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紫胤中心]绿酒 by:泠澜

向下

[转载][紫胤中心]绿酒 by:泠澜

帖子 由 风晴雪 于 周日 一月 12, 2014 3:36 pm

虽然很多余但还是要补的 紫胤真人=慕容紫英设定 有略微腐(云紫)成分 慎
以及作者自己都讲不清这算是仙四还是古剑同人了……
对22号的DLC蠢蠢欲动!竹笼你真是我的小叮当w


绿酒



红玉随紫胤真人来青鸾峰已有月余。
初至此处,见山顶人居,尚以为是来探访故人。走近却只瞧见两座简陋坟包,连前头刻名的都是木板而非石碑,其上黑漆经岁月雕磨,只余浅淡的烟灰色。屋舍空置许久,看得出摆设比上面灰尘更古旧。
红玉猜想,大抵紫胤每每离开天墉,令古钧也不得随行时,到的便是这里罢。

紫胤在生活起居上始终亲力亲为,并不需红玉随时在旁侍候。于是红玉常常闲得发慌,回想在天墉城时又不同,紫胤不用她时便叫她沉睡,在一片空茫中不理岁月无知无识。
然虽这样讲,但总是现在好些。能日夜相伴,总是好些。

红玉发现木房旁边的大树上有座树屋,比下面紫胤的陋室更破败。树虽生的巨大粗壮,却长势歪斜。并不很高,坡度甚至容得人自树下走上。其中只有几个书架和一套桌椅,积了薄尘的桌上摊着本书。红玉觉得意外,料想紫胤不似这般随意,故应是他常读的本子。小心拿起来看,上头尽是些看不懂的文字,能读懂只有两把剑图,较细长的……与在门前坟头插着的那把颇为相似。
作为剑灵,她自然晓得那尘封于此通体莹蓝的长剑绝非俗物,她也曾意欲拿起仔细研究,只是她才伸手,紫胤便拂袖相阻。
“莫要去碰,且由它在此。”
她只得悻悻放下手,别开头去盯自己鲜红广袖在身旁余留的残影,不复言语。

红玉不由去想,沉眠于土堆之下的人与紫胤是什么关系。到这安顿下来的第一天,紫胤便差她去山下太平村买来一罐黑漆,亲手细细重描了那些褪色的刻字。
起初见爱妻二字触目惊心,后来渐渐觉得不像;旁边那人倒是只得简单五字,却又刻意摆得与另外一人相照,名前留一块突兀的空白。
再旁他猜想就更多得无从确认,他们身份与她主人的过去一般,始终成迷。


一日,清冷的青鸾峰突然来了人客。
一位青年女子怀抱小瓮出现峰顶平地,红玉恰巧在那眺望清晨尚未散去的云山雾海,被她一惊,而到底活了千年,练出绝佳涵养功夫,面上不露声色,只是一味端详那女子。眉心一抹红印在额前刘海后躲躲藏藏,肤色异于常人的白皙,一身青蓝衣装,只是立着,从神色仪态便透露得出优雅端方。
女子处变不惊,只看她了一眼,伸手捋过胸前长发,开口道:“你是紫英的剑灵……他在何处?”

红玉微微一福,道:“请随我来。”

且行了几步,远远望见紫胤背向她们在屋前负手而立。而后似有感应一般地转过身面对来人,身边女子面露喜色,脚步更快。红玉见紫胤朝她摆了摆手。
这便是要她退下。


柳梦璃手捧着瓮走到紫胤跟前,唤他:“紫英。”
紫胤略微颔首,道:“你来了。”
柳梦璃左右张望了一番,把臂弯里的瓮递给紫胤,笑问道:“怎么不见天河?我给他捎了幻瞑界的蜜酒来。”
只见紫胤默默伸手接过,旋而躬身置于脚边空地,道:“我素不喜饮酒,全留给他罢。”这番一动作,他身后的墓牌便现身于柳梦璃眼前。
云天河之墓,新漆过的刻字在清晨曙光中泛着光亮。

“数月之前的事了。”紫胤向旁退了一步,添补道。
柳梦璃刹那间泪盈于睫,又似不可置信般的轻轻摇头。她缓缓踏近一步,在伸手触及那墓牌时才停下颤抖,长吁一口气,道:“……无怪乎一连几日也寻不到他的梦境。十九年,对凡人而言,终是太长。”
“就算受过衔烛之龙的拂照,他还是走得那么早……比起你我,早了太多。”
柳梦璃伸手细细摩挲着云天河名前的空隙,声音轻得宛如叹息。
“虽然他等不了我,但待我死后,自会去寻他转世。”立于墓前的女子勾起一抹惨淡的笑,盈盈欲滴的眼泪终于落在脚下的空地,晕开一圈深色湿迹。
“希望那时,我与天河的缘分不会再这么短。我能够早些遇见他。”

一碗孟婆汤,忘却平生事。紫胤没说出他真正的想法。活着有那么多的遗恨,能留个念想,多少宽慰一些。


“这便走了?”
柳梦璃点头,垂目盯着自己足尖,似不愿再看面前沉寂的故人。
“奚仲就在下面,他这次定要跟来,我实在推搪不过。大抵,他也是料想到了什么吧。”
紫胤道:“如此。我送你下去。”柳梦璃勉强弯了弯嘴角。
先前萦绕在青鸾峰周围的云海开始在晨光中渐渐散去,从木屋到最近的一处下口不过百步,明黄色的光线打上紫胤丰神俊秀的面孔,柳梦璃发现自己竟移不开视线,心中萌生不舍,不住想起对方少年模样。
她停下脚步,怔怔地注视紫胤,忽道:“紫英,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再去即墨看花灯吧。”
紫胤凝望着远处流云散尽的天际,整个人都浸润在一片暖色里,冷峻的神情也仿佛沾染上了温度。
“只要你能来,我绝不食言。”


红玉立于石沉溪洞前,细细端详洞门口的刻字。
……石沉溪洞,洞悉尘世。常人何来此等本领,能求个问心无愧,已是难得。
她摇头。回过身,看见紫胤负手于峰顶下口处站着,身边已无旁人,便跟了过去。

紫胤沉默地瞭望远方的重峦叠峰,终而叹息道:“她不会再来了。”
挚友二字太轻太薄,抵不过斯人已去的伤。就如同他始终未想得到能嵌于云天河名前的称谓。昔时在月下发愿永远在一起的少年,故去的各自故去,未亡的天涯分隔。得不到的,皆空成遗憾。

此时面对胜景,红玉却没来由地出神,忆起不知从何处听来的词句。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而这实际和她没什么关系。

当日离开天墉城的时候,紫胤走得几近两袖清风。早卸任掌门的涵素真人心知留不住他,而天墉上下,谁不知执剑长老爱剑成痴?便劝他可把多年珍藏一并带走。紫胤却一味拒绝道,有古钧红玉,已是足够。
那时真是高兴,霎时间甚至觉得天墉城中一贯乏味冷清的景色也活灵活现起来。


她曾言,主人已成仙体,红玉亦寿数绵长,从今往后尚有千年万年可长伴主人左右,与旁人相比,已觉幸甚。
又道,其实求而不得,求而既得,不过唯心而已。

终是虚妄。

END


原文传送:http://aurogon.bbs.gamebar.com/viewthread.php?tid=51936&extra=page%3D65%26amp%3Bfilter%3Dtype%26amp%3Btypeid%3D14

风晴雪
忘川
忘川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4-01-10

http://zaishuiyifang.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