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转载][苏雪]微醺 by:洋葱茶

向下

[转载][苏雪]微醺 by:洋葱茶

帖子 由 风晴雪 于 周六 一月 11, 2014 6:12 pm

做个试验,抱歉没授权,作者先对不起


【晴雪中心/苏晴】 微醺

之一

篝火已熊熊燃起,艳红火光跳跃着,映得风晴雪面有胭色。夜风如这个草原一般荒辽,吹起她两根长长发辫。
年轻的族长捧着银碗走到火堆前,满满的酒液溢出来溅到火堆上,发出“呲啦”的声响。“风姑娘,此番相助,便是救我全族人今冬性命,这酒代表我们族人的感激。”
风晴雪抿嘴一笑,“只是找回了你们的羊群而已,当不得族长如此谢意。”
“不、那些不是普通的狼群,是狼妖……若非……”
风晴雪已接过银碗,仰脖喝了一大口,微有歉意:“我不能喝太多酒,请族长见谅。”

羊群失而复得,夜风中是族人们的欢声笑语,肉香早溢满了半个草原,近处一堆篝火更是几个少年人无所顾忌的嬉笑斗闹。
有几个热情好客的,便过来邀风晴雪一同烤肉,两三个小姑娘已经一口一个“晴姐姐”叫得甚甜。
风晴雪也不拒绝,任她们牵了手拉过去,“只是……我不太会做吃的……”
一个着金黄裳的小姑娘笑嘻嘻地扭头,“没关系!”指了一个少年,颇颐指气使,“全让他烤就行!咱们管吃!”那少年本来抱了头想埋怨的,听了这话眼中突然亮了一瞬,欢快地往烤了一半的肉上洒起作料来。

当草原的风彻底凉透时,族长不自觉又往这伙少年人的篝火堆望了一眼。
年轻的孩子们早东倒西歪四下卧眠,篝火几已燃尽成灰,唯余明灭微光。风晴雪一人斜斜倚坐在那微弱火光旁,依稀见得那把暗红荧荧的断剑已解下卧在身侧。她掌中不知何物,光芒流转,竟比未熄之火更为明亮。夜色深沉,瞧不清那姑娘脸上神情,只勾出了一个黑黢黢的身影,似是正将手掌摊开在眼前,凝视那光亮之物。

草原上的初秋已显冷冽,族长正待起身招呼风晴雪回牧民包中休息,突见那光亮一瞬间熄灭。他怔了一怔,定神望去,依稀见风晴雪是将那物握在了手心里。手腕一翻,捂在了心口。
他没来由地心中一悸,这步子,竟然没迈过去。



之二

谁没有过放歌纵酒青春做伴的好时光。

那一日回到青龙镇。

一群人好似游山玩水看新鲜般,逛了处处奇异有趣的咕噜湾,在金山银山的夔牛宝库挑拣了心爱之物,一踏上镇口的石桥,个个只觉这小镇山也青水也绿人也在笑。
青龙镇最会造船的向老板拍了胸脯,沦波舟只待五日便可出海,仙芝在望,所有人的心都松快了下来。
“可以到处逛逛了!”方兰生意气风发地抱拳,扭头看襄铃就柔了声线,“襄、襄铃,你想去哪儿玩?我陪你……”
尹千觞早在夔牛跳呼啦呼啦舞时就按捺不住肚中酒虫了,一撩袍子便要往对岸的酒肆奔。风晴雪便说相陪,也好给尹大哥付上酒钱。
一行人便散了,各寻各的乐处。

不料小镇终归是小镇,如此三日,尹千觞将酒肆中的女儿红、葡萄酒尽数尝遍,恨不得醉死瓮中,方兰生将镇中最大寺庙翻来覆去瞻仰了数回佛号念了有五百遍,襄铃在海边沙滩捉鱼捉虾也腻了,百里屠苏陪着风晴雪在湿乎乎的沙中翻有趣的虫子有那么五六回了,镇中的侠义榜也揭过来玩了,连阿翔都已认清了最肥厚大块五花肉的肉铺在小镇岸东还是岸西。

第四日未醒,已闻窗棂上滴滴答答雨声。
红玉出主意说,今日阴雨,不若大家都别出去游逛,好生待在屋中,借来客栈厨房一用,自己掌勺做菜。“难得我们数人能聚在一处,一路相伴亦久,还未好好推杯问盏一番,岂不为憾?”
众人纷纷称善,千觞一听又杯又盏的,立刻拊掌大喜。
红玉掩了袖笑,“那主厨必然是我们贤惠猴儿了。”
兰生刚要抱头抗议,襄铃高高兴兴地拍手,“太好了,上次兰生烤的果子好好吃,襄铃喜欢~”
猴儿当即眉开眼笑,二话不说奔出客栈采买食材。

借来客栈厨房,兰生似模似样系上厨中不知谁的厨裙,食材摆放停当。红玉逡巡一圈,颔首道:“猴儿果然井井有条,姐姐也不好意思光看着,便助猴儿打个下手吧。”襄铃忙道择菜洗涮她也全都会干。
“我也来帮忙。”晴雪一脚踏进厨房门,众人齐齐站起,兰生刚抚上额头,红玉已向屠苏打了眼色,一边厢笑道:“晴雪妹妹不如守着外头那酒鬼好了,可别不留神又让他跑酒肆去,白辜负猴儿一番辛苦。”晴雪摇头道:“尹大哥刚还嚷着要吃兰生做的菜呢,可不会走开。”
众人无话,一时僵住。
屠苏慢慢道:“幼时在家乡学得一种糕点,许久未做过,不如今日一试,以飨诸位。”
四下一片静寂。
兰生的嘴已经张成了圆圈,红玉也睁大了眼望着这位素来冷眉冷面刀光剑影的公子,襄铃嗫嚅道:“屠苏哥哥……你……”
只有晴雪欢欢喜喜,“呀,原来苏苏会做好吃的糕点?”
“嗯。晴雪,不知你可否回一趟桃花谷,收一些桂花来?否则糕点会不够清香。”
“好啊苏苏,你等我。”晴雪腾翔去也。

余人长出一口气。兰生扶了墙道:“木、木头脸,你这招调虎离山固然是妙,可待会儿桌上摆不出糕点可怎办是好?我可不会做什么还得有桂花的糕点啊!”
屠苏瞥他一眼,径直走向灶台,翻捡出糯米,挽袖舂粉。
“啊!啊啊啊!!木头脸不准抢我的灶台!!!”

也就大半个时辰,桌上已香气四溢地摆开数个大盘子,龙井虾仁、猫耳朵、宋嫂鱼羹,卖相要多美好有多美好。“全是我们琴川的名菜!”兰生得意地拍打着厨裙。
那边厢却是丹桂清香,晴雪笑眯眯端出一盘糕点来,小巧玲珑地堆叠在一起,竟是柔怯怯的粉色。众人一看已食指大动,一尝更清香满颊。

兰生不忙吃,用两根指头捻起一块小粉糕,吃吃地道:“这、真、的、是木头脸弄出来的东西?”
晴雪点头,“苏苏好厉害,这个小糕比我摘的桂花还要香呢。”
襄铃眼中闪闪发光,“屠苏哥哥做的糕点襄铃好喜欢,比包子还好吃~”
红玉叹气,“猴儿这遭竟是给比下去了。”



晴雪折回厨房想再取一盘这好吃的糕点,一掀门帘,滞在了那里。
那个镶了暗红的黑色背影,在热气缭绕的灶台前,竟不再那么予人冰冷之感了。
人间的烟火气息。
晴雪扶住了门框,望着那从锅里取糕的认真背影,一时未动也未言。

屠苏转身,愣住。示意晴雪铺开手掌,将锅中最后一块糕夹到她掌心里。灶台上那新的一盘已经叠得如小山一般了。
晴雪细细瞧着手中精致的一片粉色,自己都未发觉地笑起来。
“苏苏记得我在安陆说的话吗?要不是一个心里很温柔的人,怎么做得出这么好看这么让人心里暖暖的…………糕……”

粉红的小糕躺在晴雪白白的手掌里,果然温柔到无可言喻。

“…………晴雪。”
“嗯?”
“你方才说这是什么糕?”
“我什么也没说啊。”
“……”

晴雪抿了嘴笑,左右一照,取了灶台边一把小壶,倒出点水,蘸着在灶台上一笔一划写起来。“上次说苏苏谷苏苏就生气了……可这次我都想不出来还有比这个名字更合适的,我好喜欢……不过苏苏要是不喜欢就算了,你看我也没讲出来……”
屠苏站在晴雪身后。
一时谁也没说话。
晴雪却知屠苏并未走开,暖热的气息,一直在背后。
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擦掉了“糕”前面的“苏”字,在下面写了一个“酥”。

晴雪不知,她拿的小壶,是青龙镇最出名的女儿红。
若是她的尹大哥看见她这般糟蹋美酒,怕是要大呼摇头。

于是指尖与指尖,在这芬芳酒液中相遇。

“原来是苏酥糕。和我起的名字一般的好听。”晴雪点头。
屠苏的嘴角小小地弯起。“在家乡,大家都唤作酥糕。名字不起眼,但风味极佳,祭祀时族人会饮酒,和酥糕共食别有滋味。”
晴雪惊讶,“难怪刚才尹大哥说甜糕配镇上甜甜的女儿红最适宜了,兰生还笑他酒鬼到哪儿都是酒鬼呢。”

“晴雪。”
“这是我娘教我做的……”
“近日总想着仙芝、起死回生药,也想了很多以前娘的事情……”
“娘给我做过小布老虎,还教我做过酥糕。只是小时,总是怨着娘的严厉,不曾体会过娘对我的好……”

暖暖的气息在耳边,肩头沉上了温热的重量。
屠苏维持着一只手臂撑在灶台上的姿势,头却低垂在了晴雪肩上。
像是一个深深的拥抱。


“苏苏…………”
“刚才在这里做这些酥糕的时候,好像回到了小时…………”

晴雪像是怕惊扰了沉甸在肩上的伤怀和思念,一动未敢动,只伸出了一只手轻抚在他的臂上。

这个永远挺直了身躯昂了首、戴着母亲留下的羽毛项圈、背着注定命运的凶剑的少年,可会有一刻觉得疲累?


“哎?我说哪儿来的这清香味,原来是客人借走了厨房啊!”一道大嗓门劈在两人身后。
一齐惊得转身。
“哎呀,惊扰了公子小姐了,我这不是不见了厨裙来找找嘛。一进门,这满院的桂子香!还以为哪个厨子长本事了!”那厨娘笑眯眯地嘴里说着,眼睛滴溜溜地盯住了灶台上的那盘酥糕。
“这位公子真是好福气,娘子有这般好手艺~”
晴雪忙摆手,“大婶不、不是的,这个不是我做的……不、不对,你弄错了……”
“哦?原来竟是这位公子做的香糕?!都一样!姑娘,你也好福气啊~”
晴雪突然说不出话来了,并且突然不敢抬头看她的苏苏了,然后她发现自己的手还握在屠苏的掌心里,暖洋洋的,好像从刚才转过身到现在,一直没有分开过。
她想,自己的脸肯定比手掌要热多了。
耳边一个声音响起,明明还是那个最熟悉的冷静的嗓音,却仿佛带上了一丝轻快的笑意,“这位大婶,不必客气,便请尝尝这糕点吧。”


那一天除了风晴雪,大家都喝醉了。
醉倒在青龙镇客栈二楼的豪华房间里。
连平日不喝酒的屠苏都有些醉意了,千觞评说“恩公今日与往常有些不同,酒喝得颇为快意酣畅。”
兰生尝到了琴川的菜,虽是自己做的,仍一副意味无穷的形容,嘟哝道“只差少恭在这里,就齐全了。”女儿红下肚却醉得急,双眼迷蒙地趴在窗口数窗棂上滴答的雨珠,傻笑兮兮的,“这地方的雨色倒是美妙”,翻转个身又冒出乱七八糟的几句“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红玉擎了杯,自顾自地笑,“酒不醉人人自醉”,轻转着酒杯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晴雪很想尝尝苏苏糕、不对,苏酥糕和女儿红同食同饮是什么滋味,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
千觞灌下一杯又一杯,一边嫌弃女儿红脂粉味太重,一边拿醉眼觑了晴雪,“不愿喝便不喝,只要如自己心意,便是最好。”


下过雨的夜晚,月色特别清透,青龙镇静悄悄的,连带月光都静谧起来。晴雪瞧着一屋子杯盘狼藉,人也醉的醉睡的睡,突然觉得,这趟来到人界虽然还没找到哥哥,却不知不觉已经拥有了许多很珍贵的东西。
她倚在窗前,不经意右手食指离得鼻尖近了。清风拂过,晴雪觉得,自己也已微微醉了。


之三

许是在草原上看见那群少年人恣意快活的样子触动心怀,风晴雪这一趟回桃花谷,不知不觉就拐去了离桃花谷颇近的青龙镇。
她已很久很久未来过青龙镇了。
天仍蓝得醉人,海水依旧拍出温柔的声音,鳞次栉比的渔家小舍如多年前一样,点缀着世间凡俗的安宁和幸福。

那时候,她第一次来到这大海边,欢呼着向大海张开了双臂,带着潮气的海风瞬间萦入胸怀。这种感受,在地界一辈子都不会有。
那时候,天也是最高,海水也是最蓝。六个人,都在一起。

这些年,风晴雪回桃花谷小住时,总会带回一些各处得来的新奇物件儿,想着会是苏苏中意的,便拾掇好了整齐摆放在他房间里。她自小就爱搜集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物事,自己喜爱不说,还爱送给身边的人当小礼物,有人喜欢得紧,也有人摇着头说真是娃娃心性就爱古怪玩意儿。
如此,屠苏房间里的小玩意儿倒是越垒越多。那一日襄铃看了便说:“等屠苏哥哥回来,这屋子都装不下他人了!”

不是没有请往日的故友来桃花谷坐坐,但到最后,也只得襄铃和兰生两人来过。

兰生来得不多,第一次看见他自己模样的稻草人,惊诧莫名,“这是谁扎的,我——有这么呆这么傻吗?!”明明是一双儿女的父亲了,气恼起来竟跟当年刚出琴川时一模一样的神气。
襄铃恍了神,唇齿不知不觉温习了许久没有吐过的两字“呆瓜”。

红玉姐再未下过昆仑山,自然未曾来桃花谷做过客。
那一年,晴雪上了一趟昆仑山。看见了那个曾有一面之缘的凶巴巴的苏苏的师兄,但未见到苏苏那位白发的师尊。那师兄,也是如今的天墉城掌门,静默无言,只在见到晴雪背后的焚寂时,眼瞳仿佛被那火焰之色灼伤般地收缩了一下。

红玉姐风华未改,看她的神色有着忧伤和哀怜,晴雪自是明白。
晴雪妹妹你来得巧,姐姐……怕是不能陪你到最后了……
但你我姐妹,终有再会之日。

晴雪下山那天,红玉再次陷入沉眠,与为了寻找屠苏下昆仑山前一般,无知无觉。
她本是为了屠苏而醒觉入世,如今,当可沉眠了……

于是,只剩下襄铃来桃花谷最多。她并不喜欢青丘,更爱和晴雪一道坐在桃花谷的凉亭下,一起静静地看桃花瓣儿轻轻柔柔地落下。
只是,总归她还得随青丘前来催请的侍女回家。
而晴雪,总归是飘零在外的。

最后一次见兰生,晴雪疯赶了遥遥万里的路。病榻上的兰生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晴雪,回桃花谷吧”。
她明白兰生的意思,接受故友的心意,那是与红玉姐一般的不忍。
只是,若停下来,哪怕天天在桃花谷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藏在胸口的玉横都仿佛与她的心肝脾肺肾牵连在了一起,日日撕扯着,让她难以安眠。
都说心安处,是吾乡。
吾心难安。

可若是没这玉横。
怕是当初在悭臾背上,便已与死去无异吧。
苏苏师兄眼中被灼伤的表情,晴雪再清楚不过。
所以,不是不停,而是没法子停下。



青龙镇的客栈竟然还在,想是翻新过多回,房屋看着并不陈旧,招牌却未变,只二楼的客房改作了精致雅座。
那厨房,却是没了。

晴雪跟着小二上了二楼,小二掸净了窗边一张方桌请她入座。
“姑娘来点儿什么菜?本店的半月沉江、蜜汁莲藕、笋烩菊红、蟹黄虾仁那都是招牌菜~”
“要……有女儿红吗?”
“哎?有、有!先给姑娘来一壶可够?”小二咋舌。
“够。谢谢。”


窗外视野甚好,一眼望去极是开阔,白云悠悠浮浮,挡不住日光明亮,清清楚楚看得到从进镇的石桥一直绵延到海边滩涂的景象。
那般熟悉的风景,六个人曾站在那里对着大海,有人欢呼,有人沉默。即便多年不见不忆,也永远不会忘记。

晴雪抿进一口青龙镇的女儿红,是第一次尝到这滋味。
真的很甜,仿佛还透着一些桂子香。
她慢慢喝着,情不自禁伸出一根手指,在桌上轻轻地描画起来。

指背尚未碰触到鼻尖,已是微醺。
这般一点点醉意,恰是正好。这么多年,她虽破了族规,饮过了酒,却从未真正醉过。

窗外遥处,离石桥不远,那是他们刚从咕噜湾回到青龙镇商讨出海大计的地方。一切似乎都没有变,稀稀拉拉晒着的渔网,拎着渔筐归家的渔家少年,时光仿佛是静止了的。
阳光从云里透了出来,在桌子窗前洒下一片温柔淡金色。
像刚从地界出来第一次见到阳光时,晴雪微微眯起了眼。明亮到虚幻的光影中,一个黑衣少年唤住了她。神色是冷的,眸子是暖的。

“晴雪,勿多饮酒。”


-end-

原文传送:http://aurogon.bbs.gamebar.com/viewthread.php?tid=47371&extra=page%3D2

风晴雪
忘川
忘川

帖子数 : 39
注册日期 : 14-01-10

http://zaishuiyifang.9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