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原创][乐羽]唱魂曲

向下

[原创][乐羽]唱魂曲

帖子 由 冷冷冷冷冷 于 周日 一月 12, 2014 8:58 am

路遥遥兮,魂归来兮

以前,闻人的生活平平淡淡的,只是拿着长枪跟着师父比划来比划去,闲下来便与师父师兄凑在一起想些奇怪的暗号。偶尔能看到墨家矩子带着弟子前来议事,一大一小带着浓浓的书卷气让她难以亲近,可秦炀总是吧嗒吧嗒跑上去搭话,再一次次地被矩子身后的少年弟子欺负。
十几年后师父失踪,她私自出谷。
这些对比起之后经历的事都是可以一笔带过的边角琐碎,然而在许多年后回想起来又是最为清晰。闻人抱膝坐在床上望着桌上那对金麒麟,厚厚的灰掩盖了它过去的模样,提醒她那些模模糊糊的过去。
她依稀记得一些东西。比如她记得接过金麒麟时残留的少年怀中的余温,记得扑棱着翅膀的传音偃甲鸟,记得他送她的千手观音三号,记得他指着取水器上的纹章,笑着说:“以后,我会让我的纹章印满这个大地!”。她抬头,记忆中的少年面目不甚清晰,只能隐约看到一头栗色的长发,还有浅色的眸子。
乐无异,乐无异……闻人念着这个名字低头努力回想,但是她发现,自己记不得他的长相了。

那年她攥着偃甲碎片,在混着敌人血迹与尸块的黄沙里胡乱地翻找着。被不断破坏的战场结界一次又一次自我修复,将各种尸体、兵刃,以及偃甲的碎片顶到空中,再坠落在地。她惊惶地看向四周,好像她不再是个惯于征战的将军,而是当年那个抱着小狼四处求助的小女孩。
敌军再度来袭,天罡不得已只得再度迎战。她拿起长枪,偃甲碎片上的金色纹章像是燃起了火般烧灼着她的手心,让她迈不动离开的脚步。正在犹豫之时,不远处太华的法术忽地炸开,灵力缠绕着剑光坠落在各处,明丽的光芒引出角落里的小小反光。
一只金麒麟。

隔壁师兄又新开了坛酒牛饮起来,却没像往常一样大声谈笑,而是絮絮叨叨地跟人聊些琐事,看来是应莫风来了。墨家矩子平时总是沉稳持重不怒自威,也只有在面对自家师兄的时候才会有点亲和的样子。当初流月城一役有人拾到了冥思盒,应莫风偕同谷内偃师一同研究数年,却始终不得要领,若不是她通过师兄将这盒子讨了过来,或许谢衣将在那冥思盒中寂寞一辈子了。

西域归来后她提着一个小小的匣子前往静水湖。破解结界超出她的能力范围,害她等了好几天才等到谢衣回来。那个天下第一的大偃师见她等着直摇头,苦笑着责备她为什么不发个传信偃甲知会一声。闻人心说着谢前辈明明不在,传信又有何用,还是随他站上偃甲蝎。到了湖心小居,她想要开口,却被一阵稀里哗啦器物摔落的声音打断。谢衣也不在意,直接打开门,一个人就这么随着乱七八糟的偃甲零件摔了出来。
可是那个人,应该在她提着的匣子里。
那天是闻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了无异哭。她坐倒在地上很没形象地放声大哭,装着匣子的布包掉落在地,一对金麒麟咕噜噜地滚到一边。谢衣捡起它们看了看,想劝她别哭,可他刚伸出手便被闻人躲开,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无异倒没那么多顾忌,直接出手揉了揉她的头笑她这么大了还哭鼻子。
“才多久没见,用不着这么想我吧?”
他把金麒麟交回她的手上,“虽然不那么值钱,你也不能把我送你的东西乱丢呀!来,拿着~”
闻人看他那再熟悉不过的神情一时有些恍惚,倒也忘了哭这回事。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静水湖的夜晚,少年无异掌心拖着小黄让她摸摸,告诉她那是鲲鹏,可没那么容易死。
闻人怔怔地看着他的掌心,接过他手里的金麒麟,紧紧抱在怀中。
那是一个熟悉的纹章,有人说过他会让那个纹章遍布大地。
她认识的那个无异已经回不来了。在那夹杂着剑光与火的战场里,她找到了他破碎的尸体。

***

转眼就是几十年,许多事都已经在记忆中模糊,但秦炀还是记得关于前朝皇帝的那些过往。从少年时惊鸿一瞥开始他就不断冲击着自己的世界,好像自己作为他的下属永远都无法跟上他的脚步。他血洗朝内,踏着遍地的尸体登上皇位,满眼是对失势兄长的鄙夷。虽说荣华富贵无尽享乐,但秦炀觉得这个前主子一点都不开心,好像永远都是那个雨夜捧着一株露草时的憋屈神情。
那时他说:
“我想这些,乐兄应该是懂得的吧。毕竟,静水湖也有……”
话音未落便被偃甲抵住咽喉,即便是细小的动作也会让秦炀丢了主子。
“闭嘴!那是我师父!”
从那之后秦炀便推了差事回到了百草谷,他还记得刚回来时墨家矩子亲自出来迎接,还没来得及叙旧就被狠狠地揍了他一拳。
“你还知道回来?”
“你真的想让我回来么?用得着一上来就揍一拳?”
“管教属下而已。”应莫风掉头就走。
秦炀忙上前拉住他,“那下次你可别亲自揍了,以后这些费力气的事儿啊~我来干。”

之后便是战场,秦炀看着闻人努力拼好面目全非的尸体,攥着印有纹章的偃甲碎片哀怨地唱着:
路遥遥兮,魂归来兮。
归来归来,魂兮归来。
普通的歌声即使凝着再大的哀思,也无法召回哪怕一缕的魂魄。她捡起黄沙里的金麒麟,与自己的那只凑成一对,紧紧地捂在胸前。
之后她对秦炀说过,当时她想起无异对说过,如果她战死沙场,就做一个偃甲塞满关于她的记忆,这样就算大家都死了,她也活着。但是,如果无异死了呢?
秦炀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记得沙漠中自己的小师妹对着九五之尊喊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做啥,继位二十年后,皇帝暴毙,天下又换了。

应莫风见自家将军又喝得酩酊大醉,不禁摇了摇头起身去隔壁看了看。这些年她年少时滥用禁术彻底毁了她的身体,不得已只能搬到他们隔壁时常关照。
他在床边坐下替她把了把脉,觉得没什么问题,抬头却见闻人像在期待着什么的眼神。
“你在想什么?”他禁不住问。
“我在等人。”
“等谁?乐无异?”在他印象中,除了师兄,闻人只有这一个交心的朋友,“他不是在静水湖么?”
“不是他。”闻人痴痴地望着桌上那对落灰的金麒麟,应莫风不知为何想到自己等着秦炀回来时的神情,“我喜欢的只是一个幻影而已,早就烟消云散了。”
“当时我想……”闻人继续说,“他死了,那我就把他的事全都记得牢牢的,再活个百多年,越长越好,这样就能让他存在的时间长一点。
“但是……我已经记不清他的长相了……
“所以我在等,等人来告诉我,乐无异到底是什么样子……”
“别说了。”应莫风抬手捂住她的眼睛,“这些都过去了。等你养好身体,我和秦炀带你出去转转。”
闻人羽也不睬他,仍旧絮絮叨叨地说着:“静水湖里的乐无异,是偃甲。如果我也像无异说的那样用偃甲记住他的事,跟静水湖里的偃甲又有什么区别呢?”

***

夜深了,师兄与应莫风间的细语也渐渐低了下去,闻人羽却仍旧抱膝坐在床上无法入睡。年少时过多地使用秘术导致她的身体非常虚弱,寒气淤积,在有些潮湿的夜晚浑身都会酸痛不已。她觉得自己好像过早地燃烧了生命,如今只如枯尽的油灯般毫无力气。
她想起在流月城,自己一枪捅穿了师父的胸膛。
她想起在西域,自己开启秘术读出这一生最壮丽的法术,长枪气吞***如虎化为当今圣上最锋利的兵刃,将敌人斩杀于沙漠之中。
“路遥遥兮,魂归来兮……”
她没有祭司之力,却在沙漠中唱着。

“归来归来,魂兮归来……”
一只大鹏收了羽翼降落在静水湖边。

“魂兮归来,与君同在……”
无异跑出小屋,充满期待地寻找着湖面上偃甲蝎的影子。
他的手心,有一个金色的纹章。


闻人羽歪了歪头,倒在了床榻上,再也没有醒来。

END

冷冷冷冷冷
清馨戏蝶
清馨戏蝶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4-01-11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乐羽]唱魂曲

帖子 由 塔塔洛斯 于 周日 一月 12, 2014 4:11 pm

……何必如此残忍插大家一刀【重伤倒地
乐乐……你死的好惨啊!QAQ
avatar
塔塔洛斯
剑舞红袖
剑舞红袖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4-01-11
年龄 : 23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