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兰铃]犹记多情 by:挽莲

向下

[转载][兰铃]犹记多情 by:挽莲

帖子 由 风晴雪 于 周日 一月 12, 2014 3:11 pm


我一直在想,也许有生之年我都再无机会见到那些故人一面。岁月流逝的速度这样快,我的记忆也随之变得越来越稀薄。很多年很多年之后的今日,我开始慢慢遗忘掉她的容颜,她的笑靥或者耍小性子时娇俏的表情。不过我依旧记得那一日青龙镇落下来的雨,淅淅沥沥的没有一个断绝。
我并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生命里的第一段感情,就如同其实我根本分不清我到底是晋磊还是方兰生。当少年的热血蓬勃缓缓退去,我只能看清面前的事物,是好又或者是坏,其实并不那么重要。
从蓬莱回到琴川的那个傍晚,天阴,略有微风。我看见她一贯明若桃花的脸庞好似蒙上了一层清冷的霜。从此别后,再无相逢之日。女妖怪,哦不是,是红玉,红玉的表情怅然若失,仿佛追忆仿佛惋惜。她从我们身边走过,唯留下一片沉默。
我抬首看见苍茫的天空。琴川的天空,永远都是清澈而透明的,如今却像蓬莱之境一般阴沉而凝重。空气中有淡淡的姜花香气,那是二姐很喜欢的味道。我记得小时候她抱着我去看花灯,新制的衣裙上总会有恬淡的姜花味儿。其实,姜花,是很哀伤的,只是那时我并不明白。
我现在却是明白了。就如同我和她讲,不要那么快长大。长大意味着面对,责任以及担当,被迫去认知血淋淋的现实。一个人的成长要面对多少悲伤与哀愁。若我可以选择,也许我宁愿做那个小小的方家独子,至少这样,二姐不会离世。
可是现实是,我必须成长,必须像一个男人一样有担当。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留给她一个背影,我努力让我的声音听上去波澜不起。是长久的沉默,长久的沉默之后我听见她的声音,小小的,哀哀的,好比小动物可怜的呜咽声,「我……我要和叔叔回青丘之国……」
「哦……是……是么……」除了这些我真的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襄铃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不要,让我担心。
「兰生,你不和我一起走么?我一直在想,等此间事了,便带你们回青丘看看我的故乡。如今……」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仿佛在压抑着什么,「你……我们……」
她再说下去我就会放弃,放弃命运放弃一切。这种悲哀与无力曾经在青龙镇便上演过一次。然而在凡人那么短暂的生命里,有些东西不得不被舍弃。我无法想象若我离开,孙家小姐会是如何,我更加无法想象,若我跟着她离开,在我死后她又会如何。
晴雪和屠苏的悲剧,我实在不忍心让她再经历一遭。于是我淡笑,摇了摇头对她说,「若是不嫌弃便留下来参加婚礼,我与孙小姐的婚期,就在这个秋天。」
然后彼此都陷入沉默。昔日无话不说的岁月终究要远去,而我只能像个懦夫一样与曾经诀别。天边掠过悠扬的风,不知会不会泄露我心里的思念。


她最终还是没有留下来观礼。
当琴川秋日里的第一场雨落下,她便起行前往青丘。红玉与她一起离开,临行前独自来与我告别。我长久静默地审视着这个看起来冷漠执着的红衣女子,想起曾经叫她女妖怪的往事,终于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红玉一直是我们中间最有阅历的那个人,身为剑灵,她总是说活得久了会觉得如何如何。我这样看着她,她空明的眼睛很像我们曾经看见过的,屠苏的师父。其实在不知不觉中我们便都有了归宿,一个人一个位置,是好是坏其实并无差别。
就好比她曾经说,无论是人是妖,活一辈子要遇到多少姻缘起伏,真心喜欢的,一个就够了,可是许多时候,你眼下认定的,未必是你会携手一生的人。如此透彻,澄明,目空一切一般皎洁无暇的心思。每个人自是有自己的苦处,这是到了后来我才渐渐明白的事情。
她看见我笑,脸上坚毅的线条变得蓦然缓和。我一直很像告诉她当她露出这样的表情时我总会想念起二姐。看起来有点凶,实际却承载了满满的温柔。她还是会唇角上扬地和我谈笑,唤我猴儿,给我一大堆教育。
「猴儿……」她艳红的衣裙在风里飞扬,却又一种别样的张狂气质,「勿要为俗世所累,滚滚红尘,宁作痴儿亦不要轻易看破。」说到此处她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小铃儿深夜前来找我谈心……她说她依旧不明白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成长。我想她终究是舍不得……」
「而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她这么说的时候我便想起那个站在风里的少女,两条发辫垂在胸前,柔软而温存。我很想说我愿意和她们一起离开,但是话到此处又是,「若你们愿意在观礼之后离开,我和……我和菀眉自然会很高兴……」
菀眉,是孙小姐的闺名。我想我这样说,红玉会很明白我到底想要什么。
琴川刮起第一阵秋风的时候,我目送着除了娘亲和姐姐们以外对我很重要的两个女子缓缓走开。夕阳将她们的身影拉得很长,她们的步伐坚定,甚至连回头都不曾,如此干脆彻底地走出我的生命。我想我的唇边一定会挂着暖煦的笑容,这是祝福,很深很深的祝福。
「红玉姐,替我,照顾好她……」
那个时候我的声音很轻很轻,不过,我已经对我们的感情竭尽全力。



分别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你不去想,就可以暂时忘却。等到你忘记的时间多于你试图回忆的时间,你就会发现你真的再也想不起昨昔。她们走后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了消息。我与菀眉成了亲,帮衬着二姐夫的生意。渐渐自己也独立出来,帮着方家稳固基业不止不息。
还是会去回忆,看着青玉司南佩的时候心还会隐隐作痛。其实命中注定什么的又怎么能轻易说明,就好比上一辈子晋磊,贺文君,叶沉香,纠纠缠缠,累世无果。
可是菀眉仍然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子,孝顺,沉稳,恬淡,并且知足。我不会告诉她上辈子我曾亏欠过她几何,我只是会在她对我嘘寒问暖的时候用力拥抱她,告诉她,我很感谢她。
时光可以就这样无知无觉地缓缓流淌,第一场春雨落下的时候,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她的眉眼很淡,但是时常会笑。笑起来的时候眯着眼睛,眉毛和唇角都是弯弯的。还有,她笑起来的声音很美,有点像风吹拂铃铛所发出的清脆响声。如此,我便唤她清音。清音者,铃音也。如此而已。
也是那个春天,我们又一次遇见晴雪。她的面容一点未变,温柔如水,只是不再语出惊人。她坐在我家的花厅里,背上依然背着屠苏留下的焚寂。我告诉她关于红玉以及襄铃的事,然后让她看看我的小女儿。晴雪抱着清音,略有些笨拙地哄着她,那个模样很是小心翼翼。然而她们却同样面带灿烂皎洁的微笑,仿佛未知这偌大世界的无限愁苦。清音忍不住困倦在晴雪怀里缓缓睡去的时候她终于抬起头看着我,一双眼睛透露出深幽的光芒。而她只是这样看着我,许久以后起身将孩子放回到我怀里,继而与我告别。
「我会四处走,四处看,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她抚了抚孩子光洁的额头,轻轻地叹气道,「人生总是这样出人意料,不过我还是愿意试一试。为了苏苏,我愿意做任何尝试。」
「兰生,你不是不敢。你是太清醒,然而太清醒就会太痛苦。你明白。」
那个春天我并没有挽留住晴雪。我依旧只能看着她背着焚寂的背影渐渐远去,像曾经的那次一样,和过去诀别。菀眉抱着清音站在我身后,偶尔我可以听见她们两个笑闹的声音。菀眉很刻意地将自己的声音压低,刻意不去触碰我的心情。我就这么看着灿烂的桃花缓缓飘零,心里想着,也许有一天我们还会重遇的。
六个人,六颗心,还有相遇的那一个转机。
我便轻轻微笑,转身将妻女拥入怀中,道一声,起风了。



六个人,六颗心,还有相遇的那一个转机。可是,我却注定等不到了。
原本我就明白,在那些人里面,只有我是普普通通的凡人,生老病死永世轮回。我是最没有资格说永远的人,却依旧对永远付出了过多的执念。
十年过去,二十年过去,三十年过去。晴雪依旧在看,在走,在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在竭力寻找重生之法,红玉似乎依旧在昆仑天墉城不愿看破。至于另外一个人,我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得到她的消息了。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四十年。我看着爹娘姐姐们慢慢衰老而去,也看着我们的清音渐渐长大有了自己的夫君和孩子,以及我们的儿子清越能够独立照料方家偌大的家业。我似乎经历了一个凡人所应该经历的一切,走在街上遇见寻常百姓亦会谈笑几句。到了这个时候还记得方家小少爷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他们所能认知的,是方家现在的顶梁柱,方兰生。
所以我就在一年一年的风雨中渐渐老去。菀眉的身子骨一向来不好,偶尔陪着孙辈的孩子玩耍亦会觉得困倦。不过她还是会尽力抱起那些小小的孩子,站在桃花树下给他们唱好听的歌谣。恍惚间我想起很久以前我们也曾这样站在桃树下面,她抱着幼小的清音站在我身后,看着晴雪一步一步地往夕阳落下的方向走去。生命的轮回就是这样神奇,走着走着也许就要回到原点。
四姐离世的时候清越的小女儿已经能够绣出一整套完整的嫁衣。我是真的觉得自己老了,老到连落泪的力气都没有。坐在花厅里看着他们吹吹打打把穿戴得红艳艳的新娘子送入花轿,我便想起那个时候我迎娶菀眉的模样。那个时候我想要邀请的人一个都没有到场,幻灭的幻灭,离开的离开,表面的华丽怎样也掩盖不住内里的寂寞。我想我是到现如今才发现自己的遗憾。
可惜已经太迟了。我已经无力再去弥补。死生,不过昼夜之事而已。


送走菀眉的时候,琴川又落了很大的雨。我将我们的墓冢做成了一模一样的样式,生同裘,死同穴,这是我能给她的最好的承诺。我一并埋葬了那个青玉司南佩,与之共同入土的,还有我整整两世的回忆。
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我与菀眉相敬如宾恰似神仙眷侣。这一世我过得很**,因以我异常心安。
清音和清越总是担心我会为之过度伤神,却不知我早已经看透了生死。如同爹,云游四方不知疲倦的岁月总是让他格外怀念。其实我也是一样的。年少为了逃亲私自离家,那种紧张和莫名的快感,之后对家与亲人的怀念,相遇相识相知相伴的温存,然后是分离的无可奈何。我的人生就好比一座走马灯一样繁繁复复,峥嵘的岁月是上面最美好的色彩,带了点阴霾的青色,像是琴川阴天的天空,下一秒,就有可能再度澄澈透明。
我总是坐在方家大宅的院子里晒太阳,静静地回忆,却发现自己已经再也记不起来。过了太久波澜不惊的日子,我的心思也日益沉缓如水。我只是想,只是想在有生之年再遇见一次故人。沉默的木头脸,温柔的神秘少女,沉稳自持的女妖怪,豪爽不羁的酒鬼,娇俏可爱的灵狐,再加上自己,吵闹不懂事的书生。六个人山山水水四处游走,看遍天涯美景。如此,该多么美好。
不过我终究是等不到了。也许,在梦里我们还会相遇。我很想和她一起回她的故乡看一看,像以前承诺的那样,保护她,守着她。我很想告诉她这些年来我过得很不错,除了想念我的人生近乎完美。
那个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她,眉目都已经化开,清灵俊秀的模样。时光在她脸上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她浸泡在眼泪里的笑容带着点涩然,不过更多的依旧是久别重逢的欢欣。
我试图抬起手来抚摸她的脸颊,用我枯瘦的手去抚摸她的轮廓。问一声你好不好,道一声来生再见。可是我终究没能感受到那丝温暖,那丝幻梦般不真实的温暖。
不过,作为方兰生的一辈子里,我已经知足。



后来我才懂,有些人不一定要在一起才能证明彼此相爱。就好比我是在回到青丘之国以后才明白爹娘的选择。人与妖,生生世世的纠葛最终又能带来什么。曾有人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宁愿一开始就斩断人心,也不要落入追寻不得之苦。这是最最无可奈何的事情。
其实我一直就不是什么有勇气的人,我从来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像晴雪那样不知结果却依旧一直无所畏惧地寻找下去。若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一生之后又是轮回。生生世世的寻找与错过并存,莫名的苦痛和悲戚会将活着的那个人缓缓吞噬殆尽。
不过我一直想告诉他的。如果是他,我愿意学着勇敢。当他这一世尽了,我愿意用我所有的努力去寻找他。可是,我终究也没有说出口。
我一直怀疑,在作为襄铃的这一段岁月里,我是否能够让他感知到我对他的一丝丝情意。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又或者他根本就不愿意知道。年少的时候我就在青丘之国整日整夜地思索着这些问题,直到有一天我离开青丘,像娘一样行走江湖四处游历。我开始慢慢地忘记了幼时没有爹娘的难过,慢慢地也就不再耍小性子,慢慢地也就不爱吃肉包子。再回到紫榕林的时候榕爷爷看着我的眼睛说那里面盛满了忧伤。而我只不过抬头望着天空,缓缓笑道,那不是忧伤,而是成长。
不知道我们再相遇的时候他还会不会喜欢这样的我。少时的圆脸被时光雕刻成了鹅蛋形,清瘦并且颀长。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说我的成长让他突然觉得很有距离感。我想一定会的。因为这一年,距离我们分开已经整整五十七年。
在这五十七年里我成了青丘的公主,修习以及游历成了我最重要的课程。在这第五十七个年头的秋天我又回到了琴川,看着方府外面的素白挽联。我想我终究是错过了,晚了一步就再也来不及。站在他们夫妻的墓冢前,我偷偷凝望着他们的儿女带着他们的孙辈曾孙辈诚心祭奠。我听见为首的那个妇人唤自己清音,然后,我看着他们缓缓离去。
铃音者,清音也。这是我解释自己的名字时时常用的一句话,而他却始终记得。站在他的墓前我甚至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落下泪来。我想也许我会去寻找他的来世,告诉他曾经有个出自青丘之国的灵狐对他心存爱慕。
心存爱慕,所以要努力守护。拂去他墓上细小的尘埃以及散落的藤萝,我突然就想要微笑。终有一天还会相见,诉尽相思。
我们的故事啊,不过一句犹记多情,因以心心念念,不止,不息。

原址:http://aurogon.bbs.gamebar.com/viewthread.php?tid=42993&extra=page%3D87%26amp%3Bfilter%3Dtype%26amp%3Btypeid%3D14

风晴雪
忘川
忘川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4-01-10

http://zaishuiyifang.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兰铃]犹记多情 by:挽莲

帖子 由 李上燕栖 于 周一 一月 13, 2014 5:52 pm

想起一句歌词

你总该记得,曾经为情所惑
凡人总难舍,爱过恨过也就罢了

最初还在想,如果青龙镇那场雨里,襄铃叫住了兰生,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不过现在明白,也许留下遗憾,这份感情才会永远留在他的心底
avatar
李上燕栖
清馨戏蝶
清馨戏蝶

帖子数 : 10
注册日期 : 14-01-12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