里似乎有些怀念。
他说,是很久以前教人铸剑,那个人学到这里总是不会,只好一遍一遍反复讲说。
屠苏捧着这些写满字的书简,忽然觉得,老师是对的。
师父确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他翻看着卷宗,忽然想起自己的佩剑,摘下来捧到师父面前,想获得一声赞扬。深红色的长剑递到道者的手上,他觉得师父似乎怔了一怔。长久的静默之后,白发的剑仙才仿佛艰难地问他:“此剑何名?”
“红玉。”
是老师留下的名字,屠苏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那一瞬他觉得恍惚。师父此刻的神色仿佛和记忆里的老师重叠,眉目间微微透出一抹苍凉来。深红色的剑映在他眼里,像是晚霞燃尽过后的余烬,深深沉沉,无端让人难过。
他并不明白这样的神情,于是默立无话。
良久之后,师父取出一个蓝白色的剑匣来递与他。
“吾昔日年少之时,得长辈以寒月冰魄铸剑匣相赠。”师父转开眼,不再看他手里剑,背影亦是逆着日光,天色黯淡,暮光四起,连他的轮廓也变得模糊。
“此剑有灵,赠匣与汝,以藏灵剑。”

屠苏还有话相问,然而眨眼间工夫,剑仙早已踪影无寻。
他捧着那个寒月冰魄的剑匣,三尺长剑收拢在匣中,好似一泓秋水,澄然生辉。
剑归于匣,再不离分。

<完>

传送门:http://baizhouyexing.lofter.com/post/18ac43_4981e8

琴之仙音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