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苏雪]独策还 BY:白夜笙

向下

[转载][苏雪]独策还 BY:白夜笙

帖子 由 琴之仙音 于 周二 二月 04, 2014 2:14 pm

收录在苏雪本子《桃夭》


《独策还》

怅恨独策还,崎岖历榛曲。欢来苦夕短,已复至天旭

(一)

最近方兰生有点无聊。
从祖州归来将仙芝交到少恭手上他们便在青玉坛住下,而今已经过了大半个月,这些日子以来方兰生开始几天还四处走走看看颇觉得新奇,时日一久不免觉得有些厌倦了这洞天日月区区一方天地。他生来爱与人说话,又好管个闲事,然而青云坛经历一番变乱,弟子走的走散的散,人丁本就稀薄,整日里人影也见不得几个,憋得他只觉得一身骨头都好似生了锈。
所以,自称谦谦君子的小书生百无聊赖之中给自己找到了一门稍微可以舒缓筋骨的差事--偷听墙角,哇唬。
至于,听什么墙角嘛……
“苏苏,刚才那个人……是你找来的?”看着黑曜不情不愿地跟着那名青玉坛弟子离开,风晴雪背起手,颇有些诧异地微微一笑。
方兰生扒拉开遮在眼前的草叶,猫着腰偷偷在小册子上记下:某年某月某日于青玉坛凉亭石阶处,晴雪与木头脸言谈甚欢。晴雪微笑多次,为难笑一次,会心而笑两次,木头脸(疑似)微笑一次。
他自幼在书院念书习文,字写得极好,行云流水也似,把一簿流水账册写洋洋洒洒得好似一部正经典籍,若是书院先生见了,定要捶足顿胸痛骂辱没斯文矣。
记完这笔,方兰生不无苦恼地挠了挠头:“哎呀,这一招拿来讨好小铃儿,怕是有些困难。”他搁下册子,复又探身去看,忽而一道黑影投在身上挡了大好阳光,不由皱起眉头:“谁呀谁呀这是,俗话说好狗还不挡道呢……”
元勿微微有些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方公子,您真是……好雅兴。在这儿作诗呢?”
突然醒悟过来自己是在偷听墙角被抓了个正着,方兰生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咳,呃,那个啥,天气不错,出来走走。”
元勿见他飞快地把纸笔往怀里一藏,笑了一笑没有多问:“倒是元勿扰了公子的雅兴,失礼勿怪。在下还有要事禀告丹芷长老,失陪。”
“哦?出了什么事?”左右闲得发慌,便顺口追问了一句。
“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不过有些古怪。”元勿皱了皱眉,“衡山西北脚下的林家村子的人,方才上山来哭诉村子里来了恶鬼,骇得村里人夜夜闭户不敢外出,万幸倒没怎么伤人,故此来求仙人庇佑。我想衡山乃是天地灵气汇聚之地,鬼怪一说向来未曾听闻,寻思着有些奇怪,想告知长老拿个主意。”
“嗨,这好办。”方兰生转了转眼珠,“降妖捉鬼,找我就对了,何必去麻烦少恭。他这些天专心炼制木头脸的丹药,为这些小事分神太不值当。有我这家传佛法镇着,你就放心好啦。林家村在何处?我这便去瞧瞧!”
他这些天憋闷得慌,现在散散心的大好良机摆在眼前,岂能就此轻易放过?一旁听着他两人说话的风晴雪也凑了上来:“村子里有恶鬼?呀,是不是像自闲山庄那位姑娘……希望村子里的人都平平安安的。”她转过头去看百里屠苏,睁大了眼睛,“苏苏我们也和兰生一起去看看吧?说不定还可以帮上什么忙。”
百里屠苏淡淡点头:“也好,三人同去,有个照应。”
“对对对,人多热闹好玩啊。”方兰生难得地对百里屠苏的话表示赞同,然而下句话一出口,某个人心里那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小算盘就显露无疑,“不如我去叫上襄铃他们,一起去不是更好?”
“今天早晨红玉姐姐带着小铃儿出去了呢,说是要去衡山的几处胜景回雁峰啊岳麓峰啊走走看看,现在怕是还没回来。”风晴雪惋惜地摇了摇头。
“天不助我……”小书生垂下头去,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他暗自里顿足捶胸了一番,趁着百里屠苏和风晴雪细细询问元勿林家村所在的这个空档,又一转过身弓下腰掏出笔来,唰唰唰再添上了一句“晴雪邀请木头脸同去恶***,微笑一次,木头脸应下,虽未有笑意然神色颇怡悦--啊啊啊啊啊说明做事要主动方兰生你这个笨蛋!”

(二)

夜凉如水,长空孤月。偶尔井口田埂边缀着几声稀稀落落的蛙鸣,衬得四野里越发寂静。三四月间的天气乍暖还寒,冷风呼啦啦地吹过空无一人的村舍泥径,几户人家屋顶的茅草未曾覆得严实,几缕碎草随风翻翻转转,刮出一路沙沙的回音,无端让人觉得遍体生寒。
“真是个破地方,还衡山脚下灵气所钟呢,活脱脱一座***。”方兰生嘟哝了一声,拢起袖子取暖。他们在一处破败的小院落里或坐或卧,因着是来“捉鬼”,也不便生火,夜里寒气漫了上来,确实有些冷得碜人。
百里屠苏倚着井口坐下,阿翔在井栏上偏着头蹦跳,偶尔低鸣几声。他拭了拭井口,青石板上竟结了一层薄薄的霜,眉头一轩:“此处寒意似比别处更胜,应有诡诈,须留神。”
“嗯,苏苏说的对,这里比青云坛晚上冷得多呢。”风晴雪点了点头,也走到井口旁边坐下,“兰生也过来坐吧,大家挨得紧一点,就不会那么冷了。”
“哈、哈哈,不用不用,你们坐近一点就好。”方兰生连忙摆手,露出几分尴尬的笑。百里屠苏微微一瞥他,只见书不离怀笔不离手的书生一埋头继续奋笔疾书。
“某年某月某日,夜间风冷,晴雪为取暖与木头脸坐到一处--我勒个去方兰生你太笨啦!雷云之海的时候你居然没有想到!呆啊!”
默默把八卦·吐槽笔记收入怀里,方兰生开始托腮发呆。这处院落便是村里人口中闹鬼最厉害的地方,荒废了不知多少年,屋舍院墙尽皆风化剥落得厉害。据说几百年前这里曾经住过一个极为厉害的真人,道骨仙风降妖除魔,故而村人发现此处闹鬼都惊骇不已,怕是当年真人封印下的什么妖魔作乱,不得已才往青玉坛求助。
不过,数百年前的旧事,到而今早已作烟云而散,谁还记得清那些琐碎传闻呢。
“快到三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发现呢。”抬头看了看头顶那弯月牙,风晴雪站起来四处望了望。村子里漆黑一片,似乎家家户户都已沉睡,安静得像是一片死域,不由有些好奇:“咦,他们晚上都不点灯的?这么黑漆漆的,万一有人回家很晚看不见怎么办。”
百里屠苏微微摇头,目光一闪:“适才村民曾言逢夜不可举火,不知何故。”
“不能举火?”风晴雪眨了眨眼睛,“那不是和铁柱观一样么,是不是也有妖怪一看见灯火就能出来吃人作恶?苏苏你放心,我这次再也不随意点火了。上次、上次是我不好,害得你和你师兄……”
“旧事不必放在心上。”百里屠苏淡淡地打断了她,“瑾娘曾说我此一生是大凶之兆,命主孤煞。一切都是天意,无须过于苛责。”
他抬起头看着苍茫夜色,眼里映着漫天星辰,眼神纯粹得像是能看见底,又好似深邃一片,看不分明隐藏在其中的悲喜爱恨。风晴雪看着他,每次百里屠苏露出这样沉默而坚韧的表情她都觉得心里某个地方好似微微被触动了,不由自主地想要去陪着他说话,想要听他说话,哪怕是一些毫无重点的琐碎闲事,也会觉得安心。
她想苏苏心里一定有很多事,可是他不说也不抱怨,孤单而沉默,这么多年过来都只有大鸟陪着他。他安静地握着剑想要保护很多人,有他在的地方就不允许同伴受到丝毫的伤害。可是……其实他才是最需要保护的那一个啊,他背负了那么多的事,每逢朔月还要承受煞气发作的痛苦。婆婆总是对她说,一个好人心里要想着别人不能老想着自己,苏苏他大概……心里只有别人没有他自己吧?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那么让我来保护他吧。至少……有一个人陪着,就不会那么孤独。
风晴雪抬起头,和屠苏一起看向漫天星空,北斗七星在天际发出炫目的光华。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方兰生坐在一边打盹儿,四周安静下去,月光宁静地洒在屋瓦草丛里,像是一层白色的轻纱。
忽然某处木门吱呀一声轻响。
三人一惊转身。身后那座破败的屋舍不知何时被人拉开了一道缝,一缕幽幽灯光从门缝里照出来,映得四下里影影绰绰,方兰生警惕地拿出佛珠,一个佛法手印以他为圆扩散开来,将三人笼罩在内。
“何方妖物?”眉梢一扬,百里屠苏沉声低喝。
木门缓缓打开。没有形容枯槁的行尸走肉或者长相骇然的庞然妖物扑面而来,探出头来的是一个小小少年,生得清俊可爱,穿得齐整却缀了补丁的衣服,提着盏半新不旧的灯笼,也不似魂魄般半透明的样子,像是哪家走失的顽皮孩子。他眨了眨眼睛,几步跑到了院子中央:“你们是谁?”
风晴雪微微诧异地弯下腰去看他:“小弟弟,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这里好危险的。”
少年也抬头看她,微微偏过头,像是听不懂她的话。百里屠苏神色一沉,骤然拉开风晴雪:“小心。他没有影子。”
他微微扶住额头,这样一个孤单的少年手提灯笼的景象太过于熟悉,似乎很多很多年以前曾经在哪里见过,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在翻腾咆哮,可是他又分明从未到过此地。方兰生伸长了脖子去看少年身后。他手里提着的灯盏十分明亮,照得院中杂草枯井都拉出了长长的黑影,独独他自己身后却空空荡荡,便把手中佛珠一扬,口气却还温和:“小弟弟,人死之后魂魄须往忘川转生,你莫非是有什么舍不下的挂念?不如告诉哥哥我,一定帮你办到。我这便念一段往生咒超度了你,助你去如轮回,可好?”
少年怔怔看着他,似乎听不见他说的话,只是提着灯笼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们,脆生生地开口说话:“我家大狗不见了,你们见过么?黑色的,一条很大很大的大狗。”
他夸张地伸出手臂,努力向他们比划着。风晴雪下意识地摇手:“没有呀,白天在村子里看到的狗都没有见过黑色的,苏苏你看见过么?”她转过头去看百里屠苏,然而素来冷静的那个人竟然微微闭上了眼睛,神色间有些许茫然:“黑色的……大狗?”
少年也看向他,突然脸上盛满了惊喜。他跑过来扯住百里屠苏的衣摆,方兰生的佛印竟然阻挡不了他半分:“我找到了,大狗在你这里!”他小小地欢呼了一声,仔仔细细地看了看眼前的青年,忽然脸色又是一变:“不对……你、你杀了大狗?把它还给我!”
一声剑啸有若龙吟。百里屠苏推开他,反手拔剑。剑气凛冽,压得四周草叶一低,仿佛寒风割面,少年却好似依旧没有察觉,眼底神情又悲伤又愤怒,像是个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他直直地朝百里屠苏伸出手,紧紧地咬起嘴唇:“你,把大狗还给我!”

(三)

“三百年不见了,吾友。”百里屠苏轻轻开口。他蹲下来,直视着少年的眼睛,脸上神色辨不分明悲喜,“你果然还在此处等待。”
风晴雪猛然捂住嘴。变故只在刹那,方才百里屠苏还拔剑指着少年,握剑的手腕坚定得像铁,这一刻却抛下长剑卸去了所有防备,唇角微微挑起一抹冷然笑意。她退后一步,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眼前的苏苏仿佛变了一个人,陌生得让人心底微寒。
“木头脸?你在搞什么。”方兰生和她一样不明状况,跺了跺脚神色有些恼怒,“说话莫民奇妙的,你们认识三百年了?咦,莫非又是前世的事?”
百里屠苏长声一笑,眼底乍然现出几分血光:“哈哈哈哈,吾已非百里屠苏。吾乃铁柱观噬月玄帝,败于百里屠苏之手,便赠了内丹于这狂野小子。内丹载有吾一魂一魄,原本再待三日便要消散,你等竟机缘巧合得来此地!哈哈哈哈,岂非上天助吾!”
少年踏前了一步,眼底怨愤的神色消褪不见,他欢欢喜喜地朝百里屠苏张开双手,像是要抱住那只并不存在的黑狗:“我点了好多天的灯,你一直都没有回来。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的事啦?”
百里屠苏,或者说噬月玄帝静静地看着他。少年的眼眸明亮,纯澈得像是倒映了星辰的一潭水,半分纤尘也不曾染。良久良久噬月玄帝摇了摇头,微微一声笑:“三百年了,吾友,你一如当年。”
他踏前一步,骤然伸手扣紧了少年咽喉,眼里血光大盛:“真是可笑,三百年前吾便为你所骗,时至如今,却仍觉得你心本善。吾本待转世之后再来寻你,既然在此得遇机缘,便亲手了结这一段因果罢!”
“……大狗?”少年挣扎着想去掰开他的手,可是终归年幼,那点气力对于此时的百里屠苏而言单薄得可笑。他手里那盏灯笼滑落在地,灯烛倾覆,点燃了糊着的油纸竹骨,火光映在二人眼底,更加衬得百里屠苏一身煞气惊人。风晴雪微微低呼了一声,跑过去试图以自身的心法解掉噬月对他的控制,可是方才触及屠苏手腕便被一股大力弹开。
方兰生未曾经历过铁柱观的种种境况,百里屠苏亦不曾对他们提过噬月赠丹始末,这时有些摸不着头脑,皱着眉毛扶起风晴雪,拉下脸来:“喂喂,木头脸你怎么回事,晴雪你也不认了?”
“他不是苏苏。”风晴雪摇了摇头,眼里漫上了几分担忧,“苏苏他自己绝对不会对我们出手的。可是不行啊,这样下去……苏苏身上的煞气会控制不住的。兰生你的佛法能不能让那个噬月玄帝离开苏苏的身体呢?”
“相由心生,恐怕这得靠木头脸自己了……唉,我试试。”方兰生收紧了佛珠,金色的光芒笼罩了一片,可是没有用,满眼血红的百里屠苏依旧死死地扼住少年的咽喉不放。少年脸色已经涨成了紫红,他努力瞪大了眼睛去看百里屠苏,眼神依旧明澈得见底,风晴雪看着他们,忽然觉得心里莫名地难过:“你……噬月玄帝和道渊真人?你们不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么?为什么、为什么都想要害死对方呢?”
百里屠苏仰天一笑:“人类!吾再也不会轻信尔等只言片语,休要妄图妖言惑吾!统统散去吧!”
他手下加力,道渊的颈骨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少年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可是他不喊痛也不曾哭,只是一直看着百里屠苏血红色的眼睛,清秀的眉目间带着几分茫然。大概噬月此刻终于放松了些许力道,他终于能够开口说话:“大狗我……等了你好久啊……”
依旧是安安静静的声音,没有半分苛责或是惊怒。少年的影子渐渐变得淡了,那只灯笼也即将燃尽,重新降临的黑暗里他好似消失在风里了一般,地上燃尽的灰尘被风一扬,再也无迹可寻。
方兰生收了佛珠,双手合十,低下头默默念了一段往生咒。他自幼心善,虽然与道渊素不相识,却依旧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地入了轮回,前去往生。噬月玄帝转头看着他,冷冷一声笑:“人类,收起你的假慈悲。不论血缘之亲,还是好友至交,前一刻装得一副关切嘴脸,一旦得知你是妖物便要拔剑相向,恨不得诛之而后快,倒不如吾这般屠尽世间之人来得痛快!”
“你说得不对。”风晴雪竖起眉毛,她生性温和单纯,极少以这般斩钉截铁的语调对什么人说话,“苏苏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才不会像你说的那样滥杀无辜。他……他手里拿着剑,不是为了伤害谁,只是想守护身边的人。”
噬月玄帝看着她,血红色在他眼里身侧缭缭绕绕:“可笑,明明心里有着比吾更甚的暗黑,却妄图逆天行事?。真是可笑啊……你说呢?”
他抬起手按向那颗属于百里屠苏的心脏,唇角的冷笑越发深得可怖。

(四)

逆天行事么?
百里屠苏感觉到他的手按在自己胸膛,心脏跳动的振感无比清晰。噬月玄帝的魂魄在他体内出现得突然,他适才猝不及防,才被控制了身体,意识却仍旧清醒。他想着噬月的话,却恍若听见了欧阳少恭的声音。
“残缺的始终便是残缺,天地生灵俱有三魂七魄,亘古未变,若是少去,又如何能算作一个人?不循常理,终违天道,不正是被世俗目为异端?”
自己……大抵已经算不得一个人了吧?
魂魄残缺,就连自己是谁都分不清,日后……若是日后煞气入体,大概也会变成一个六亲不认嗜血狂暴的妖魔吧?到那时,又有谁还会如今日这般待他?
他触摸着自己的心脏,觉得它跳动得前所未有的疯狂。一股没有来由的杀气从心里腾升起来,席卷了全身。他慢慢抬起手,去触摸焚寂的剑柄。
“苏苏……”风晴雪微微怔住,她看着百里屠苏站在原地,神色隐没在血红色的煞气里,看不分明,眼神却一分一分逐渐冷了下去。噬月玄帝没有再说话,她觉得站在那里确确实实是她认识的那个苏苏,可是他低垂着眉目,无端让人觉得分外陌生。
方兰生依旧在一旁徒劳地念着一段不知所云的佛经,相由心生,纵然他佛法再精大概也无济于事。风晴雪想了想,坐在井栏边,唱起了一首歌谣。
歌声如水般蔓延开去,轻柔得像是洒落的月光。
仿佛一缕微光照进了心里某处黑暗的角落,百里屠苏觉得脑海里微微一痛,乍然生出的杀气复又淡了下去。他努力想要记起自己身在何处,自己是谁,应该做些什么……方才种种好似一场梦,无数碎片般的话语在他脑海里穿插,几乎要将他淹没。
这是……晴雪在唱歌,他想。
一瞬间仿佛所有的茫然都消失不见,灵台忽然清明一片。纵然是半魂之身又当如何?他是百里屠苏,想要以一己之力守护一些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握着剑并不是为了毁灭。他还在等待一颗仙芝漱魂丹去救冰炎洞里的母亲,他还想要等待师尊出关向他请罪,他还想要做很多很多事,其中一件一直藏在心底未曾忘记。
……那个学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捏出来的泥人,还没有送出去啊。
他骤然抬头,眼里火焰般的血光刹那间熄灭。
“百里屠苏此生,绝不会沦为祸害世人的妖物。”他轻声说,分外缓慢,却坚定如金铁,“亦不会听任妖物在眼前伤人。”
他凭空一挥手,剑气纵横,尘土纷扬。煞气自他身上迅速褪去,噬月玄帝的力量消隐无踪。风晴雪止了歌声站起身来,神色关切:“苏苏,你没事了?”
“无碍。”百里屠苏轻轻点头,“多谢晴雪。”
方兰生原本也很高兴地收了佛珠,正想插一句“木头脸你搞什么鬼刚才吓死人了”云云,见到此情此景默默地退了一步,默默地掏出那本随身的小册子。
“某年某月某夜晴雪为木头脸唱歌缓解煞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方兰生你居然不会唱歌!快!去!学!啊!襄铃要你这个不会唱歌的书呆子来干什么啊!”
--记录完毕。
忽然夜色里再度平添了几分七彩光华,三人戒备地转身,只见院内那口枯井处突然泛出淡淡的光来。风晴雪离井口最近,小心地俯身过去,只见干涸的井口里慢慢升出了一盏古旧的灯,碧玉琉璃雕琢而成,分外精致。
“这是……暗月琉璃盏?”风晴雪看着那盏浮彩泛华的灯,忽然眼前一亮,伸出手想去接住它。百里屠苏眉头一动,握住了她的手腕:“小心。”
这大概是百里屠苏第一次主动握住她的手。只是那么一刹,而后飞快地放开了。风晴雪微微一愣,含笑摇头:“不碍事的,苏苏。婆婆以前跟我讲过很多故事传说,提到过一盏叫做暗月琉璃盏的灯,和它很像,没有危险的。”
对此话唠兰生未发表任何意见。他正抓着一杆笔涂了满本小册子的“牵手牵手牵手牵手……”
“婆婆说,这盏灯是太古鸿蒙时候遗留下来的神器,已经很少在世间出现过了。”风晴雪侧着头想了一想,“大概……是用来封印一段记忆的吧。刚才的孩子……也许那个道渊真人的一段记忆?”
方兰生此刻也凑了过来细细看了一看:“哇,真是个宝贝欸。那个道渊真人果真名不虚传,居然收藏了这样的神器。”
风晴雪笑了一笑,她没有接方兰生的话头,微微仰起头,看着皎洁月光,带着些许疑惑的神情:“可是我有点想不明白,既然道渊真人这么怀念以前的日子,为什么还要将噬月玄帝关起来呢?他们不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么?”
那盏灯慢慢在她手心里黯淡下去,四野俱寂,夜风呜咽。过了许久,百里屠苏才淡淡摇了摇头:“大概是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条无法回头的路吧。”
他从风晴雪手里拿过那盏灯:“以前在天墉也曾听师尊提起过此灯,燃血幻形。我体内有噬月内丹,附着他未曾消散的魂魄,青玉坛又离此地不远,大抵这盏灯是感应到了旧友的气息才燃起幻化出少年时的道渊真人,村民无知,便以为是闹鬼。”
他顿了一顿,忽然拾起长剑在手心里一划。
“苏苏?”
“木头脸?”
百里屠苏轻轻抬手,鲜血顺着他手腕淌下,逐滴注入琉璃盏里。他看着那盏古灯,声音放得极轻:“百里屠苏此生……大概也非长命之人。若哪一日我不幸先一步消失在茫茫尘世间,留下此灯,希望能做个念想罢。此一生能在茫茫人海中得遇你们,已经是莫大的幸事了。”
他慢慢仰起头,月光洒落在他眼底眉间,连带素来坚毅的神色里也沾染上了些许的温柔。月华点在他眼里,像是方才那个少年一般纯澈。极其罕见地,他唇角微微勾出一抹笑,淡淡垂下眼去:“其实说到底都是些私心痴念,过往种种如烟云即散。只不过希望在世间留下些微的痕迹罢了。师尊往日总是责备我放不下,也许……真的放不下吧。”
放不下,也求不得。然而此一生能在茫茫人海中得遇你,已经是莫大的幸事了。

(五)

那盏灯终于在她手里彻底熄灭了下去。
风晴雪看着碧玉色的暗月琉璃盏,冷风无休止地吹过,破落的木窗在风里咯吱咯吱作响。依旧是那个遇见少年道渊的院落,一瞬间却不见了方才的百里屠苏和方兰生,唯留下她孤零零一个人站在原地。
方才的言笑或者歌声、拔剑相向或者短暂的一握手,都不过是一场记忆里的虚幻之境,镜花水月,终不可持久。
弹指又是三百年过矣。
她收起怀里那卷古旧的书,是很多年以前方兰生托人带给她的,满满的一册,书生用清峻的字迹行云流水般记录了多年以前的一点一滴。那些以往不曾留意的琐碎旧事,如今一字一字读来,心头却是百般悲喜。
苏苏,连你在世间留下的最后一丝痕迹也不复存在……可是,我依旧在找你。

(完)

传送门:http://baizhouyexing.lofter.com/post/18ac43_4981c7

琴之仙音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24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