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少恭中心]残魂引·断章回忆 by:枫。凛璇

向下

[转载][少恭中心]残魂引·断章回忆 by:枫。凛璇

帖子 由 风晴雪 于 周日 一月 12, 2014 3:29 pm

残魂引·一
古蓬莱之国遗迹,山上宫殿。
欧阳少恭端坐于宫殿的断壁残垣之中,遥望着东海的万顷波涛。玉横,亦或者说铸魂石,正悬浮于空中,无言地散发着荧光。
欧阳少恭抚过膝上的九霄环佩琴,手指轻挑,弦上铮铮之音不绝。他自语道:“六弦文声主少宫。文星柔以应刚。乃文王之所加也。”少宫,乃七弦琴的第六弦,相传为周文王所加。
少宫之音,其音虽柔,却透着丝丝凛然硬气,颇得他所喜。他渡魂百世,却始终以“少恭”为名,便是源自于此。
“丹芷长老,百里屠苏一行已到蓬莱,如今想必已突破幻境,往宫殿上寻来了。”青玉坛弟子松音垂首恭敬道。
欧阳少恭嘴角微扬,“便叫元勿于宫殿山下相候,顺道将那奇兽“暗云奔霄”带上,为他们增添些许游玩的意趣。”
松音应允退下。

尽管已不知活了多少岁月,欧阳少恭心中却难以抑制地兴奋,等待了多少个千年!终于迎来三魂七魄齐聚一刻。百里屠苏,你可别让我失望!
琴音乍起,其音之激昂,直透霄汉,宛若沧海之龙吟,响彻九天!

断章回忆·一
伴随着铮铮琴音,我于鸿蒙之中醒来。
“地皇女娲大神的牵引命魂之术果然非凡,凤来你终由区区一琴之灵,成就完整生命之魂魄了。”说话之人语中透着欣喜。
红衣、红发、红瞳,环绕周身如火般跳跃的气息——这是一个真宛如烈火一般的男子,而他也正是以火为名的神祗——火神祝融。
祝融盘膝而坐,膝上摆着一把木琴。他见我默然不语,想是我命魂初生,灵识未稳,便先说道:“当年我取榣山之木造就三把琴,你这原身凤来琴音色之温正平和最得我喜爱,鸾来皇来二琴虽也不差,但终觉是逊色了些许。”随即将凤来琴递与我。
以手抚琴,感受着质朴的纹理,我这才想起,我原是祝融所造的一把凤来琴,与祝融弹曲奏乐的岁月一一浮上心头。
只听祝融轻笑道:“我们以父子情谊相待,你可叫我一声父亲。而你也再非琴灵,凤来之名便舍去,以后便叫做太子长琴罢。”
我轻轻点头,开口唤道:“父亲。”
这是我命成后第一次开口说话,甫一开口,只觉口中透入些许气息,夹杂着陌生的气味。宛若晨曦照亮大地,我的六识尽开,整个世界仿佛刹那之间无比真实起来。
我使劲一嗅,这便是草木花香?我抬眼张望,这便是和煦暖日?我闭目倾听,这便是潺潺流水?
好一个美丽的世间!
祝融见我陶醉于此地山水之间,便道:“此处便是榣山,是我取木造琴之地,如今亦是你命魂初生之处。”
我望着这一片山水,便道:“父亲,造就之恩无以为报,如今我便以凤来琴小奏一曲,献与父亲,望父亲笑纳!”
我从未亲自奏琴,亦没有既定的乐谱,一切宛若天成,仅仅只是想将这第一次感受到的这美丽世间的体会抒发而出,
琴音响彻,榣山百鸟飞回,云端隐隐传来凤鸣与琴声相合,祝融听得如痴如醉,凤来凤来,此琴确实是到太子长琴手中,才应了凤来之名!
殊不知,我和祝融痴醉之中,榣山水湄边,一只小小水虺亦在琴声之中痴痴地注视着我这奏琴之人,而我化入这天地轮回之后的第一丝因缘亦由此开始。

残魂引·二
“水虺?怎会突然忆起这个?”欧阳少恭于回忆中清醒,只觉得脑中疼痛。
他魂魄不全,死后只能化作荒魂消散于天地之间。若想续命,只能以“渡魂之术”强夺他人身体,其中过程之凶险自不必说,而每次渡魂总会丧失些许前世之记忆,这似是而非的些许模糊映像亦不是第一次浮现。
如今这般模样,却不是皆拜那自许为“天道”的可笑仙神所赐?
好一个“获罪于天,无所禘也?”仅凭一句“天命”便能将世人压得永世不得翻身!

断章回忆·二
“火神祝融,水神共工,仙人太子长琴,于不周山行止无端,招致弥天大祸,天柱崩塌,生灵涂炭,三界旷日奔走,终平劫难。”
“然溯源穷流,今天降责罚!”
“即日起,祝融、共工往海之东无底墟思过千年!
“太子长琴贬为凡人,永世不得为仙,轮回之中寡亲缘情缘,命主孤煞!”

“铮——”凤来琴发出最后一声不甘的哀鸣,弦断琴毁,伴随着是我肉身的毁灭,三魂七魄被天兵打入人间。
世间游魂终是要归于忘川中去,继而重入轮回,然我听闻一入忘川,便要忘却今生之记忆。
想我太子长琴一生,恬淡自然,这堕入凡尘亦是罪有应得,并无怨言。我不怕永世轮回往生之苦,但要我忘却这相伴一生的亲人、朋友才是最痛苦之事。
我没有去忘川,而是到了榣山。
千年百年,莫说凡人早已轮回几世,就连天上仙神也难逃岁月沧桑之变。只有榣山风物依旧,不曾改变。
榣山,是我命成之地,亦是我与知心好友相识之处,是我第一个真真实实感受到自己作为完整生命存在的地方。
“只是物是人非,我再非仙人,与吾友将永无相见之期,当日之约也无机会实现了罢……”正当我黯然神伤之际,竟没有发觉身后已悄悄靠近一人……

我已非仙身,一身修为尽丧,轻易被来人抓住,他是会巫术之人,以奇法将我禁锢,却并未封我灵识,在他与族人的交谈之中我得知。他乃人间龙渊部族之铸剑工匠,名为角离。
龙渊部族意图与天相斗,需取人之魂魄铸凶剑,剑成能惊鬼神。他看出我生前为仙,魂魄灵力非凡,便决定取我一魂四魄铸剑。

可魂魄分离之苦,比那手足断残区区皮肉之苦更甚千倍万倍!
四处皆是角离所布下禁法的幽幽红光,看不见的刀剑,无法阻挡的业火,无情地劈裂撕扯我的灵魂,三魂七魄间的连接显得那样脆弱不堪一击。
剧痛之中,我心中生起一丝不甘,这便是上天对我的责罚?我不甘心,不甘心就此消散,我是太子长琴,是那位善弹琴曲的仙人!而不是现在魂分魄离的可怜人!

焚寂剑成之日,也是角离之子角越诞生的日子。
我呆望着龙渊祭坛上供奉的焚寂,那是血肉相连的感觉,是魂魄之间自远古就存在的共鸣。
尽管近在咫尺,魂魄竟难聚合,一魂四魄已融为剑灵,从剑中取灵需要庞大的灵力,然而如今我却仅仅是一个年幼的孩童,如何能有此能力?

我这一世的生母因我难产而死,而生父角离忙于铸剑亦不甚理我。
其实真正的角越在未出生前便死了,我所余二魂三魄强行附于其上,他的余下魂魄尚未成型便被我抹去。
而角离似乎亦有所察觉,所以对我不闻不问,任我自生自灭。
寡亲缘情缘,天命所在,即使是这般转生,亦没有改变。

若是换做前世的仙人太子长琴是绝不会干这等与杀人无异之事,但我已非太子长琴,仅仅只是一个魂魄分离的怪物罢了。区区强夺一个身体,算得了什么?



残魂引•三
“为了有一天能取剑灵之魂,太子长琴,或者说角越日日夜夜苦修法术,可怎料到就待即将功成之时,龙渊部族所造七柄凶剑竟皆被女娲不知封印何处……多年以来的希冀灰飞烟灭,他无法承受这得而复失之痛,便跳入铸剑炉中自 焚而亡……”欧阳少恭道,他的身边站立着一人,可是眼神空洞,不言不语。
“他想,上天竟真如此无情。让他惨遭魂魄分离之苦不说,竟还残忍地将他的希望也从他身边夺走……然而,待到铸剑炉之火将肉身烧成了灰烬,他原不属于这具身体的二魂三魄即将消散,他又突然觉得不甘心,所以便从火中透出,强行侵入了一只鸟儿的身体……”话及之处,欧阳少恭手中捏紧,他虽是对身边人道,却更像自言自语。
“自此之后,他经过很多次渡魂,有时候是人,但有的时候找不到渡魂之人就只能附于畜生之上,只求苟延残喘,能有一日寻回焚寂。也曾经有过所谓的爱人亲人,但他们前一刻还对你温情细语,可待知道真相之后,下一刻便能将朝夕相依之人当作怪物般惧怕鄙弃……就连唯一不因此厌我弃我之人,也被天灾从我身边夺走……上天诅咒我命主孤煞,当真无比灵验……”欧阳少恭低着头,长发垂下遮挡住了他的面容,然而语气之中的怨恨却那样炽烈,只是身边之人无知无觉,亦没有反应。
“呵呵,或许今日当真是个好日子,竟不知不觉回忆起了昔年那么多美妙的回忆……你听得也够多了,这便去吧……”话毕,挥袖之间,殿外乌云散开些许,殿中洒下一缕日光,正照耀在那人身上,那人转瞬化为点点荧光,飘飞而去。

忽闻脚步声近,抬首一看,黑衣少年为首的诸人正杀气腾腾地往殿中奔来,正是百里屠苏一行。
总算来了。他轻笑,道:“百里少侠,一路来此,可还游玩尽兴?”
百里屠苏手执着他魂牵梦萦的焚寂之剑,厉声道:“晴雪人在何处?”
风晴雪,是一个与他的妻子很相似的人。
“既来之,则安之。少侠何必急于一时?”欧阳少恭转而看向衣衫不羁的旧友尹千觞,“千觞亦风采不减,离开青玉坛后潇洒依旧……元勿可有令你玩得开心?”
尹千觞却一改平日放荡,肃然道:“……少恭,既然你要叙旧,何不看谁与我们同来?”
欧阳少恭不以为然:“哦?莫非千觞还有令我惊喜之举?”
众人退开,一女子缓缓步来。
欧阳少恭惊呆,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颤声到:“巽……芳……”


断章回忆•三

巽芳,蓬莱之国公主巽芳。让我以为上天对我降下的苦厄总算到了尽头,可以让我重新体会世间美好之事的人。
衡山山脚穆家村。我刚进行完一次渡魂,这次的对象是一个不足四岁的孩子,恰巧渡魂之时被这孩子的父母瞧见,他们见孩子周身黑云滚滚,煞气逼人,便请了山上的青玉坛门下的修道之人来看。
请来的青玉坛门人向他们道我为不祥,教他们狠心将我抛弃于衡山山林之中。
生父母将我摆于一个漆黑阴冷的山洞,被离此远去。然而我此时渡魂刚罢,新的身体还未能操纵自如,但身旁隐隐传来温热的气息,我心下一惊,是一只独狼。
怎么?上天这么快便要了结我这一世的生命?
然而,天要夺我性命,我偏不遂你心愿,我偏要活下去,即使现在哪怕微动手指,亦受万蚁噬身之痛,但我魂魄分离之苦亦能坚持,还会在意这等小小疼痛?

温热的鲜血流淌在山洞之中,仿佛给这阴冷的山洞增添了几分暖意。我手握着还沾着狼血的石头不肯放下,亦不敢轻易坐下。
灵魂与新的身体亦尚未契合,又与恶狼搏斗,若一放松,可能再无醒来之日。
为了不让自己身体停顿,我用尖石在洞壁上刻字,杂乱无章地刻字,从太子长琴之时开始,一世一世地写下去,写我还记得的每一世所经历的人和事,写我千百年来永受孤独的痛与苦……
我当过文采风流的才子,当过颅洒热血的刀客,当过路边令人厌恶的乞丐,然而不管我姓甚,总是只有一个名字“少恭”……
少恭、少宫……太子长琴原身是一把琴,如今琴毁弦难断,弦音铮铮仍旧不肯散去,这便是“少恭”。
魂体不合之不适已然渐渐散去,百世渡魂遗留下的力量又回到体内,生存已不成问题。如何,上天又一次败给我了罢。
心情大好,我走出山洞,天已入夜,遥遥听到一声惊叫。定睛一看远处一个年方及笄的少女正被几只狼妖围困。
哼,好一个上天,这一次又要让一个正值年华的少女早早结束一生?
我偏不让你等逞,抄起适才杀狼的尖石,尽管年幼力乏,但凭借着前世灵力,将那狼妖毫不留情地开膛破肚。
少女自是被吓呆,望着我的眼神是我无比熟悉的,一种惊恐、望着怪物般的眼神,却也令我感到丝丝快意。
我没想到她会跟着我,兜转间也甩不掉她,便将她带回山洞。我没与她说过半句话,她亦十分怕我,战战兢兢地坐在另一边,也不敢入睡……
当我从睡梦中重新醒来,发现她正就着月光在读我刻下的字,看我的眼神也带了几分我说不清的感觉,是怜悯?是惧怕?我冷冷地向她一笑,想必她已经知道了我这渡魂之人的前世今生了罢,或许也应该吓得回到家中病上个数月?
可当天亮之后,少女悄悄走至我身边,初始的惧意似乎都化为了语中的温柔——
“你……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去?”

上天!你又在给我耍什么花样?跟着那个名叫巽芳的女子离开时,我这样想。但心中其实有一个小小声音在说,答应跟巽芳离开,也是心中某个角落相信:或许,上天降下的永世孤独之诅咒已然消散?
到了海外的神奇国度蓬莱之后,只要她在身边,戾气竟无声无息的逐渐淡去,不知过了多少世,已然不甚清晰地身为太子长琴的那份恬然竟重新苏醒。
待我长得与巽芳看上去年纪相若时,我重新操起了久违的琴曲。

残魂引•四
“铮——”九霄环佩琴应声断去,正如太古之时,太子长琴的凤来琴毁一般。
“百里屠苏,你如今进境确实远超乎我的想象……”欧阳少恭卓然而立,“然而,又有何用——”
百世渡魂积攒的力量一瞬之间喷薄而出,只取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举剑欲挡,勉强以焚寂之力抵去袭来的巨力,人却也飞出丈许,那衣襟之中掉出一件物事。
“一切,即将终结!”欧阳少恭不理巽芳的哀求,正准备出手取百里屠苏性命,怎想到蓦然一阵乌光闪烁,将欧阳少恭阻了一阻。
一股无比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欧阳少恭的蓦然间头痛欲裂,眼前所视渐渐模糊,口齿不清地喃喃说道:“黑鳞……绿纹……天界战龙……悭……臾……”

断章回忆•四
“你天天来给我弹琴,我不能报答什么。等到我有一天修炼成了通天彻地的应龙,就让你坐在我的龙角旁边吧,乘奔御风,看尽山河风光……”
“山中不知岁月,待得久了心如沉水,弹琴奏乐本是为了怡情,但若无你陪伴,未免也太过孤单,何来报答之说?……不过你的话我记下了,纵然悭臾尚有数千年方能修为应龙,今日之约永远不变……”

“悭臾……天上一日,地上千年。如今物是人非,不知你又在何处?”

“怎、怎会是你!你是悭臾吗?”
“太子长琴!莫要停下琴曲,若让钟鼓醒来,我与你父亲还有你绝无幸理!”

…………

悭臾,你可知,纵然你却已修成了应龙之身,今非昔比。然而我太子长琴亦再非昔日奏乐怡情的恬淡仙人了!
百世千世魂魄不全之苦,心爱之人生死别离之痛——
原以为上天终于肯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与巽芳能在这海外国度中幸福度过余生。然而命运又将她从我身边夺走。
我回到中原,又一次以渡魂之术成为了欧阳少恭。失去巽芳以后,我把比昔日更炽更烈的怨恨埋藏在心底,也变得更加残忍与毒辣。我心知这是我最后一次渡魂,若再不成功,便彻底魂飞魄散。
我拜入衡山青玉坛,夺取玉横之力,迷惑雷严,欺瞒无知孩童,杀人灭族,终于取得焚寂,然而上天又再一次给我开玩笑,分离而出的一魂四魄被大巫祝强行打入了她已丧命的孩子体内,令其重生——而我,又一次经历了得而复失的失落与不甘!
你也会为我这千百世的孤独感到不平吗?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残魂引•终
“……指天问天道,琴鸣血斑斓!”
欧阳少恭不甘地嘶吼着,胸前的血迹在扩大,他无力地倒在巽芳怀中,望着心爱之人的容颜,弱声道:“难道……我所追求的……注定毫无所得?”
“我……不甘心,怎能甘心……永生永世……被命运所束缚……”
手中一紧,渐渐冰冷的手被巽芳握住,欧阳少恭凝视着她,眼底充满愧疚,“到最后……我还是……不能重建蓬莱,令你……过得开心幸福……”
他只是一个习惯了孤独的人,希望能为心爱的人***点什么,却总是笨拙而不知所措。
巽芳将欧阳少恭的手牵过,抚过自己脸庞,“夫君……只要和你在一起,哪里……都无所谓……”
上天啊,你到底还是不肯让我善终!但我能与心爱之人一起消逝,未尝不是得到了你从来未让我全心全意感受到的幸福?这样……似也不错。

蓦然间,黑光闪烁
欧阳少恭逐渐模糊的神智顿时一清,强撑着睁开双眼,正对上一双巨大的碧绿龙瞳。
悭臾吗?
没有言语,过去千百年的时光就在这相望中悄然而逝。
太子长琴与悭臾……尽管沧桑变幻……他们仍然只是当初一位奏琴仙人和一条水虺……
黑龙载着百里屠苏和风晴雪翩然而去。

欧阳少恭斜眼望向身旁正喝酒的尹千觞,“怎么?你不随妹子一起离开么?我的巫咸大人……”
尹千觞脸上重新漾起酒意,醉醺醺地道:“巫咸早在当初乌蒙灵谷时就已经死了,我只是一个江湖浪客尹千觞,而且……”他顿了顿,似是打了个酒嗝,“我一直想告诉你,你时常念叨说自己是一个百世千世孤寂之人……可我,尹千觞,不正是你的朋友么?”
欧阳少恭不置可否地别过头去,没有出声,只是拿起地上那半截九霄环佩琴,轻轻弹奏,琴音已经变调,但黑龙听得懂、巽芳听得懂、千觞、屠苏都听得懂,这是曾几何时,流传于榣山的动听琴曲……

最后的回忆
“等到我有一天修炼成了通天彻地的应龙,就让你坐在我的龙角旁边吧,乘奔御风,看尽山河风光……”——悭臾。
“我们以父子情谊相待,你可叫我一声父亲。而你也再非琴灵,凤来之名便舍去,以后便叫做太子长琴罢。”——父亲。
“夫君从前所经历种种,巽芳来不及也不可能同你一起……可是以后的日子,我会一直陪着你,只希望你不要再想起那些悲伤难过的往事……”——巽芳。
“……初时替你占卜一些物事,但是相处久了,如今我真的将你当弟弟看待。不愿你轻身涉险。”——瑾娘。
“客气什么?命都是你给的,还在乎跑腿这点事儿?”——千觞。
“……少恭不要紧,我跟你一起去找其他碎片……我才不是什么文弱书生,我跟爹学过拳脚功夫,还有一大堆降妖伏魔的法门一定能帮到你!”——小兰。
“呐~少恭不要怕,姐姐牵着你去我们家里跟小兰玩,好不好?”——方家二姐。
“……欧阳……先生……活着,虽然令人感到痛苦,然而美好之事,只有活着,才能经历。”——百里……少侠。
也许,上天寡亲缘情缘的诅咒早就已经破灭,仅仅只是因为我不懂珍惜,又让他们再次溜走了吧……

全文完

原文传送:http://aurogon.bbs.gamebar.com/viewthread.php?tid=46054&extra=page%3D76%26amp%3Bfilter%3Dtype%26amp%3Btypeid%3D14

风晴雪
忘川
忘川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4-01-10

http://zaishuiyifang.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