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觞雪兄妹向]片忆‧牵觞 by:镇妖厨

向下

[转载][觞雪兄妹向]片忆‧牵觞 by:镇妖厨

帖子 由 风晴雪 于 周日 一月 12, 2014 3:19 pm

「这不是她的错!她只是个孩子!」十巫殿内,年轻的巫咸一反常态地扬声驳斥着,身旁的巫姑轻轻拍着他的肩要他冷静。
「这件事,身为风晴雪兄长的你,没有置喙的余地,因有失公正。」长者面具下只有死沉如昔的嗓音。
那日,是人间的满月。
未及六岁的晴雪,在睡梦中突然转醒,身上泛着幽光,眸中失去神采,只是一味地朝外走去。风氏夫妇醒来发现时,周遭已无女儿的踪影,只能靠着地上的足迹,蹍转追至幽都围界之外,霎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群被晴雪灵力引来的凶兽。小女孩视若无睹,继续着自己的步伐,着急的风氏夫妇却再也忍不住,冲向了那危机环伺的中心……
「风晴雪擅闯围界,殃及父母致使其丧命,按幽都的规矩,合应罚于关龙渊石屋禁闭30年。」
「当时她意识不清,擅闯围界非她所愿,又何以责怪于她?」巫咸切齿地声辨。三十年!那根本是妹妹至今的人生五六倍的时间!
「当时?当时情状仅只你的一面之词,难保是为了庇护她而编造的开脱。」
「我相信你。」巫姑小声道,与巫咸一同长大的她,深知他们兄妹的血缘中,藏有着异于常人的秘密。
「无须再争论,」巫彭走了进来,「娲皇殿方才已传来女娲娘娘的旨意──」
众人哗然,进行完全沉睡的大神,难道被这件事所惊动,醒了过来?
『风晴雪身世殊异,违反规矩的确是在无识之间,父母因而双逝,乃冥冥中自有天意;然身怀异能、无法克制,唯恐会替幽都再带来灾劫,故让她于龙渊石屋,潜心修练心法十年;又两双亲亡故之事,念及其年幼,不该身负此疚,准施以禁咒曲忆之阵,使之对父母逝去无有疑问,知晓缘由的诸位,自此三缄其口,勿再提起。』
「谨遵娘娘御令。」巫咸与众人弯身行礼,他们皆知,大神的裁决,代表不再有议论的余地了。
『另传巫咸至娲皇殿,吾对尔有所事商议。』

「大哥,因为我睡觉的时候自己跑去外面,违反了规矩,所以被处罚了吗?」望着陌生的屋子,晴雪有些怯声,不禁拉紧了风广陌的手。
龙渊石屋虽比家里小得多,但只有能供起居的最基础摆设,对身型娇小的晴雪来说,更生空旷。
「不是,因为妳身上有很特别的力量,所以女娲娘娘希望妳能专心修炼,若住在这个有封印的石屋中,也不用怕还会睡觉时跑出去,让大家找不到替妳担心。」拿下身为巫咸时戴的面具,此时的风广陌神情虽淡漠自持,但眼中透露的柔和,足以教日日与他相处的十巫们吃惊了。
「那个力量……就是娘说的,大哥能早早成为巫咸的原因?」依稀记得娘讲过这样的话,但要回想是何时听过的,晴雪突然觉得记忆有些模糊。
「嗯,晴雪也有一样的力量,而且比我觉醒得更早,所以要控制会很辛苦,必须努力修行才行。」
风广陌忆起方才与大神对谈的情状,神……果然无所不知,恐怕是在母亲踏入幽都的那一刻起,她身上与女娲娘娘别有渊源的血脉,就早已不是秘密了。
「可是一直住在这里不出去,就不能找小玥他们玩了。」因为大哥是巫咸,侍奉娘娘的工作很忙也很重要,晴雪想今后能看到大哥的机会应该不多,她不怕学着自己打理生活,但只能一个人过,果然还是会感到孤单。「如果……如果……爹娘在半年前没生病,就可以常常来看看我吧?」
听到与自身认知相违的发言,风广陌的呼吸为之紊乱。晴雪的记忆,已被曲忆之阵改写了,只要处在这石屋中无法与他人接触,她也就不会从旁人的言谈听出破绽,等到十年之后,众人的记忆淡去,她也成长到足以承受这些的年纪,届时面对事实的伤害,也许不会那么血淋淋吧?大神定是考虑了这点,但明明还有很多的变通方法,仍保留了禁锢于龙渊石屋这条,肯定是为了安抚不满的长老级十巫……
「不会让妳一个人的,会有个彭婆婆来照顾妳,听说她很会讲说故事。」重整心绪,风广陌告诉自己得作出能倚靠的大哥样子,摸了摸妹妹的头。「大哥有空也会常来的,只是女娲娘娘有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所以之以后可能都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是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嗯,是要去『地上』,也就是人界……娘说过她住了很久的地方。」才结束对妹妹犯禁的裁决,接着却换自己奉受命打破两个伟大神祇的约定,呵。
「人界!」晴雪眼睛都亮了起来。「娘说,那边有日月昼夜、四季节气跟很多漂亮的东西。」
「大哥回来后就告诉妳你那边的故事,所以妳要乖乖的,好吗?」
晴雪大力颌首:「好,我会乖乖的,万一大哥跟婆婆都不在的时候──」她瞥见屋角的裂缝有只小虫子。「那、那我就跟虫子说话好了!」
小脸绽放着笑容,并非勉力挤出,蹲坐在屋角的晴雪似乎是对那只虫越看越爱,自得其乐的模样,让原本心情沉重的风广陌也不禁菀尔。
「我还有些时间,今天就再陪妳看星星吧。」
「在这屋里面吗?」屋子的窗户又高又小……
只见风广陌挥动法杖,石屋的屋顶竟渐渐变得透明,彷佛原本就不存在般。
晴雪张大了嘴,听爹娘说大哥的法术变得很厉害,但他在家里从来没用过。原来,法术可以让人在家里就看到整片星星啊!
璀璨的星幕间,一条发光的大河从中流过,每个幽都的孩子都知道,那是承载生命轮回的灵魂之河。
「……爹跟娘,现在是不是在上面呢?」记得在这半年里,也有与大哥一起看过几次星星,但仰望着灵魂之河,会有突然有着么难过的感觉,今天却是第一次。
「可能已经进入轮回了,毕竟都过了半年。现在,他们大概平平安安的成为了哪户人家的孩子,或许不是在幽都,而是在有许多美丽事物的人间……」虽夹杂着谎言,后半却也是为人子女极为衷心的祈愿。在数年前成为巫咸的那瞬起,他已有身怀异于他人的长寿,必渐睹至亲离去的觉悟了,但当那一刻真的到来时,才发现要全然淡定是何等困难。
兄妹俩人席地而坐,就像以往般谈论着每颗星星的传说,直到风广陌觉得肩头一重,原来是困了的晴雪靠在他身上睡着了。虽然隔着厚重的祭服,还是能感觉与己相触的脸颊与肢体,那柔软又细小的存在。
十年。
在别的孩子开开心心的与人玩耍,受亲人眷爱时,妹妹就只能待在这森幽的石屋,在十巫殿的监视下成长。
要是晴雪只是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女孩,他绝不质疑大神顾虑周全的裁决,但……他还是感觉到了,在重重理智压制下,心底那翻腾不已的闷火。
──若现在就背着她,闯入通向人间之路,那会如何?
涌现了让自己也惊心的想法,风广陌揣了揣怀中的面具,提醒自己尚有身为巫咸的职责,亦是亡父的生前的期待。将妹妹放到了床塌上,他怀着自己也难解的心思,离开了石屋。

「尹大哥?这里的酒你不喜欢吗?」晴雪的声,打破了尹千觞的沉思。
「没、没,上回来就是看中这酒十足的劲,怎会不喜欢呢。」发现自己握着酒瓶的手还悬在半空中,尹千觞索性仰头一饮而尽。「啊,果然是好酒!」
望着对席男子一副天下乐事莫过于此的模样,晴雪微微笑了起来。「……果然,一点都不像大哥。不过,现在总觉得,要是大哥能有这种表情也不错呢。」
「……」千觞牛饮的速度缓了下来,擦了擦嘴角,咧嘴笑道:「听晴雪妹子说,你家乡跟这儿不大一样,要是你大哥懂得享受这些仙物,说不定也跟我一个样!」
「也是呢,记忆中大哥跟我讲出远门的事时,感觉总是比平常还要高兴。」虽然他脸上显露的声色不大明显。
「那妹子你咧?来到中原也有些时日,看了不少各地的民俗风物,感觉怎样?」
「嗯,走过了很多地方都相当漂亮,光是太阳月亮,跟许多五彩缤纷的花草树木,就是以前从来没想过能看到的,还有每个城镇都有好吃的东西……不过,再怎么喜欢,还是放在心里就好,因为我找到大哥后,就要回去了。」晴雪开朗的声,变得有些黯淡。
「哎,是大哥不好,你就别提以后才会发生的事了,来来来,不喝酒也吃个点心!」尹千觞招来小二再多上两盘茶点,晴雪连声道谢,却忘记最后都是自己付帐。

找到大哥就要回去么?那你就永远找不到吧。虽然我也不至于天真到认为这样就能永远让你待在这地上,但远离那永无天日的囚笼,总是多一天算一天。

而我,亦是已无资格再作你亲大哥之人。
(完)

原文传送:http://aurogon.bbs.gamebar.com/viewthread.php?tid=45904&extra=page%3D82%26amp%3Bfilter%3Dtype%26amp%3Btypeid%3D14

风晴雪
忘川
忘川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4-01-10

http://zaishuiyifang.9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